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文章 02

新世紀普世宣教事工探討

林俊牧師─現任西灣河生命堂主任牧師、信義宗神學院兼任講師


|回主題文章選單|

基督教會在普世宣教神學及事工上經過了一個世紀的反省、檢討、實踐、再反省,聖靈也在普世教會中引導驅動,並按各個不同傳統的特質分給各教會不同的恩賜,使教會今天有多元化的宣教發展,各自各精彩。另一方面,不同傳統的教會在反省教會「大公性」 (Catholicity)的本質中,有不同程度「合一」的反省,也嘗試進行對話,促進了解,又舉辦某種程度的聯合事工,實踐合一,強化了宣教的隊工,也展現愛心的見證。

教會確已注意到「分裂」所造成的負面「見証」和創傷,漸漸明白到「合一」的見証是宣教的重要基礎。在面對世紀的大趨勢—「全球化」 (Globalization)的現象,各教會的宣教事工應有方向上整合的準備,以致教會所見証的「和平福音」的信息,能清晰地表明。本文試就上述全球情楔帤階@基督教會的趨勢,加上非西方世界教會的近況來看未來宣教事工的數個要點試作討論: 

、從普世教會發展趨勢看未來之宣教事工

過去二百年西方教會在亞洲、非洲、拉丁美洲等地域的宣教事工建立了無數教會,且很多都能自強不息,不單有美好的基礎,在本地事工中有輝煌的增長,他們已佔全球基督徒人口的百份之六十。 [1] 更有不少信徒受以往西方宣教士的宣教精神所感召,積極拓展海外宣教。近廿餘年這些教會的本地及海外宣教事工有極快速的發展。現今全球宣教士中,非西方教會已追及西方之宣教工作,宣教士總數已達各佔一半的形勢,但非西方者的增長率是五倍於西方者。 [2] 未來的世紀,非西方教會極可能成為最主要的宣教基地。這情況並非表示非西方宣教事工已很成熟地建立起來,他們在宣教神學的基礎、差會的管理運作、宣教士的訓練、督導及支援,本土化的實踐等宣教事工上的理論、裝備及措施仍是在幼嫩中尋求成長的階段。

西方的宣教工作之進展雖不理想,但卻可以是昨一個很好的培育角色,替非西方宣教事工培育各方面的人才,使這些受訓者能結合新時代及環境的特質,服侍新世紀的人。這也為他們下一代宣教事工提供了「教練」,使他們能真正成長,可以自己承擔訓練宣教人才的責任。另一方面,非西方宣教事工若能與西方宣教士一同反省學習如何面對「多元化」(Plurality)的宣教問題,對西方宣教事工也有很大的助益,因為「全球化」的現象使各地都在文化宗教上更趨「多元化」,特別是在城市中的教會,多元文化的情況尤為顯著,故此事工的發展也應有「多元化」的準備,這本是非西方教會在本地一向之生存及發展之道,西方教會可深入研究學習及參考。他們的宣教士應在非西方的多元文化宗教環境受訓練,也作宣教之研究。這是一種「彼此建立」的關係,是透過認定對方是「伙伴」(partner),要建立「伙伴關係」(partnership),使兩方面得以建立及成長。

二、從普世信徒的信念探討宣教事工方向

宣教事工的形成必須有「差者」及「傳者」配合而成,而兩者皆由信徒而來。信徒的信念及生活是直接影響宣教事工。一般信徒皆沒有看自己為「祭司」的信念,即沒有認定「祭司」為其職分,忽略本身的使命,身份及方向是要在世人中見證神,作為神在人間的代理人,實踐神的旨意;反而是很自我中心地生活。這種情況在西方如是,在非西方世界亦相仿,尤以富裕或中產化的教會信徒更是明顯。這可能是信徒看信仰只在於滿足自己,重視「利己」之思想。這封閉的世界觀與基督信仰的世界觀重視「利他」之思想有很大的距離,難怪一般教會信徒一直對「信徒皆祭司」的信念十分忽略。從以色列民到今天教會信徒皆忽略了其作為神在地上之祭司職分, 很是可惜。

要發展更成功的宣教事業,信徒的宣教意識要提昇,教導「信徒皆祭司」的教訓就刻不容緩了。其實這「利他」最終也能「利己」,因在「利他」時就叫自己的生命更完美和成熟。雖然不少信徒也追求屬性成長,但以「利己」為起點是有問題的,結果只能是迂迴地追求,得不到什麼結果。未來宣教事工的方向應是鼓勵信徒承擔其祭司職分。這須在「實用神學」的研究上有更新,使「屬靈操練」、「宣教神學」及「教牧神學」有更多的融和結合,以致信徒能掌握如何在生活中定位,明白其使命及方向。這必能改善宣教事工的質素。

