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教應用 01

差 與 傳

梁 先 忠─基督工人神學院學生

 


|回主題文章選單|

一、概述

「差傳」二字對我們來說,是否陌生?何謂「差」?何謂「傳」?保羅在羅馬書十章15節明確地指出:「若沒有奉差遣,怎能傳道呢?」原來差遣和傳講的角色是同等重要,兩者息息相關,不可分割。

林培樂博士著的《差與傳》告訴我們,在屬靈的爭戰上,差與傳是極為密切的夥伴關係。 在普世差傳方面,差者與傳者是二合為一,大家同等重要。這書共有八章,每章研討一個課題,附有習作,幫助我們全面探討如何實踐普世差傳事工,對於關心普世 差傳的肢體來說,這是一本很實用的差傳書刊。盼望這書能幫助你參與普世差傳事工。

 

A) 神不招募獨行俠

關於差與傳,人們用世上的戰爭來比擬跨越文化施工的屬靈爭戰。也就是說,在每一個作戰的軍人背後,都有9名戰友支援他。「如果我們的支援低於那個比率的話,我們又怎能期望戰勝敵人呢?神不是要招募獨行俠,他是要一隊侯命的基督精兵 (作者序)。」

使徒保羅明白差傳旅程的性質,也知道自己需要支援系統。他說:「......若沒有奉差遣,怎能傳道呢?」在羅馬書第十章,他指出跨文化差傳所涉及的兩個重要層面:在差傳事工上,差者與傳者是同等重要。

  保羅首先引述約珥書:「因為凡求告主名的,就必得救。」接著,他以羅馬信徒所熟悉的邏輯思想來向他們呼籲:「然而人未曾信他,怎能求他呢?未曾聽見他,怎能信他呢?」

B) 建立後勤支援的重要

關於差與傳需要繼續推動和提倡一個異像:離鄉背井的戰友,在你踏上征途指際,一定要記住先建立一支強而有力的後勤支援部隊。他們就是一群為身於差者角色的肢體。

差傳事工十分需要差者的支援。那就是差遣禮或奉獻金以外的後勤支援行動。每一個跨越文化的差傳工作背後,都需要人的支援。無論是準備啟程、踏足工場及回家的時候,傳者都需要差者與他們共同進退。

  當我們仔細研讀保羅書信,就會察覺他用了許多時間來與他的支援部隊(那些與他同工的人)交談。在書信中,保羅會稱讚、勸誡或表示想念他們。保羅總是為他們而感謝神。

下列每項支援都有其獨特的責任,需要具備不同恩賜的肢體在基督裡配搭事奉:

一、

需要差者

 

二、

精神的支援 --- 認同

如差者願意主動與傳者聯絡與聆聽傳者的需要與分享,實在是給傳者極大的鼓舞。

三、

後勤的支援 --- 總務

傳者就像前鋒,為主衝鋒陷陣,將福音傳開;差者就像後衛,為傳者穩定後方,讓他們無後顧之憂。

四、

經濟的支援 --- 金錢

用籌款去支持傳者在海外的事奉,根據哥林多後書第九章第七節下告訴我們,奉獻的重點是捐得樂意!

五、

禱告的支援 --- 能力

禱告是推動差傳最大的力量!禱告吧! 禱告就是行動,支持那些在世界上各地的傳者。

六、

通訊的支援 --- 溝通

定期會收到宣教士代禱信,細心閱讀並接著用電郵或短信去關心一下宣教士的近況。他們得到的安慰會遠超所想。

七、

重歸的支援 --- 關顧

傳者已習慣海外的生活,重歸家鄉時可能會不適應。嘗試在此時關心,協助他們適應重歸的生活。

八、

廣差傳

 

讓聖靈對你說話,看看神要感動你參與甚麼工作。神呼召你作差者時,你領受的呼召和你支持的傳者所領受的呼召是同等重要,因為雙方都是委身於同一個使命。當得救的靈魂增加,差者和傳者得著同一的賞賜。

二、閱讀分析與個人回應

差傳事工並非只著重傳者的重要性,也強調差者(是指教會而非個人)的角色。差遣別人與被人差遣,在屬靈的爭戰上是同等重要的,差與傳二者是缺一不可。

A) 傳者苦澀的三明治

 

在本書中,通過一個圖表顯示了跨越文化傳者的個人經歷及感受。本人從中發現一個苦澀的三明治伴隨著傳者的個人(參見下圖)

  

 

 

 

 

 

 


 

 

