福音普傳 03

向移民美國的伊朗穆斯林傳福音—伊朗穆斯林是目前向伊斯蘭教世界宣教的突破群體

雅樂─在美國進修神學碩士,主日常在教會用中文或英文講道


|回主題文章選單|

一.有趣的波斯(伊朗)人

波斯人,就是現在的伊朗人(波斯是在1935年才正式更名爲「伊朗」) [1] ,是聖經中一群十分有趣的人,神在這個團體中作了許多奇妙的工作,並且被記載在聖經堙C還記得那出生前150多年神就已經給他起了名字並且預告了他的行動計劃的古列王嗎?對的,他是波斯王,就是第一位波斯國王,立國的元首,他發命使被擄到巴比倫70年的以色列人可以回到耶路撒冷建造神的聖殿。還有那美麗可愛的以斯帖,她成了誰的王后?對的!一個波斯國王的王后,他們救了猶太人的性命免受仇敵的殘害,而以斯帖雖然是一個猶太人,她卻起了一個波斯的名字呢!當然,我們可不能忘記主耶穌降生的時候,萬里迢迢來敬拜他的東方博士們,猜猜看,他們是哪里人?又對了!正是波斯人!啊!這真是一群有趣的人,也是神素來所愛的人。

今天的伊朗,是一個具有超過2500年悠久歷史的國家。可惜的是,今天的伊朗人95%以上聲稱自己是穆斯林,只有不到0.5%是基督徒,在6,770萬伊朗人中,有63%從來沒有聽過福音,多達4,250萬人哩 [2] !不過,我們相信,神仍然要在波斯人中揀選一切相信的,並要藉著波斯(伊朗)人向伊斯蘭教世界行奇妙的福音大事!

二.伊斯蘭教世界概況

伊斯蘭教(Islam)發源于第七世紀初,是基督教以外最大的宗教信仰,也是唯一像基督教那樣涵蓋了大片不同地理區域的全球性信仰 [3] 。在「10/40之窗」內最少福音化的50個國家堙A穆斯林(Muslim)的人數占了44% [4] ,即約11億人,超過全世界人口總數的17%!值得注意的是,雖然阿拉伯國家一直是伊斯蘭教信仰的中心,但如今穆斯林最多的國家竟然是在亞洲——印度尼西亞,孟加拉,巴基斯坦,印度和中亞地區 [5] ,就連以基督教爲立國之本的美國也在1989-1998年間有超過25%的增長率 [6] ,雖然大部分是由移民産生的,這是值得我們重視的國際化現象。

教會一方面看見這個龐大禾場的迫切需要,另一方面福音事工卻深感無從下手。伊斯蘭教世界向來被視作基督福音宣教的硬土,又稱爲「A世界」,即從來沒有聽過福音的地方。

然而,神拯救的膀臂並非縮短,他在沙漠之地開江河,也在最硬的土地動工。1960年代中葉以來,我們看見世界上最大的穆斯林國家印度尼西亞的1,700萬穆斯林中有成千上萬的人信了主,孟加拉和埃及也有上千人 [7] 。所以,我們應該特別留意神在這個特定的時代中在穆斯林中間的工作。

本文的目的在於:

第一, 筆者指出神目前在這塊福音硬土中的特別預備——波斯穆斯林,即伊朗穆斯林乃是目前伊斯蘭教硬土中的突破群體。

第二, 本文特別總結了教會參與這項工作切實可行的具體措施,可以供給各教會參考。

第三, 筆者更特別呼籲在美國的華人教會切實地參與對156萬移民美國的伊朗人(其中99%以上是穆斯林)的福音工作 [8] ,並進一步投身于向6,700萬在伊朗和其他地區的伊朗穆斯林傳揚福音的艱巨使命,一同還那欠了200年的福音巨債 [9] ,因爲基督的愛激勵了我們!

三.突破群體的概念

在宣教學中,「群體」的概念是指向一群數目相當大的人,他們各人皆承認彼此之間的共同點,例如宗教,文化,語言等等。若福音在一個群體中被傳開,教會被建立的時候,不需要越過文化的障礙來明白及接受福音的最大的一群。「未得之民」的概念是指在一個群體中,如沒有外來的力量給予跨越文化的幫助,群體內沒有足夠的信徒和資源向整個群體傳揚福音 [10] 。通常,整個伊斯蘭教世界可被看作一個最大的「未得之民」群體。然而,這個群體太大了,對「伊斯蘭教」這個跨文化,跨地域的宗教信仰來說,其實並不滿足「群體」原本的定義和目的;單純地說「向穆斯林傳福音」是過於空泛的,可以也應該把這個目標更具體化,就好像鏡頭聚焦一樣。鑒於教會已經形成了這樣敍述的習慣,筆者有必要在此提出一個新的定義——「突破群體」(Breakthrough Group)的定義。「突破群體」是指在一個跨文化、跨地域的未得之民的宗教群體中,有其中的一個「亞群體」(sub-group),在地域、文化上與該群體相同,卻可以作爲向整個群體宣教的突破口。圖示如下:

