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文章 01

回教世界知多少?

黃約瑟 - 北美教會牧者

 

 |回主題文章選單|

 

我以為………..

我以為自己對回教世界知道的不少;一位生長在以回教為主的國家,與回教徒為朋友,多少也接觸回教法律。看過上百本有關回教的書,在很多位回教專家的門下學習,又曾住在黑人回教徒中近十二年之久,領回教徒信主,建立教會。我深入研究回教,回教徒,又以文章,著書談論回教世界。在一些場合,我主持「主愛回教徒」的講座。別人說我對回教有研究,而我多少也以為這是事實。

回教是以神學為中心的「文化」。回教神學是以可蘭經,傳統及穆罕默德的言行為準。大體上世界各地的回教徒基本信仰相差不大。但從神學到文化的路上,回教世界的差異是多姿多彩,五花八門;從衣食住行、禱告、敬拜時的禮節、家庭生活、嫁娶、人權神權、與阿拉的聯繫、靈界生活、和平、暴力、價值觀、世界觀……。這些我都研究過,也似乎熟習,就自以為「我知道的不少」。

幾年前來到美國,便多一點機會讀北美「白人回教徒」寫的書。很多次,我讀他們寫的書,心中的反應極烈。腦子立刻出現的思想便是「這不是回教!」。為什麼白人回教徒所講的不是「回教」?我所熟習的回教不講愛,沒有得救的應許,更沒有守信,守諾言。在白人回教徒,這三個主題是他們書中的中心信息。我除心中大喊這不是回教外,我想知道回教世界對白人回教徒怎麼想。我想,大多數回教徒都會站在我一邊說,這種教導不是來自回教。

2009年6月我慣例性的報名夏季進修課程。報名時只選老師沒看課程是什麼。上好的老師的課是知識,智慧,靈命的提升,是短暫的人生中不可或缺的。這位老師是壯生博士(Steve Johnson),他一兩個小時的教課便使我大吃一驚。為什麼大吃一驚?因為他使我看到過去從不曾想過的「身份」問題;「我是誰?」

壯生博士在向回教徒傳福音的方法上與我相同之處是我們都立志深入瞭解回教徒,被他們接納成為朋友,從「自己人」或「局內人」的位置把福音傳出去。壯生博士生長在天主教(父親)和猶太教(母親)的家庭,對信仰沒興趣,在大學期間因同情可憐的巴勒斯坦人與回教徒上街遊行,表示支持,與一些回教徒為友後不久,有人問他要不要成為回教徒。他因跟著回教徒說以下這兩句:「除了阿拉以外沒有別神,而穆罕默德是他的先知」而被宣佈為回教徒。

成為回教徒的壯生博士,為回教徒提供了「使更多人成為回教徒」的策略,果效很好。他更安排「基回辯論會」。他說,主要目的是要堅固回教徒聽眾的信仰。在邀請基督徒的代表參加辯論會時刻意的選擇對象,以達到預期果效。他慇勤的研究回教,與世界著名的回教學者交往,以至他成為名符其實的回教權威。當他成為美國回教組織的領袖後,他的影響力很快便遍及世界多國。在80年代,我在東南亞事奉時,便與他的策略交過手(上課時問他,他承認了,並說他悔改了!)

這樣一位現代「保羅」,終於在一次上「大馬色」時遇見了主耶穌,生命得改變。從此,他好像新約的保羅,帶了很多回教徒歸向主耶穌。

這位現代「保羅」上課時說,回教中的阿拉是一位愛的神,又明確應許得救的把握。我聽了不單驚訝,還以為自己聽錯了,心中自然的反應是;這那裡是回教!?

我以為我所知道的回教就是回教世界所公認的回教,上他的課一兩小時候,我發現自己是以研究遜尼派(Sunni)為主,自然的便從遜尼派的角度來看回教世界。壯生博士說,在北美歸信回教的黑人和白人,幾乎全是神秘主義的蘇非派(Sufi)而他自己也是蘇非派的背景。

回教是以遜尼派和什葉派(Shiite)為主。彼此之間因教主的繼承人問題已爭吵,甚至流血有千多年之久。如果問這兩派別共同要對付的對象是誰,他們會選蘇非派。在那兩大派的眼中,蘇非派不是回教徒。不過,在回教歷史中,如果不是蘇非派的影響,曾面對「死亡」危機的回教,是否會有今天?

