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香處處 01

就艾斯高巴的〈世紀轉變邊緣全球性場景〉一文的閱讀報告

區展秋─現任教會執事,仍在建道神學院研究院基督教研究碩士晚間兼讀課程進修


|回主題文章選單|

本閱讀報告旨在描述艾斯高巴 (Samuel Escobor)在〈世紀轉變邊緣全球性場景〉 [1] 一文中的各主要重點,並以香港及香港華人教會為背景對氏各重點作出回應。

當世界踏入21世紀,一個知識爆炸及凡事講求效率及速度的時代,全球經濟、文化、貿易、溝通模式、意識型態、宗教信仰以至宣教策略均面對全球化現象的衝擊。資訊科技的發展一日千里,加快人與人,地區與地區以至國家與國家之間的溝通,同時亦大大收窄彼此間的距離,令世界頃刻變成一個地球村 (global village)氏嘗試陳述今天在全球化或環球化 (globalization) 影響下福音派宣教事工的普遍處境。他簡單描述福音的可翻譯性 (translatability of the gospel),草根基督教 (grassroots Christianity) 的擴展與及聖靈工作等等所帶來跨越地域及文化的全球性福音新秩序作為背景。接著,最重要的是,氏列舉出八個世紀轉變邊緣全球性場景以供基督教宣教工作者及對宣教工作有興趣的讀者參考。氏雖無對全球化下一清晰的定義,然而亞維荷 (Alex Araujo) [2] 的全球化定義具有很好的參考價值。氏認為全球化乃祟尚資訊、財務及科技自由化及民主化,資本主義自由經濟市場及大美國文化偏見的一種社會經濟現象、心態、世界觀及複雜的過程。

. 世紀轉變邊緣八個全球性場景

. 全球化與處境化

氏認為在全球化的影響下,人類分析事物的方法及參考架構大大改變。就連一些宣教概念及習慣也受到影響。「市場」(market)概念漸漸成為部份基督徒的新參考架構。當基督徒熱烈討論如何為教會作市場推廣的同時,氏認為宣教工作不應盲目跟隨這股「市場」風氣。他認為單看重數字上的增長而缺乏清楚目標的宣教工作將成為教會在回應這文化轉形上的障礙。再者,跟隨這股風氣只會令原本合乎上帝心意的福音工作,因在傳福音的性質上的改變而變得停滯不前。相對於全球化,處境化運動 (contextualization movement) 確定翻譯聖經成為各地本土語言及處境化其內容對加強當地人民及國家的身份認同及尊嚴上起了決定性的作用。氏認為現今基督教宣教工作的最大挑戰乃是如何令宣教士成為真正的基督使者而非全球化過程中的追隨者。他認為宣教士應避免地區心態及誇張處境化,以致窒礙他們對聖經全球福音工作上的知覺與敏銳。

. 貧窮與社會不平等

在全球化的影響下,知識型經濟漸漸取代了舊有以勞動及工業為主的經濟模式。知識為本的工作帶來巨大的社會挑戰令人民生活大大改變。 這些急劇轉變往往帶來嚴重的失業問題、引發貧窮、令社會分化及貧富懸殊加劇。氏認為宣教工作理應及必需就這些社會現象作出適當的回應,否則福音工作難有進展。他認為我們需要以一種不單照顧未得之民福音需要也同時兼顧他們物質需要的「全人取向」 (holistic approach) 的宣教策略去迎擊這新場景。

. 基督教王國的衰落

氏認為經濟全球化產生不平衡的經濟發展,以致貧富懸殊加劇,亦令依附於西方文化上的基督教價值觀念漸漸失去往日的光彩。昔日君士坦丁 (Constantine) 基督教王國那種政教相連的價值取向失去在社會政策上的影響力,故此在後基督教王國的處境 (post-Christendom situation) 下宣教工作者不能太冀望政府的社會政策會支持或配合基督教的價值取向。