一個突破群體必須具備以下幾個特徵:1)突破群體是從「突破口」這個簡單的概念而來;當一個群體較爲龐大時,就産生了一系列的「突破群體」。2)突破群體必須與所屬大群體有相同的文化、歷史、政治和地域特徵。3)相對而言,從宣教的角度來說,突破群體是一個福音的「軟土」,福音工作在這個突破群體範圍內比在整個群體中其餘人群中可以有更大量而明顯的事工和需要。

突破群體對目前各類宗教團體國際化的趨勢很適用。因爲交通和移民的現象,使宗教更容易擴展,也吸引了不同文化和政治背景的人。其中一個典型的例子,就是伊斯蘭教信仰的傳播了。一個龐大的群體可以有一個或多個突破群體,如印度尼西亞、孟加拉和埃及的穆斯林群體。現在,我們要仔細探討、指出的是,伊朗穆斯林也是伊斯蘭教世界的一個突破群體。並且,我們更要向美國教會呼籲指出:移民美國的伊朗穆斯林更是突破群體中的突破群體。

四.伊朗穆斯林是向伊斯蘭教世界宣教的突破群體

1. 伊朗穆斯林歸主的熱潮

1979年是伊朗痛苦災難的一年,這一年發生了伊朗政權的大顛覆,史稱「伊斯蘭教革命」,成立了一個以伊斯蘭教爲立國之本的極權專制國家。全國範圍的地區政變和無政府狀態,使整個國家幾乎到了內戰和崩潰的邊緣。1980年伊拉克攻打伊朗,經過歷時8年多的苦戰,有100多萬伊朗人喪生。雖然2000年改革派勝利當權,但是他們仍然漠視人權,建立另外一個以宗教爲本的極權專制政權,對基督徒的迫害殘酷更激烈,至今不減。伊朗政府召兵買馬,在軍事上野心勃勃,採用一系列的外交政策,希望重振在中東領先超級大國的地位,又希望對亞洲的伊斯蘭教國家有所影響 [11] 。

然而,正如母親在生産前的陣痛般,這也正是神施行拯救奇事的開始。在1978年以前,全伊朗大概只有200-300個從伊斯蘭教背景重生得救的基督徒,但25年後的今天,雖然強權的伊斯蘭教政府在全國範圍內禁止基督信仰的傳播,關閉了印刷聖經的工廠,秘密謀殺基督徒和牧師、傳道人 [12] ,然而神的道卻不被捆綁,到如今,已經有約3萬3千名從伊斯蘭教背景重生得救的基督徒!其中有一半是居住在伊朗本土 [13] (參下表) [14] 。

年份 從伊斯蘭教背景重生得救的基督徒
1978 200 ~ 300
1990 8,000
1994 18,000
1999 27,000
2004 33,000

2. 伊朗穆斯林的群體歷史

民族人群的歷史對我們的宣教工作來說是十分寶貴的,可以使我們更愛他們,更體恤他們。教會越清楚具體地明白神對他們永琲漱葽N,就越使我們剛強壯膽,行路有光。首先需要留意的是,雖然地理位置上伊朗在阿拉伯國家團體的中間,而且他們都有同樣的信仰,都自稱爲穆斯林,通常在宣教學中一起被歸類爲「伊斯蘭教國家」,然而,伊朗不屬於阿拉伯國家的範疇,乃是波斯人的範疇,他們在民族、歷史、文化和生活方式上都與阿拉伯人不同 [15] ,所以,當我們向這個伊斯蘭教突破群體傳福音的時候,值得注意他們獨特的背景,不要混淆阿拉伯穆斯林和伊朗波斯穆斯林 [16] 。

第二,阿拉伯人和波斯人同爲閃族後裔,但是,阿拉伯人是亞伯拉罕和使女夏甲所生的兒子以實瑪利的後裔,與以撒有源遠流長的民族相爭歷史,波斯人卻沒有,他們主要是閃族以攔、亞述的後裔和雅弗族米設的後裔(創10:2,22),並沒有與以色列相爭的民族淵源。現在伊朗36萬基督徒中,大部分是以攔、亞述人,其源起正如使徒行傳二章9節所記錄的,真正從伊斯蘭教改信基督的人只有3萬多。阿拉伯國家有史以來就與以色列相爭,而且一直相爭;相反地,在西元前550年左右建立的波斯王國(古列王)則是一個神興起來幫助以色列人的王國!