 

我不明白

1981年10月6日,身為回教的埃及總統沙達(Sadat)被極端回教軍人(Khaled al -Islambouli)槍殺,希望槍殺總統,可以促成埃及成為極端回教國。我不明白的是為什麼一定要用暴力?更不明白的是Khaled的母親在鄰國利比亞,演講時說:「我的兒子為了順服阿拉而入獄,如果我還有兒子,我要他一樣的順服阿拉,為阿拉而戰。」她因此而被封為「英雄」。

一個已有千多年歷史的宗教是有一定的復什性,但同信仰一個真主的,就非用暴力、流血、謀殺的手段來解決差異嗎?更使人心驚的是這都是「順服阿拉」所產生的行動嗎?

記得不太久前的倫敦爆炸案嗎?在這爆炸事件的前一天,170位回教世界的宗教師、學者、領袖之集在約旦首都阿曼,連名空前的議決及宣佈一法令,「極端份子利用回教之名進行恐怖行動為不可接納」。170位回教領袖的代表性,在強而有力的炸藥下,還有幾寸完整的皮肉?

尼日利亞(Nigeria)2009年消息:回教極力推動在尼國執行回教法令,全國已有15州接納此宗教法令。在這過程中,回教徒殺了300多基督徒,燒燬不少教堂,約兩萬人無家可歸。從內部消息得知,有些基督徒作見證說,他們逃命時,是其他回教徒捨命保護他們。這不禁使我思想,回教世界怎麼了?

幾個月後,在尼國的東北區,又出現非洲式的神學士(Taliban),他們殺基督徒,燒教堂,毀警察局,引起政府決定將之消滅,以至死傷上千人。這暴動的民族是我們多年在另一個地區宣教的對象。

2009年6月走在烏魯木齊的民族街,與很多友善的維吾爾朋友相處一些日子。我們生活在一起,一點都不感覺會發生流血事件;一個月後,卻發生了可怕可悲的暴動,短短時間內死傷慘重。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什麼是導火線?我不明白!

以回教立國的國家有多少?巴基斯坦立國時,國家的名字的意思是「完美的回教國」。與巴基斯坦擁有同樣夢想的伊朗,沙地阿拉伯,蘇丹等,從夢中醒來,看到的是什麼?回教世界所看的是遜尼派及什葉派以蘇非派為「大異端」、「叛教」,是他們首要對付的對象。基要派以回教政府沒完全按照阿拉的教導而稱之為「邪惡政府」大家都以「回歸純正信仰」為號。我不明白的是,為達到「回歸純正」便非用暴力不可?

 

應該怎麼看回教和回教徒?

來自不同背景的基督徒,加上個人的觀點與角度,對回教,回教徒的看法是有一定的不同。一般上對回教徒的看法是,他們也是神所創造,為神所愛,因他們不認識真神而失落。我們要以基督的愛,用諸般的智慧,把他們引到耶穌基督面前,使他們歸向神。另一些學者則從研究,分析的角度系統的介紹,他們所信的與基督教信仰的異同。有的以尋求福音橋樑為重。更有一些以對立的態度來看回教。原因是他們認為回教基本的教導是與基督教的明顯對立。在基督教世界中。從欣賞,接納,樂與回教徒相處,以愛來把福音傳,到黑白分明,對回教毫無不留情的批評。在兩極之間留下不少空間。研究回教時,有趣的發現回教徒會怎麼看他們自己的信仰?對外,他們的言論相當一致,共同的矛盾和敵人是他們團結。對內,當有人有話直說,問題可大了。回教世界最大的矛盾,挑戰是來自內部,他們多方的製造外在的共同敵人,只能短暫的解決內在敵對。他們必須回答「真正的回教是什麼?」經過千多年的尋索,答案還是遙不可及

在這裡,我嚐試列出一些對回教有深入研究的學者,他們對回教,回教徒的看法:

  1. 異教。異教徒

    *Abd –Al-Masih, 「Who is Allah in Islam?」
    *C.G. Pfander , 「Balance ofTruth」

    從事領回教徒歸信主耶穌的聖工,怎麼看「阿拉」及「回教」決定了傳福音者的心態及策略。我們從眾多學者中例舉兩位,他們對回教的立場鮮明。Pfander博士在1835年以波斯文寫了這本書,在中東引起兩極的反應,神使用這書。不少人因而信主。

  2. 恨回教,愛回教徒

    *Mark A. Gabriel, 「Islam and Terrorism」 & 「Islam and the Jews」

    Gabriel為埃及人,生長在回教家庭,受教於回教最著名的Al-Azhar大學。念完回教博士,受聘於母校,在教導回教神學,可蘭經時,他對可蘭經中的耶穌產生興趣。多年尋找真理,得一本聖經後,明白耶穌是救世主,立刻接受主。這一轉變,連最親的父親,家人因遵守回教的教導,立刻以刀,搶相對。在逃命近10年的過程中,他深深感受回教的黑暗勢力。回教徒是受害者。

  3. 有話實說

    *Ali-Dashir, 「23years——A study of the prophetic career ofMohammed」

    這本介紹回教教主的書被各界接納為最可靠,忠肯的書作者是伊朗回教徒。曾任記者及參政。對穆氏一生有很深入的認識,是研究穆氏生平必備課本之一。他因「有話實說」而賠上生命。

    至於寫《撒旦詩篇》的魯斯迪,他自認為是「說真話」引起多年來被追殺。我讀且分析過他的書,從他處理沙漠文化及用詞,我可以明白為什麼科梅尼下追殺令。

  4. 護教,研究,傳福音

    大部份福音派學者,在研究回教時,都以正面的關愛為出發點,希望多瞭解,建立傳福音的橋樑,以至能適當的福音傳給對方。這方面的學者很多,我無法一一例出,讓我提幾位較熟悉的

    *Phil Parshal

    Parshal博士分別在南亞,東亞回教徒中事奉近30年,著書多,是研究回教的權威之一。他的C4宣教理論,成為好多地區回教徒歸信主的原因之一。他與我同屬一差會,他也是我的老師之一。

    *Larson Warren和David Cashin

    他們兩位是我的老師,又是朋友,透過美國南卡州的哥倫比亞國際大學(神學院)造就栽培了不少人向回教徒傳福音。

    *Steven Masood

    埃及黎巴嫩人,多年在埃及開羅為主作工,對回教有獨特見解。他也是我的老師之一。

  5. 局內人(自己人)

    *Steve Johnson

    壯生博士是我眾老師中較特殊的一位。特殊的原因是,仍然深入連接在回教社會中,被回教徒接納,熱愛。當談論的回教或回教徒時,他非常瞭解回教徒的感受,掙扎,常站在回教徒的立場與學生對話,使很多少接觸回教徒的學生上了一課「與回教徒對話」的體驗。我最喜歡的是他可以立刻從「回教徒」走出來,問「如果回教徒是這麼想,我們應該如何有效的把福音傳?」

    在美國本土的回教徒多為蘇非派,身為「曾經」是北美的蘇非派領袖,他常督促回教徒過「正常」的回教徒生活。在眾多的「律法」之下,回教徒犯律法的比守律法的多太多。然後他分享如何經歷在主耶穌基督裡得到完全的釋放,自由、平安、喜樂。
    這是局內人宣教模式!

 

結語:

神在過去百年已把華人分佈在世界各地。單在海外已有近萬個華人教會,而這近萬個華人教會,便是近萬個的「耶路撒冷」』(可參考筆者另一篇文章 <耶路撒冷>)

神又在60年前將「把福音傳回耶路撒冷」的使命托付給華人教會。如果要把福音傳回地中海,無論是由陸路或經海路,福音使者最廣大的對象就是回教徒。傳福音者對回教的認識,有正確的心態,找到合適的交談內容,這都是必要的起步。回教徒感到全世界多與他們對立。他們已經夠「敵人」了。福音使者千萬別有意無意加入回教徒的敵對陣營。我們不是在爭戰,我們乃是用基督的愛,在愛中領他們進入神的恩典,救恩當中。空有知識,卻缺乏愛的,就別參與回教福音事工。

《環球華人宣教學期刊》第十八期,2009年十月。

(編者按:蒙作者特別為本期主題撰稿,謹此致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