三、從全球倫理問題的看宣教方向

當今普世正面對嚴重的貧窮問題,從David Barrett 在International Bulletin of Missionary Research刊載的2000年全球宣教統計資料顯示,全球城市貧窮人口約有二十億, [3] 即逾人口之三份一。「城市化」(Urbanization)帶來貧富懸殊現象,使貧窮問題更形嚴重。貧窮現象與內戰頻仍、政治動蕩,經濟計劃、福利制度、生態環境、全球資源分配、尊重人權等各方面有關,這是「全球倫理」(Global Ethics)的課題。當今宣教,若專注在未聽聞福音的主要區域工作,大概會是集中在赤道以北10度至40度之間,又是由西非經中東,以致橫跨全亞洲等區域內。這地域佔全球土地三分之一,但卻佔人口百份之四十四。全球最貧窮之國家,有百份之八十是在這裡, [4] 他們面對的正是所有「全球倫理」要討論的問題,要做宣教工作,必須也同時分擔這地區的人民所遭受的苦難和貧困。「全球倫理」問題若不妥善處理,可能會帶來全人類的未來的浩劫,只靠基督徒去處理問題,恐怕力量不足夠,或需要集合多個宗教合作,故探討宣教方向的課題,就要面對多個宗教如何相處及相助,合力解決人類存在的重大威脅。教會或應主動幫助世人團結起來群策群力,實踐公義和平,縱然他(她)們未認識福音。

四、從普世教會在基督裡合一看未來的宣教

要達到前述的目標,相信最基本的要求,是基督宗教本身能否和諧合一。當今雖然是在力求改善中,但基督教本身的「宗派主義」仍極盛行,可能反映了實踐合一是有根本的困難。Barrett在其宣教統計中,1900年全球教會約有二千個宗派,1980年已增至二萬個,今天已是三萬四千個了。 [5]

「合一」不是「統一」,不需要勉強結合在一個系統裡,卻應互相尊重,真誠對談,融洽相處,不同意見及立場不一定要互相攻擊、水火不容。這是普世教會須不斷進步的目標。普世教會協會於一九九六年在巴西舉行之「世界宣教與佈道會議」中所發表的「行動宣言」,其中第七點說「我們肯定上帝在基督裡復和的工作,及在我們蒙召盼望中的合一。同樣地,我們亦肯定我們(當)中不同的文化背景,尤其是當我們彼此對話,論到福音及聖靈在現今世代的工作時,我們意識到彼此中(間)矛盾的深度及多元聲音的闊度。我們因此致力在彼此尊重中繼續對話,努力在這些課題上取得更多諒解。」[6]相愛的見證就是宣教的基礎,這才可進一步談論宣教事工。

在彼此相愛的基礎上,教會懂得接納異己,和諧地相處,避免因文化、種族、傳統及神學等不同而歧視別人,就必能尊重異教徒及異文化傳統,廣闊的相處胸懷是宣教之道。[7]普世教會應從像南非白人教會的種族歧視觀念得著警惕,反省其宣教理念、模式及策略。宣教那跨越所有世間藩離之理念,豈不是與主耶穌在世的言行明顯地呼應?

有如此宣教胸懷,就有本色化 (Contextualization)的意識,以「翻譯」(Translation)比喻作宣教(Mission as Translation)的宣教理論就強調此種概念是包含「道成肉身」(Incarnation)的本質,其意是上帝選擇「道成肉身」的方式以「翻譯」出上帝的拯救計劃,闡明上帝的意旨,但誠如「翻譯」本身的特質,有擴延及更新的空間供銓釋,這顯出上帝的胸襟及信任,更展現上帝那沒有偏頗且容納每一種文化,語言銓釋的可能性。這是一種實踐超越一切藩離的榜樣。[8]

結語

新世紀的宣教事工應在過去經驗的整合中「重生」過來,西方宣教事工應擺脫為過去的兩個世紀的誤差而懊悔怯懦的心態,[9]再次振作,與方興未艾之非西方宣教事工彼此建立成為美好的隊工,為天國的福音傳遍天下而努力,使和平公義幸福藉基督徒的愛心能清晰彰顯,上帝的救贖計劃得以成全。

《環球華人宣教學期刊》第一期,2005。

(原載於香港基督教協進會之《信息》2000年12月號,作者授權轉載)


[1] The editor, The IBMR: Global Christianity 2000: Expansion, Shift and Conundrum, in International Bulletin of Missionary Research, April 2000, p.49.
[2] Larry D. Pate, The Changing Balance in Global Mission, in International Bulletin of Missionary Research, April 1991, p.58-60. 
[3] David Barrett, art. Cit., p. 24-25
[4] 布魯益,何謂北緯之窗?彼得魏格納等編,陳維德譯,禱告叢書—同得萬民,台灣,以琳,1995, 頁八至十三。
[5] 同註1.
[6] 陸輝, 普世教會協會「世界宣教與佈道會議」:『行動宣言』《信息》190。香港基督教協進會,1997年1-2月。
[7] C.Douglas McConnell, Confronting Racism and Prejudice in Our Kind of People, Missiology, Oct., 1997, p.338-339.
[8] J.A. Bergquist, Teaching the Bible in Today’s Missionary Situation, unpublished paper, 1996.
[9] David J. Bosch, Transforming Mission—Paradigm Shifts in Theology of Mission, Maryknoll, New York, Orbis Books, 1991, p.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