聖經的話使我們對伊朗人瞭解更多,也提供了我們禱告的方向。伊朗是最典型的波斯國家,土耳其也有許多的波斯人;相對地,伊拉克、巴勒斯坦、敍利亞等則是阿拉伯國家。雖然民族歷史淵源不同,但他們對待基督教教義上的障礙相似,所以通常統稱爲伊斯蘭教世界。

3. 伊朗是中東的文化之邦

伊朗有2500年的歷史,在歷史上受希臘文化的影響,並且素來羡慕歐洲的時尚和音樂;因此,在民族風情上,比其他中東國家更開明,更「西化」。他們的社會治安更穩定,經濟上更多元化,普及教育水平更高。

例如,伊朗的社會謀殺案小於指數1,但伊拉克高達指數7。伊朗接受普及教育的成年人高達72%,相對於伊拉克只有58%;其中婦女受教育的有65%,而伊拉克只有45%;伊朗每年有19,630本新書,伊拉克只有690本;伊朗的電話普及率爲8.5%,伊拉克更低,只有3.3%,電視普及率在伊朗爲13.4%,伊拉克爲7.4%。伊朗的醫生有3萬7千人,但伊拉克卻不足1萬人(只有9,366人)。但我們不能說伊朗是一個發達國家,因爲他們沒有本土的大學,電話的普及率也不算高 [17] 。

4. 伊朗穆斯林的宗教情況

伊斯蘭教信仰的五大支柱是 [18] :1)承認「除神之外,再無別神,並且穆罕默德是神的使者」。2)禱告的特定姿勢和方式,原來向耶路撒冷禱告,後來改爲向麥加禱告。3)施捨救濟。4)白天禁食,晚上可以吃東西,原來像猶太傳統贖罪日前的,後來改爲在未有伊斯蘭教以前就有的一個阿拉伯的傳統聖月。5)每年到麥加朝聖一次。

伊斯蘭教主要分爲兩個分支,遜尼派(Sunni)和十葉派(Shi’ite)。遜尼派占總伊斯蘭教人口的大多數,約在85%-90%之間,十葉派則只有10% [19] 。遜尼派穆斯林相信通過選舉法選出一個政治領袖;十葉派卻相信領袖的職位是靠家族遺傳的。阿拉伯國家通常是遜尼派一支的,而伊朗則大部分是十葉派穆斯林,占伊朗穆斯林人數的95%,並且89%十葉派一支的穆斯林聚集在伊朗 [20] 。所以,概括性地來說,伊朗穆斯林是與其他國家穆斯林是不一樣的一個支派。

如序言所述,95%以上的伊朗人聲稱自己是穆斯林,雖然其中有許多是因爲強權政治的原因而承認了這個信仰,但經過1979年政變立國以來20多年的宣傳洗腦,他們的思想受這個宗教的影響是不可低估的,例如,他們最大的困難是爲什麽說神是三位一體的神呢?主耶穌是不是一個先知呢?爲什麽神會讓一個神聖的先知被釘死在十字架上呢? [21] 等等。

綜上所述,我們可以看到伊朗穆斯林是向伊斯蘭教世界傳福音的突破群體。接著,我們要來考察神使大量伊朗人移民來到美國的奇妙而宏偉的計劃。

 

五.移民美國的伊朗穆斯林是向伊朗人宣教的突破群體

我們已經看到,神使伊朗人處在十分獨特的地位上,成爲向伊斯蘭教社會傳福音的突破點。然而,更使人驚歎的是,神更興起社會和政治上的巨大變化,成就了許多伊朗人來到福音的自由之地——美國的奇妙計劃;因此,移民美國的伊朗穆斯林便成爲了向整體伊朗人宣教的突破群體。

以下是在美國的伊朗移民分佈表, 乃根據1998年的估計 [22] ,到2003年總人口已達到156萬 [23] 。

地區 / 城市

移民分佈人口

Los Angeles and Southern California 550,000
Bay Area and Northern California 200,000
Washington, D.C. Area (including Maryland and Virginia) 120,000
Texas (Houston: 35,000; Dallas: 20,000; Others: 45,000) 100,000
New York City and Vicinities 80,000
Chicago 20,000
Scattered elsewhere 280,000
總和 1,350,000

