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文章 01

廿一世紀華人教會宣教事工: 回顧與前瞻

鄭果牧師─國際「華傳」董事會主席


|回主題文章選單|

() 回顧

五十年代我在香港教神學,常自責自問:「西方有許多宣教士,為何中國人沒有?難道中國人比他們差,不配做宣教士嗎?還是中國教會太窮,沒有錢支持宣教士呢?」記得七四年瑞士洛桑會議中,一位韓國講員說:「你們白人很笨,不能把韓國人、日本人和中國人分辨出來。其實很簡單,我教你一個秘訣,就是你看見走路很快的是日本人,因日本人求快;袋子很重的是中國人,因為中國人有錢;而那美麗的就是韓國人。」誰說我們中國人沒有錢?論到才幹,中國人讀書成績都很高,有很多研究生及專業人材。我們金錢才幹都有,卻不做差傳。我有個想法,被提的時候有很多西方人得賞賜,得耶穌稱讚,請進來享受主人的快樂;而我們卻沒有得獎。親愛的弟兄姊妹,盼望你也有這個想法,願一生一世做差傳。

(1) 全活的教會

我們要看教會在神面前領受的大使命是甚麼。馬太福音廿八章1820節,以及馬可福音十六章15節,都說到先傳福音,然後叫人作主門徒;路加福音廿四章45節至49節論及福音的內容,就是悔改赦罪之道,相信耶穌基督從死裹復活,並且要等在耶路撒冷,得到上面來的能力。約翰福音二十章21節告訴我們,主耶穌和聖靈差遣我們出去傳福音,叫人作門徒。使徒行傳一章8節清楚說到大使命當從兩方面開始:國內就是耶路撒冷及猶太全地,國外就是撒瑪利亞,直到地極。教會存在的目的,就是要遵行這大使命,一間教會若不這樣做,就是死的。一個活的教會,不但注意本地佈道,亦同時注意海外和遠方差傳,如果單注重本地佈道,就是半死的教會,我們當做全活的教會,按託付去完成大使命。

(2) 宣教歷史的提醒

我們要看看差傳歷史,也就是宣教歷史,對我們的教導和提醒。使徒時代初期教會將福音從耶路撒冷帶到安提阿,往西方經地中海直到西班牙,而往東方則經中東直到印度。到第七世紀,教會變成了天主教,福音真光被關閉了一千年。直到十五世紀馬丁路德興起,十六世紀宗教改革,才回到聖經堙C因教義上的甦醒,十七世紀激起弟兄會、信義會和長老會等開始做差傳。感謝神,到了十八世紀,差傳工作大大興旺。十八世紀末,宣教士克理威廉去印度沿海傳福音,也有人跟著將福音帶至世界各國的沿海,是為宣教的沿海期。

十九世紀是差傳的輝煌時期。李溫斯頓到非洲內陸,戴德生到中國內地,這時期稱為宣教的內地期。到了廿世紀三十年代,有湯申宣教士影響到威克里夫聖經翻譯會的設立,專向高山少數民族傳福音,這時期稱為宣教的高山期。

現在九十年代是甚麼時期呢?根據各主要差會和教會的調查,世界上有一萬二千個「羣體」沒有聽見福音。這樣的羣體在中國大陸有五十多個。各地的大都市都有隱藏的羣體,如香港的菲律賓女傭、洛杉磯的墨西哥人,及紐約的意大利人等等。這時代稱作宣教的羣體時期,是個最重要的時代,也是預備耶穌基督再來的時代。華人教會若仍不積極參與,便白白錯過機會了。

(3) 華人教會做了些甚麼?

四十年代,廣西建道神學院翟輔民院長和同學,還有王載牧師,組織了一國外佈道團,到高棉、越南、寮國、印尼等地傳福音。但日本人到來,因受逼迫的緣故這個團也就解散了。

中國大陸變色後,四十多年來教會仍不斷增長,信徒數目由一百萬增至五千萬左右,其中產生了不少宣教士,稱為福音使者(因宣教士為共產黨所不容),去到西藏和新疆。從普世宣教的角度看來,中東地區傳福音最困難,因為在回教國家裹,人一信耶穌就被殺掉、監禁、被人棄絕。那麼將來誰去還這福音的債呢?我以為中國大陸的弟兄姊妹最有資格,因為他們有出死入生的經歷,有受苦的心志和鍛鍊,真是基督的精兵。我們在海外的人應該幫助他們,使他們將來能到中東地區傳福音,將福音帶回耶路撒冷。

海外方面,從一九六一年菲律賓靈惠堂開始做差傳到現在,雖然不夠理想,但今日普世也有十分之一的華人教會起來做差傳了。就是說有十分之一有派宣教士出來,另有十分之二只是奉獻金錢,沒有派人。能派人當然最好,但只能在金錢上幫忙也好,在神的國度裹都是一家,亦合乎聖經的教導,就像保羅和腓立比教會一樣。感謝神,與三十年前相比,我們總算進了一步,但進步還是很慢。

