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應用 01

誰是「宣教士」?

龍維耐醫生─
現任香港同路坊協調主任 


|回主題文章選單|

三四百年前,西方的宣教工作,先由天主教做起。因為宗教改革後,天主教很快開展普世宣教事工,我們更正教因為躲在大北方(歐洲北部),所以在普世宣教事工上遠遠落後於天主教。今日在澳門、馬來西亞和台灣等地,較古老的禮拜堂都是天主教的。

及至1800年,威廉克理,戴德生和馬禮遜等帶動了更正教的宣教工作。到了第一次至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世界上很多地方都被殖民地主義佔據了,當時西方的宣教士都是趁著這機會將福音帶到全世界。如果沒有西方的殖民地主義,也很難有這樣的宣教運動,所以是壞的和好的加在一起。我們在座當中很多華人信徒也是西方宣教士所結的果子,今日我們應該代表華人信徒謝謝西教士的愛心。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直至1970年,全世界的殖民地主義差不多完全瓦解,那時候亞洲沒剩下多少個殖民地。香港和澳門分別於1997年及1999年回歸中國,澳門是亞洲最後一個地方回歸的。

隨著歷史的發展,我們今天見到全世界對於宣教士的定義愈來愈廣。第三世界和華人教會的宣教事工從1970年興起至今只有三十二年,在不同地方開始談華人宣教士的關懷、牧養、制度、管理和宣教士子女的教育等,都有很多掙扎,難免有時西方的宣教機構同工看我們很弱小及懷疑我們能否生存。西方的宣教工作已走了近三百年,我們郤只走了三十多年,所以我們仍要盡上很多的努力。

1985年後,世界上愈來愈多地區不准傳統開荒植堂宣教士進入,郤有愈來愈多的是帶著專業及不同身份進入,所以我們愈來愈看見「宣教士」這三個字未必再適用。最近很多同工說我們不如改稱之為「跨越文化福音工作者」,但這名稱又長又累贅,然而從中看見我們愈來愈著重「跨越文化」這方面。

華人在這方面更複雜,華人不像西方宣教士,一出門便做跨越文化的工作。華人從台北去台南,從香港來澳門是否算是跨越文化呢?以前我在澳門讀書時,也見到很多從香港來澳門牧養的傳道人,他們沒有看自己是宣教士,只是從香港來澳門任職傳道。但最近我們看到澳門有這麼多的福音需要,除了西教士來參與,香港也有很多同工來參與。今天全球華人都漸漸興起宣教事工,香港有些教會也差派宣教士到各地如南非、柬埔寨、菲律賓、巴西、台灣等等...。到台灣這麼近文化也算是宣教士,那麼澳門呢?澳門有那麼大的需要,所以近十多二十年來很多跨越文化者便來了澳門,因為宣教運動的興起,這些同工都帶著宣教士的帽子。從狹義說,或者我們會奇怪為何從香港來的也叫宣教士,但是從廣義說,總之你離開了家鄉,有跨越文化的也叫宣教士,香港和澳門是有不同文化的,所以從香港來澳門的同工也是跨越文化工作者。

從香港來澳門事奉最初幾年可稱為宣教士,但時間長了又怎樣呢?當你在這堥ぅ^了十年以上,如果你說不能稱自己作宣教士,但你也是跨越文化而來的,如果有些西教士在澳門事奉了近二十年仍然被稱為宣教士,那麼你為何不能稱為宣教士呢?其實我們也可以不要太分別是否宣教士,我們稱為同工,對跨文化工作者也是適合的。然而,如果你實際上已經來了澳門並投入一間教會的牧養工作,也被應聘,接受了教會的薪酬,我相信你便算為本地同工。如果你仍然希望自己是宣教士,我相信你實際上還需要有差會差派的架構,外面信徒的代禱,回去述職的要求,也接受差會的行政管理。這樣是一個宣教士的模式,是真正可以作為分辨是否宣教士的標準。  

《環球華人宣教學期刊》第一期,2005

(本文撮錄自龍醫生在2002510日於澳門教牧同工交流會上之分享;講者以澳門為例,對宣教士的定義稍作分析,並提醒華人教會應全面性地總動員,為近文化及遠文化兩者並重的差傳事工共同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