. 後現代文化思潮

隨?資訊自由化,不同的思潮增加彼此的接觸面。後現代文化思潮漸漸興起令人高舉自我及看重身體的榮耀。在這文化下,人們不講求理性、反建制、反權威、追求享樂、祟尚物質。這種追求物慾享樂而獲取最大快樂的意識型態,加上既有價值觀念的崩潰所帶來的無助感,導致享樂主義 (hedonism) 、物質主義 (materialism) 及消費主義 (consumerism) 漸漸成為潮流。因人對明天失去盼望,故此人不斷追求眼前即時的物質享受,以不停的消費來滿足空虛的心靈。氏認為面對這種情況我們需要的是憐憫與禱告而非自義地責被他人的不是。

. 新宗教觀的湧現

氏認為世上充斥?諸子百家的學說,理論及信念。全球化下的資訊科技發展加速這些學說的傳遞。人對神聖及神祕事物的看法漸漸變得開放及兼容。可是這種兼容的態度慢慢蠶蝕基督徒對基要真理的認識與執著。一種強調不斷前進、社會烏托邦式的宗教觀或信念漸漸吸引了很多人。他認為溝通技巧、資訊科技及知識上合理的信念不足以回應這種新場景,我們要依靠屬靈的能力、有規律的禱告、聖經默想以及禁食來面對這宗教新戰線。並且我們不應只著眼於正確教理 (doctrines) 而忽略對人民宗教生活上其他重要元素,例如禮儀、象徵、教會結構等的理解。

. 舊有宗教與其基要主義之戰

由於基督教王國及價值觀的失勢,世界正面對嚴峻的宗教多元化 (religious pluralism) 問題。各宗教派系紛紛爭逐橋頭堡,尤以伊斯蘭教(Islam) 顯得最為突出。氏認為在穆斯林世界的宣教工作重點在於十字架的精神,吃苦的準備以及以尊重的態度去認識穆斯林信仰。他更認為各大宗教的基要主義 (fundamentalism) 已滲透進入不同國家的政權內,影響著施政,直接或間接地對普世宣教事工構成了極大的威脅。

. 靈恩派的增長

當全球化令宗教混亂白熱化及西方教會荒涼的處境下,靈恩派 (pentecostalism) 卻在拉丁美洲奇兵突起,在基督教派別的人數增長上獨佔鼇頭。氏認為靈恩派在低教育水平的低下階層及少數族裔社區中的迅速發展乃20世紀的一個驚奇現象。由於這些教會接納社會上被壓迫及邊緣化的社?及草根階層,而這些社?的人數也甚大,故此教會人數增長驚人。這些大受歡迎的靈恩派教會已成為「另類社會」,因她不以社會地位看待貧窮人,反而因他們對上帝國度的認同接納他們為參與者。氏亦認為非靈恩派人士特別是福音派常以捍衛福音的完整性為己任,但往往卻忽略了對傳福音及大使命落實執行上的責任。他續稱,靈恩派的經驗以及教會本色化﹝由當地教牧同工牧養﹞乃未來宣教的關鍵因素。宣教工作的發展需要靈恩派及福音派彼此了解及互相學習,放下成見,共同努力擴展上帝的國。

. 聖經宣教模式

氏認為傳統的宣教模式因基督教價值的衰落而變得失效。他倡議新世紀的宣教工作要回到聖經的宣教模式。他認為耶穌基督的宣教模式 (Christological model) 乃我們需要學習的。這是一種由下而上 (mission from below) 針對基層入手與及順服聖靈帶領的宣教策略。在結語中,氏認為我們需要轍底的靈性復興以面對新興的宗教觀。福音派宣教士要對「教會」有較清楚的概念及理解以致能達到宣教工作的預期長遠目標。最後,氏認為我們應當結合對聖經真理的執著及彈性的宣教策略,以全人的宣教方針來回應這些世紀宣教新場景。