 

() 前瞻

感謝主,華人教會自六十年代起來學習差傳,已經看見漸有進步;但我們承認進步得太慢,有許多地方應該檢討,也應該大膽地嘗試。筆者在此提出四點,與關懷者共勉。

可以大膽嘗試作跨丈化的福音事工

現今華人教會多數差人到全球各地作同文化的福音工作,僅有幾十位參與西差會,也只有少數差會派少數宣教士從事異文化事工;但從非洲、俄國及泰國等地來看,華人宣教士並非不能作跨文化的工作,建議大膽地進行向不同文化的羣體還福音的債。

首先對某羣體要有負擔,也要有信心膽量。盼望有人出來大聲疾呼,走在前頭,並投入不同文化的宣教工場。

建議組織國際性的華人聯合差會

華人教會的人力財力都是有限,普世的華人宣教士還不到五百個,華人差會也不過幾個,所有的差傳經費合起來還不如一個西差會的預算;因此華人要做好差傳的工作,必須集中力量講求聯合。

多數人都認為華人應組織華人差會,這不是狹隘的思想,乃是讓華人宣教士有親切感和歸屬感,也免得宣教士要學習兩種文化語言,且能鼓勵多些人加入宣教陣容。因為華人分散全球,華人教會也分散在各國,差會不能單靠一個地方去征召宣教士,因此筆者獻議有負擔者出來組織國際性的華人聯合差會。

最好的傳道人先作宣教士

安提阿教會為了完成大使命,順服聖靈的指引,把最好的傳道人保羅和巴拿巴差出去;西方教會也有好的傳道人先作宣教士,因著聖靈的工作,也因著有榜樣可看,帶來了宣教的熱潮,以投入差傳為榮。

華人教會不可把差出去的宣教士看為二等傳道人,勸現在教會事主的傳道人,試試暫時放下現今的職務,到宣教工場工作一期四年,使青年人有樣可看,有路可走。

以佈道植堂為優先

照目前來看,全球尚有一萬二千個羣體未聞福音,極其需要東西方宣教士,以佈道植堂為優先,只要有當地人信主,組織教會,他們就可以學習傳福音,生命產生生命,教會產生教會。

華人宣教士多數投入神學、機構及當地教會,這並非不好;但為了福音遍傳及基督再來,應以佈道植堂為優先。

(5) 今後的路向

我們今後的路向如何?我覺得華人教會的缺點在於沒有把差傳放在第一位。其實差傳應該是在一切聖工之上,並參透在各樣聖工之中,無論是主日學、青年團契、婦女部及兒童都做差傳,那就全教會動員了。主耶穌給我們的命令是完成大使命,我們一定要看重主所看重的。我們今後的方向,就是要注重差傳教育,包括在青年團、主日學及出版事工等等。

(6) 教會差會的配搭

差傳是團隊工作,宣教士不可以孤軍作戰,一定要有教會作後盾支持,也要有差會幫助照顱,所以教會和差會要進一步合作,這是非常重要的,我盼望中信能負起責任辦一個健康的差會。若其他人有負擔辦差會,那很好;若沒有的話,則大家合作為中信禱告,給她積極的建議、實際的幫助。差會搞好了,以後就可以擴張,不單向華人傳福音,而是以華人基督徒為福音管道,也向當地人傳福音。

(7) 盡力幫助中國大陸的教會

神讓我們在北美洲有這樣的自由聽信福音,必有其目的。我們要先幫助中國大陸的教會使她能向全世界作出貢獻。我想五至十年內,中國會有很大的改變。現在我們對大陸的福音工作很有限,但將來福音的門開了,工作卻是無限的;我們現在若不準備好,將來回去就沒有果效,那就辜負我們的主了。我想在五至十年間大陸會改變的理由如下: = 1 \* GB3 經濟方面的開放會帶來政治方面的開放。 = 2 \* GB3 經濟開放會帶來人民思想的開放,人民因此要求民主,而內部的要求勝過外來的壓力。 = 3 \* GB3 現時的中國領袖利用中國人的封建制度、家長心理把權力建立起來,但在五十年內他們都會過去,那時較年青的官員就有機會發揮自由思想。我相信這種改變是一定的,因走向民主是整個世界的潮流。

親愛的弟兄姊妹,這機會就要來了。我們要作好準備,帶給大陸信徒屬靈上的好處,以至能向中東地區還福音的債。

 

本文輯錄自兩篇文章:

1.(原載於《大使命季刊》第一期一九九三年十一月號)

2.(原載於《傳》雙月刊一九九四年三月號)

(蒙作者允准,輯錄自《大使命季刊》第一期199311月號及《傳》雙月刊19943月號。)
《環球華人宣教學期刊》第六期,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