瞭解伊朗的民族文化是瞭解這些移民的基礎,因爲在美國的移民多是1979年的第一代移民和他們的孩子們。可幸有不少文章專題研究「在美國的穆斯林移民」,其中包括了伊朗的穆斯林,值得學習研究 [24] ,況且美國人並不清楚伊朗穆斯林和阿拉伯穆斯林的民族和文化差異,所以,這些文章可以幫助我們瞭解一些移民美國的伊朗人的背境。特別值得華人教會重視的是,這與1989年以後大量移民美國的大陸中國人相似。

這些移民有他們的特點和掙扎。筆者綜合總結主要有三 [25] :

  1. 他們迅速地適應和融入美國的社會。

    伊朗人素來喜愛歐美的時尚潮流,這些移民美國的伊朗人大部分是受過教育的;所以,他們在語言和教育上的挑戰不大,加上他們注重社會地位和名譽,所以,他們大部分很快地適應美國的生活和文化,在衣著、娛樂和職業上融入美國的中產階級。但同時,他們並非完全美國化,他們仍然喜歡與伊朗同背景的人相聚,這也與中國來美的大陸移民相似。
     

  2. 他們受到美國人的歧視。

    因爲伊斯蘭教信仰暴力的特點,又因爲以色列問題美國政府面對的是充滿敵意的阿拉伯國家,使美國人對中東地區的移民心存戒心,尤其在「911事件」之後,更為顯明。因爲同樣有伊斯蘭教的信仰,美國人通常把伊朗人與充滿敵意的阿拉伯人混淆在一起,因爲他們都是從中東來的,長相也相似。加上美國政府一下子要應付大量移民的壓力,使得美國人對伊朗人有歧視和偏見。美國人和世界上許多的人一樣,需要瞭解阿拉伯國家和波斯伊朗國家的不同民族淵源,因爲中東對以色列的敵意雖然帶有宗教色彩,但最主要的根源乃是民族性的,不是地區性的或是宗教性的。
     

  3. 90%以上的移民放棄了伊斯蘭教信仰操練

    因爲伊斯蘭教信仰的主要表現在於他們的宗教行爲操練,在美國的社會風氣下,這種操練顯得不合時宜,加上當時他們大部分不是真正信仰伊斯蘭教,只是迫於政府的強權政治所帶來關乎性命和生活的利益才去參加的。

六.向移民美國的伊朗穆斯林傳福音的策略

下表把文化背景和福音事工及策略綜合討論,雖然文化背景涵蓋面比表中所列出的更豐富多彩(如飲食、衣著、書籍、電影等),但這堜狾C出的是特別明顯的一些方面,可以成爲我們實踐宣教的開始。

事工 文化背景 策略
詩歌敬拜 大部分是悲哀的歌曲[26] ,中東的音樂是以悲哀的小調爲主的。 40%以上選用歡樂、敬拜的短歌,用伊朗本國文字(Farsi),使用伊朗本土基督徒的創作歌曲,另外25%選擇傳統聖詩,其餘選擇美國本土的創作歌曲[27] 。聯繫資料 [28]
  1. 各地的伊朗教會或團契,www.gospelcom.net/ibs/bible/farsis/
    例如,北加洲灣區的
    Iranian Christian Church of San Jose, 4265 Kirk Road, San Jose, CA 95124.
  2. www.farsinet.com/pwo
  3. www.farsinet.com/ici
關懷 多數伊朗移民是受過教育的白領階層,他們注重名譽和社會地位。男子多為工程師(北加洲地區)、零售、顧客服務(南加洲地區)、醫生、律師、牙醫等職業,女子也有許多是工程師,也喜歡開髮廊 [29] 90%以上很快適應美國的生活。
  1. 溶合美國的社會特點和作風,尊重對方的時間,探訪時注意預先約時間;
  2. 瞭解被探訪者的職業,選擇合適的基督徒探訪人。
福音探訪初步:交朋友 家庭觀念強,注重友誼 [30] 。 需要多次家庭探訪,交朋友,一 兩次的探訪不適合談論太多真理問題。
福音探訪第二步:介紹基督 90%以上很快適應美國的生活,放棄伊斯蘭教的信仰操練,只是挂名的穆斯林,不讀可蘭經 [31] 。
  1. 不必攻擊伊斯蘭教信仰,著重建立基督教信仰。
  2. 不必討論可蘭經,即使他們說他們懂伊斯蘭教的教訓,也不必以爲他們真的懂,可以避實就虛,直接介紹耶穌基督的福音。
真理 [32] 十葉派分支的伊斯蘭教信仰,不能明白三位一體,主耶穌是神等。
  1. 個人見證,並參考其他伊朗有伊斯蘭教背景的基督徒的見證,www.farsinet.com/dibaj等;
  2. 豐富深入地解釋三位一體的真理,預備、瞭解他們常問的問題。傳福音者必須十分清楚,否則怎樣解釋給別人聽呢?這不是神學的高等教育,乃是他們認識真理的必經之路。參考www.answering-islam.org
  3. 提供當地語言的福音單張和信仰小冊子,錄影帶等:www.farsinet.com/ici, www.farsinet.com/pwo
講道 [33] 第一代移民喜愛用自己的語言(Farsi),第二代移民喜愛用英語。 第一代移民喜愛用自己的語言(Farsi),第二代移民喜愛用英語。
宣教教導 [34] 第一代移民有許多朋友親人仍然在伊朗,他們信主後對伊朗的親人會有負擔。
  1. 積極開展向美國移民的伊朗人傳福音的工作,使信徒受裝備,領受使命,佈道植堂;
  2. 開展向仍居住在伊朗的同胞傳福音的工作,使信徒接受裝備,可以參與多元化的福音工作。
  3. 教導信徒體會自己是伊斯蘭教世界“突破群體”的意識,向臨近的波斯和阿拉伯國家發展,擴張境界,不要限止。
美國本土的宣教落實
  1. 瞭解移民的人口分佈,參考附錄表一。
  2. 人口最密集的是加洲,占70萬,移民總數的45%,大部分在San Fernando Valley和 Orange County。第二密集度的是Washington DC Area,占10萬,移民總數的6.4%。
佈道植堂。
伊朗本土的宣教落實 [35] 伊朗仍然是封閉和敵視迫害基督徒的國家,落實對伊朗本土的福音工作必須考慮政治因素。