. 對八個全球性場景的回應

面對全球化的新趨勢,氏清楚地勾劃出福音派宣教工作者在廿一世紀宣教事工上所會遇到八個全球性場景。這些場景看似獨立,實為彼此關連、互動及相互作用。筆者以膚淺的認識,大膽地嘗試建構一流程表以協助讀者理解各場景的互動關係,請參文末【附件】。筆者對氏提出的各全球性場景有以下回應。

. 全球化與處境化

氏對市場概念的觀點看似言之有理。雖然過份著重「市場」及「量」的增長會令宣教事工失去應有的重心,然而在「質」及「量」並重的前題下適當地運用市場學的技巧對傳福音及宣教工作也有其正面的功能。氏沒有正面肯定市場概念的價值實為可惜。其實本港有好些與教會在宣教工作上有策略夥伴關係的幼稚園、小學及中學已看準市場的需要紛紛與教會合辦各式各樣的家長班,藉此增加與非信徒的接觸,達致傳福音的果效。其實宣教工作不應亦不能完全脫離處境化的市場需要。相反地,我們應認清目標,並向市場學取長捨短,透過禱告尋求上帝的心意去完成大使命的工作。

. 貧窮與社會不平等

氏一針見血地指出全球化對社會所帶來的負面影響包括貧窮及社會不平等現象。故此我們必須反省及調校宣教策略,不應只重宣講而忽略回應未得之民的實質需要,例如物質需要,輔導需要等。教會除了發展內向性的關顧工作外也應同時發展外向性的社關工作,好叫眾人因我們的好行為看出我們是基督徒。因此慈惠工作在宣教策略上對未得之民,特別是在落後及缺乏的地區而言,是不可或缺的。筆者知道本港一些華人教會因奉獻收入下滑,而以一刀切的方式取消對某些受惠機構的慈惠奉獻。筆者認為慈惠奉獻除了有實質意義外也有其象徵意義 (symbolic meaning),象徵教會對有需要群體的關愛。而且教會在這方面的奉獻也起帶頭作用。聖經中寡婦在缺乏時「兩個小錢」的奉獻(可十二42-44;路廿一2-4)雖小但卻被主稱許。教會實應學習這信心的功課,在迫不得意時也寧可減少奉獻數額而不是完全停止慈惠工作及慈惠奉獻。

. 基督教王國的衰落

氏這方面的觀點對於很多發達國家包括香港這個國際都會而言是正確的。香港政府提議的賭波規範化正是一個好例子。故此教會在宣教工作上除了宣講及社關外,也應積極扮演社會良心 (social conscience) 的角色向政府就不合聖經真理的政策提出意見。可是在世俗化 (secularization) 的洪濤下,教會漸漸不再是「社會的良心」 [3] 。筆者認為香港大部份的華人教會也受這大趨勢的影響,因而未能扮演社會良心的角色。故此為回復這功能,教會應積極參與基督教社會運動,作鹽作光及在禱告及奉獻上支持有關的機構例如明光社,以助她或代她發揮這應有而沒有或未完全扮演的角色。

. 後現代文化思潮

後現代文化在香港顯而易見。形形式式廿四小時營業的店舖、食肆、7-11Circle-K等便利店正是人們追求即時及任何時間享樂的標記。另外,2002年平安夜晚青年人在尖沙咀文化中心外肆無忌憚的塗鴉事件在在反映香港青少年的後現代文化心態。宣教策略正要掌握人們心靈的真正需要,適當地以福音滿足他們空虛的心靈,從而使福音進入人心,改變生命。筆者贊同溫以諾博士 [4] 所建議的回應策略。消極方面,本港華人教會應慎防信徒陷入「後現代思潮」的困惑(即節流)。而積極方面,應把握宗教制度被廢及權威被棄的契機,培育及動員華人信徒以草根運動式配合事奉,廣傳褔音。並且在這人際關係疏離的香社會中發揮華人文化中的「關係」,以信徒肢體相關的教導溫暖萬家(即開源)