注:以下策略都必須預備跟進和監察的人員。

  1. 用家庭教會的模式,每個家庭教會由5-20個家庭組成。

  2. 採用福音衛星發射福音電視廣播,因爲伊朗的電視比較普及(每家有0.77台電視 [36] ),而且使用衛星接受器接受信號,例如,單單在首都Tehran 每個月有超過10萬個接受器被設立起來 [37] 。發射方面,北加洲灣區的Iranian Christian Church在美國本土發射廣播電視。反應迅速、良好。

  3. 以短波發射廣播電臺的節目。例如,Radio Voice of Christ。尤其對伊朗的年青一代影響力很大。

  4. 爲伊朗家庭教會帶領人員設立短期而且是定期的培訓工作,通常要在對基督教沒有那麽敵視的鄰國土耳其進行。

  5. 向伊朗居民發放聖經和福音印刷品,聖經在當地十分稀少。1988年聖經印刷被停止,但是,神的工作沒有停止,一個新版本波斯文的新約在2001年問世,2006年將有全部新舊約以攔文聖經問世 [38] 。

  6. 向伊朗居民發放錄音磁帶和錄影帶。

  7. 設立電腦網路上的傳福音和培訓工作。


七.結語:在美國的華人教會參與的福音宣教策略

總結本文最貼切的話,就是一個好消息!對美國教會而言,向穆斯林宣教的突破口就在你的家門口!怎不讓人驚歎神的大作爲!伊朗穆斯林是神賜給教會在伊斯蘭教世界硬土中的突破群體,移民美國的伊朗人更是這突破群體中的突破群體,值得特別重視。

按照目前的國際形勢,美國在「911事件」之後向伊拉克恐怖組織宣戰 [39] ,使伊拉克極權瓦解,整個中東局勢尚未穩定明朗,令人拭目以待,教會理應密切關注,整裝待發,因爲向伊斯蘭教世界心腹地域宣教的契機已經如黎明在呼喚。向伊斯蘭教世界宣教更廣大的門將在我們的眼前打開,形勢將更明朗化。

既然如此,這是否意味著我們坐待良機呢?不然!鑒於本文的討論,我們清楚地看見「已經」有一個奇妙而廣大的禾場,那就是超過156萬移民美國的伊朗人。今天的我們已經處在關鍵的戰略地位,也處在關鍵的歷史性戰略時刻,刻不容緩。雖然中東地區的國際形勢風雲變幻,尚不明朗,然而,移民美國的伊朗人卻是神已經交在我們手堛滿I

對在美國的華人教會而言,鑒於伊朗移民和中國大陸移民的相似之處,華人教會更是應該聽見他們的呼聲,承擔神所賜下的獨特使命。

筆者在此提出在美國的華人教會參與這項宣教工作的三個建議 [40]