. 新宗教觀的湧現

香港人享有各方面的自由包括思想、宗教及言論自由等。像初代的哥林多一樣,香港充斥?諸子百家的學說及異教的風氣。人們變得思想上兼容,甚至連部份基督徒也可能出現這情?。筆者認同氏的看法,宣教策略不應只著眼於宣講正確教義,也應注意人民宗教生活上的其他重要元素。信仰是一種生活模式而非只是教理。弟兄姊妹應透過一些禮儀例如祟拜、團契等彼此相顧,以愛相繫,建立基督的家。宣教策略也需朝這方面作出調校。另外,由於人們對不同的信仰及信念變得開放,基督徒實應抓緊這契機,多傳福音,發展天國的事工。

. 舊有宗教與其基要主義之戰

香港華人教會正如氏所言面對各種異教勢力的威脅。筆者贊同氏的觀點,向異教徒宣教必須先以尊重的態度瞭解及認識福音對象的信仰,進而瞭解其世界觀、神觀等,再由此入手傳福音。資訊科技自由化及民主政制的發展加速宗教多元化這大趨勢,亦令很多已往較封閉的國家例如中國開放起來。本港華人教會及差會應抓緊這宣教的良機差派更多宣教士去收上帝的莊稼。至於氏所提及各宗教與其基要主義者之爭的情?在香港卻不太明顯。

. 靈恩派的增長

福音不是一少撮人的專利,應是普及化和普世化的。教會發展極需?眾支持。所以教會應接納社會上不同階層人士,不應只偏向中產階級及有權勢人士,也應同時照顧低下階層,以致堂會有?眾基礎得以不斷擴展。筆者所見有部份香港華人教會仍以社會地位看待信徒。堂董、執事、值理等的教會信徒領袖仍偏向中產階層,握殺了有負擔、有恩賜、有好見證及屬靈生命但社會地位較低的信徒的參與。在宣教策略上,香港華人教會應汲取靈恩派之長,使基督的大使命得以在地上有效地執行。

. 聖經宣教模式

其實由下而上的聖經宣教模式已廣泛被管理學所應用。一種由下而上(bottom-up)的管理模式就是強調由基層提出意見、再經討論及嘗試成功後被管方接納及採用的管理模式。員工在過程中被充權 (empowerment)、感到被看重及接納。同樣宣教工作者極需學習耶穌基督的宣教模式,願意俯就卑微以身作則 (walk the talk) 去活出基督,使福音對象更容易接納他是他們的一份子,而非由異域而來帶具優越感的有錢宣教士。

結語

氏一文雖多以美洲為背景及例子闡述,然而他卻清楚地勾劃出福音派宣教工作者在全球化(或環球化)影響下新世紀宣教事工所要面對的八個重要全球性場景及挑戰與及它們彼此間的關係。在新世紀的開始,氏一文對福音派宣教工作者及本港華人教會而言極具參考價值。相信透過理解這些全球性場景與挑戰及在宣教策略上作出反省及相應的調整,福音派新世紀的宣教事工可以轉「危」為「機」。

【附件】全球性場景互動關係流程表

環球華人宣教學期刊 》第一期,2005
本文為區展秋弟兄修讀「華人教會與宣教趨勢和策略」課程時之習作,2003年春


[1] Escobor, Samuel. “The Global Scenario at the Turn of the Century” Global Missology for the 21st Century.  Edited by William D. Taylor. Grand Rapids: Baker Academic, 2001 (pp.25-46)
[2] Araujo, Alex.    “Globalization and World Evangelism” Global Missology for the 21st Century.  Edited by William D. Taylor. Grand Rapids: Baker Academic, 2001 (pp.57-70) 
[3]
溫以諾。〈二十一世紀宗教趨勢與挑戰〉,《今日華人教會》(200012),頁13-17
[4]
與註腳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