  1. 從宣教的參與次序看,應該以輔助伊朗教會爲先,拓展新的教會爲後。

    原因是目前在美國有許多伊朗教會的工作已經具有一定成熟的規模,他們經驗豐富,沒有文化、語言的障礙。從上一部分的宣教策略可以看到,他們急需各類經濟上、人員上和書籍等資源上的幫助是顯然的。

    至於神所呼召的宣教士也必須先跟從伊朗人教會的前輩們謙卑學習,幫助在美國本土的植堂或在伊朗本土的宣教工作。長遠來看,這樣的委身必將帶來對華人參與伊斯蘭教世界福音工作的深遠影響。
     

  2. 從人員的分配比例看,應該以輔助在本土伊朗人教會爲多,拓展新的教會爲少。

    顯然,宣教的工作中所包含的許多策略帶來各種類型的人員需要,華人教會可以以教會的形式參與,信徒也可以以個人的身份參與短期、中期的工作。輔助的工作多,包括協助伊朗教會拓展新的教會。在目前的情況下,不聯繫成熟的伊朗教會,獨立拓展新教會不是最明智的決定。

    在福音硬土工作的宣教士必須達到十分嚴格全面的要求
    [41] ,但輔助的工作卻可以使更多的信徒參與,同時他們得到進一步的培養和成長。
     

  3. 從宣教的動員策略看,應該以鼓勵美國本土的異文化族群爲先,海外的異文化族群爲後。

    這是一個比本文主題要大的一個題目,但對這個宣教思想的看法直接影響華人教會參與向移民美國的伊朗穆斯林傳福音。

    在宣教的事工上,華人教會既有「近視」的傾向,又有「遠視」的傾向。「近視」是指有人認爲向周圍的親戚朋友傳福音,參加短宣,就是參加了「宣教」;「遠視」是一下子就要向遠在他鄉他國的異文化背景的群體傳福音。的確,「近視」應當積極鼓勵,一個連自己的親人朋友都羞于啓齒傳揚福音的人,怎能期望他向不認識的人以愛心和信心宣教呢?同時,「遠視」也十分好,是一定不可少的,華人教會中委身的宣教士太少了!

然而,筆者希望特別強調的是,神是那位獨行奇事的神!當我們爲了伊斯蘭教世界對福音的剛硬態度而流淚哭泣、爲了變化莫測的政治局勢而躊躇不前的時候,我們有否透過朦朧的淚眼,看見神悄悄地把一群又一群的異文化的人帶到我們的身邊呢?神不是爲了讓他們作我們的商業伴侶,醫生護士,乃是爲了讓我們成爲他們認識主的見證——不只是在生活和工作的作風上榮耀神,更是要向他們有效地開口傳揚主耶穌救人的真理。移民美國的伊朗人正是這樣的一群人!

總的來說,神奇妙地帶領伊朗人來到美國絕對不是徒然的,乃是對整個伊斯蘭教世界和中東地區的福音宣教工作有深遠的美好旨意。神使痛苦的1979年伊朗政變成爲他永遠祝福的契機。在陸續分散到世界各地的共約417萬伊朗人中,他揀選了最大比例的伊朗人(超過37%156萬)來到以基督教爲本的美國 [42] ,也是基督徒最多的美國,使伊朗的移民迅速地適應了美國的社會文化和生活方式,放棄了伊斯蘭教信仰的操練,我們豈沒有看見這是多麽奇妙麽?

看哪,莊稼已經發白了,主在今日將差遣誰呢?你可願意爲主去嗎?你的心不是火熱的嗎? 

《環球華人宣教學期刊》第一期,2005

 (本文乃作者於2003年間進修時道學碩士課程時的專文功課,於2005年四月修訂。

參考資料

Books, Periodicals, Online information and Live Interview records:

  1. Huntzinger, Al, <Persians in the Bible>May, 2001, Al Huntzinger is a missionary from International Missions (now named Christar).  He and his family worked in Iran from 1962-1978. www.farsinet.com/persiansinbible/

  2. Johnstone, Patrick, “Covering the Globe”, from Winter, Ralph and Hawthorne, Steven, <Perspective on the World Christian Movement>, 3rd Edition, Paternoster Publishing, UK. 1992.

  3. Johnstone, Patrick and Mandryk, Jason, <Operation World, 21st Century Edition>, International Research Office, WEC International, U.S. Center for World Mission, Pasadena, CA, USA.

  4. Khorrami, Mohammad Mehdi, <Iranians in the U.S.>, Mohammad Mehdi Khorrami, ph.D. is a professor of Persian Literature and Language at New York University.  PBS Online: Beyond the Veil – Iranians in the U.S. www.internews.org/visavis/BTVPagesTXT/Iranians inUS.html

  5. Pakizegi, Zarin Behravesh, <History of Christians in Iran>, Sooner Printing, Inc. 2816 N. Pennsylvania, Oklahoma City, OK 73107, page1. http://www.farsinet.com/iranbibl/historyof/bground.html

  6. Pipes, Daniel and Duran, Khalid, <Muslim Immigrants in the United States>, Daniel Pipes is the director of the Middle East Forum of the Center of Immigration Studies, August, 2002, www.cis.org/articles/2002/back802.html.

  7. Smith, Jane I., <Patterns of Muslim Immigration>, US Department of State, International Information Programs, Jane I. Smith is professor of Islamic Studies and co-director of the Macdonald Center for the Study of Islam and Christian-Muslim Relations at the Hartford Seminary in Hartford, Connecticut. http://usinfor.state.gov/products/pubs/muslimlife/immigrat.htm

  8. Reported by Iranian Christian International, www.persianwo.org/disporia.htm

  9. Email Exchange with Brother Al Huntzinger on update Information on the Statistics, Tuesday, December 23, 2003.

  10. Keivan牧師,11/20/03早上10時個人訪談記錄。Keivan牧師是Iranian Christian Church at San Jose的牧師。

  11. <World Christian Encyclopedia>,Vol 1,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nd Edition, 2001, p379.

  12. <Evangelical Dictionary of World Missions>Edited by A. Scott Moreau, Baker Books, Grand Rapids, MI, 2000, page504.

  13. <Encyclopaedia of the Orient>, http://I-cias.com/e.o/iran.htm

  14. 朱昌  ,《福音硬土初探》,《中福通訊,20017月至9月號》,2001

  15. 黃誠,《未得之民——舊金山灣區穆斯林群體之福音策略研究》,《華傳路第40期》,2002年,3-4月,華人福音普傳會,文中此項資料引用自Zoba, Wendy Murray, <Christianity Today>, April 3, 2000, page 40

  16. 課堂資料。

  17. 筆者參考了近2年的大部分《大使命》、《中福通訊》、《華傳路》、《往普天下去》、<World Vision>, <World Mission>, <Short-term Missions Today>等雜誌。


[1] Pakizegi, Zarin Behravesh, <History of Christians in Iran>, Sooner Printing, Inc. 2816 N. Pennsylvania, Oklahoma City, OK 73107, page1. http://www.farsinet.com/iranbibl/historyof/bground.html
[2] Iran”, <World Christian Encyclopedia>,Vol. 1,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nd Edition, 2001, page 379.
[3] Islam,Muslim,<Evangelical Dictionary of World Missions>Edited by A. Scott Moreau, Baker Books, Grand Rapids, MI, 2000, page504.  Muslim is translated to “穆斯林” and Islam is translated to “伊斯蘭教”
[4] Johnstone, Patrick, “Covering the Globe”, from Winter, Ralph and Hawthorne, Steven, <Perspective on the World Christian Movement>, 3rd Edition, Paternoster Publishing, UK. 1999, page 542.
[5] “Islam,Muslim”,Evangelical Dictionary of World Missions》,page504.
[6] 黃誠,《未得之民——舊金山灣區穆斯林群體之福音策略研究》,《華傳路第40期》,2002年,3-4月,華人福音普傳會,文中此項資料引用自Zoba, Wendy Murray, <Christianity Today>, April 3, 2000, page 40
[7] Muslim Mission Work”,《Evangelical Dictionary of World Missions》,page666.
[8] Reported by Iranian Christian International, http://www.persianwo.org/Disporia.htm
[9] 指福音藉著馬理遜在1807年來到中國,至本文發表時間已經接近200年。
[10] 課堂資料
[11] “Iran”, Johnstone, Patrick and Mandryk, Jason, <Operation World, 21st Century Edition>, International Research Office, WEC International, U.S. Center for World Mission, Pasadena, CA, USA.
[12] Huntzinger, Al, <Persians in the Bible>May, 2001, Al Huntzinger is a missionary from International Missions (now named Christar).  He and his family worked in Iran from 1962-1978.www.farsinet.com/persiansinbible/ page 69-72.其中記錄了一位元愛主的基督徒Mehdi Dibaj的殉道見證引起世界性的關注,參考www.farsinet.com/dibaj
[13] Email Exchange with Brother Al Huntzinger on update Information on the Statistics, Tuesday, December 23, 2003.
[14] Huntzinger, Al, <Persians in the Bible>page73
[15] 更豐富的資料可以參考 <Encyclopaedia of the Orient>, http://I-cias.com/e.o/iran.htm
[16] 例如,筆者參考了近2年的大部分《大使命》、《中福通訊》、《華傳路》、《往普天下去》、<World Vision>, <World Mission>, <Short-term Missions Today>等雜誌,發現沒有一篇文章指出伊郎回教徒和阿拉伯回教徒在文化、民族等方面的不同造成的宣教策略不同,總是把他們相提並論,可見指出這個區別意義重大。
[17] Iran, Iraq”, <World Christian Encyclopedia>,Vol. 1,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nd Edition, 2001, page 378,382.
[18] “Islam, Muslim”,Evangelical Dictionary of World Missions》,page504-505
[19] “Shi’ite, Shi’ism;Sunni, Sunnism”,<Evangelical Dictionary of World Missions>Edited by A. Scott Moreau, Baker Books, Grand Rapids, MI, 2000, page871&918respectively.[20] Iran”, <World Christian Encyclopedia>,Vol. 1,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nd Edition, 2001, page 379.
[21] Huntzinger, Al, <Persians in the Bible>page 77.
[22] Huntzinger, Al, <Persians in the Bible>,page 79, referred to a statistic reported by Iranian Christian International
[23] 筆者沒有找到地區分佈表的相應資料,是以只能採用1998年的資料作爲參考。Reported by Persian World Outreach, Iranian Christian International. www.persianwo.org/Disporia.html
[24] 1) Smith, Jane I., <Patterns of Muslim Immigration>, US Department of State, International Information Programs, Jane I. Smith is professor of Islamic Studies and co-director of the Macdonald Center for the Study of Islam and Christian-Muslim Relations at the Hartford Seminary in Hartford, Connecticut. http://usinfor.state.gov/products/pubs/muslimlife/immigrat.htm2) Pipes, Daniel and Duran, Khalid, <Muslim Immigrants in the United States>, Daniel Pipes is the director of the Middle East Forum of the Center of Immigration Studies, August, 2002, www.cis.org/articles/2002/back802.html.3) Khorrami, Mohammad Mehdi, <Iranians in the U.S.>, Mohammad Mehdi Khorrami, ph.D. is a professor of Persian Literature and Language at New York University.  PBS Online: Beyond the Veil – Iranians in the U.S. www.internews.org/visavis/BTVPagesTXT/Iranians inUS.html
[25] 筆者也結合了與Keivan牧師的訪談記錄等資料。
[26] Keivan牧師,筆者于11/20/03早上10時個人訪談記錄,Keivan牧師是Iranian Christian Church at San Jose的青少年聚會的牧師,有7年牧會的經驗,他也勤于宣教,名單被列入伊郎政府不准許入境的記錄中。
[27] Keivan牧師個人訪談記錄。
[28] Huntzinger, Al, <Persians in the Bible>page76-78.
[29] Keivan牧師個人訪談記錄。
[30] Keivan牧師個人訪談記錄。
[31] Keivan牧師個人訪談記錄。
[32] Huntzinger, Al, <Persians in the Bible>page76-78.
[33] Keivan牧師個人訪談記錄。
[34] Keivan牧師個人訪談記錄。
[35] Keivan牧師個人訪談記錄。
[36] Iran”, <World Christian Encyclopedia>,Vol. 1,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nd Edition, 2001, page378,資料是:每100人有13.4台,每家有5.8人,所以,筆者計算出每家有0.77台。
[37] Johnstone, Patrick, “Covering the Globe”, from Winter, Ralph and Hawthorne, Steven, <Perspective on the World Christian Movement>, 3rd Edition, Paternoster Publishing, UK. 1999, page 550.
[38] <Operation World>, page355.
[39] 美國總統布希在317日晚8時向伊拉克極權首腦侯賽因發出最後通牒,命令他48小時之內必須離開伊拉克,侯賽因拒絕執行,於是美國向伊拉克恐怖組織宣戰,結果使伊拉克極權瓦解,開始建立民主政治。然而地域情況複雜,至20055月局勢尚未穩定明朗,影響整個中東地區,也就是伊斯蘭教世界的心腹地域。參考www.whitehouse.gov 的檔案文件。
[40] 這不是說“只有”華人教會參與向伊朗移民的宣教,筆者希望呼籲所有教會都看見這個異象,爲主有真誠的行動。
[41] 朱昌,《福音‘硬土’初探》,《中福通訊,20017月至9月號》,2001
[42] Reported by Persian World Outreach, Iranian Christian International. www.persianwo.org/Disporia.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