首先(三明治的第一個層面)、如果沒有差者的有力的後勤支援,我恐怕傳者無法被差遣出去,因為作為傳者的個人必須面對異域文化的衝擊。也就是說,文化沖激的壓力。某日醒來,他會突然發現一個事實:浴室的淋浴頭是沒有熱水供應的!他開始察覺周圍的事物不再新奇了,一切都是古怪的,甚至是野蠻的!此時,他開始不斷憂慮:「 跟著會發生甚麼事?」患上痢疾使他徹夜難眠。此外,極難學的當地語言使他需要找一個隨身傳譯員。然後,他又痛苦地發現:周圍的人並沒有按他的期望而改變,於是他求神撤去這苦杯。當文化沖激的壓力出現時,傳者便從極樂的高處跌進絕望的深淵G

  大多數傳者不願提及此階段差傳生活中的掙扎,因為差者會認為這樣是不夠「屬靈」的表現。其實,這正是傳者最需要差者支援的時刻。許多人因為缺乏差者的支援而退出工場了。當然,也有人能夠勝過試煉而堅持到底!

其次是(三明治的中間層面)愛的事奉:受過訓練的傳者都明白,面對文化沖激所帶來的掙扎是差傳生活必經的階段。此時,他們會有這種經歷:基督的愛激勵他們,幫助他們繼續努力事奉神、服侍人。差者鼎力支持傳者,就能幫助傳者日漸肯定神的心意、認定神對他的呼召。在這期間,雖然面對逆境,但保羅所說「寬大又有功效的」事奉之門卻同時打開了( 林前十六9 )。

再就是(三明治的另一個層面)、如果沒有差者的有力的後勤支援,我恐怕被差遣出去的傳者恐怕要滯留難歸,因為作為傳者的個人必須面對回國的重新適應問題。他已經在當地結交了新朋友,有了新的觀念及理想。他明白自己的思想和行為都改變了,回國後很難適應家鄉的環境。他知道自己並非回到熟悉的老家,因為你和他都已經隨著歲月而改變了!

  在這階段中,傳者極之關心當地失喪的人,那收的莊稼多,工人少。所以,他留在工場作工的意願比回家述職的意願更強烈。有位傳者因為想起以往回國述職時遇到的困難,便寫信通知差者,他不會按計劃回去。於是,差者回了一封也許是最簡短的信給他:「回家吧!」他終於回國述職,而他的支援小組可以趁那時候幫助他面對下一個階段的生活

事實上,每位受訓的傳者,都有心理準備面對重返故鄉的壓力,並需要支援小組盡力幫助他再次全面投入家鄉的生活。這樣,重返故鄉會是一個積極的經歷。情況就像保羅「在那裡同門徒住了多日」( 徒十四28 )或「仍住在安提阿......傳主的道」( 徒十五35 )。

  B) 孤軍作戰實是陣亡

採用這樣的標題是為了更好地將世上的戰爭來比擬跨越文化施工的屬靈爭戰。傳者在跨文化的事工中,基本上等同于勇士在前線作戰,如果沒有差者的有力的後勤支援,無異於孤軍作戰,結構就是陣亡。今天,傳者必須在出發前建立由差者所組成的後勤支援部隊。這部隊必須是合一、認識差傳及委身作差者的肢體。他們與傳者有同一的目標,前呼後應地為主作工。

首先,大多數信徒都知道,禱告在神對普世的計畫堙A佔有重要的地位。禱告是什麼?「沒有神,我們不能做;但沒有我們,神便不會做。」在神的至高主權堙A神自願與人一起工作(-人同工)。在這個過程中,神應允了他兒女的信心禱告,把他的工作與人的祈禱結合起來。

「破口中的禱告」——我在他們中間尋找一個人重修牆垣,在我面前未見過站在破口防堵,使我不滅覺這國:卻找不到一個(結廿二30)。這樣的禱告,能夠把神與人刀隔的鴻溝搭通,填補前線工人的破口是十分重要的

其次,在整體的後勤支援工作上,經濟支援是最具爭議性和最普及的話題。事實上,但你提到支持傳者,大多數人只會想到「金錢」這兩個字。我們需要用不同的方法籌款,支援傳者在海外的事奉。當我們談及經濟支援的時候,就需要從聖經的教導中學習做個好管家。我們需要在施予、生活放式及理財等三方面做個好管家。

事實上,在基督徒的圈子堙A我們經常遇到許多矛盾的情況。一方面,我們為自己沒有捐助一定的數額的錢給某機構,致令快要餓死的災民而感到內疚。另一方面,又有人告訴我們,「你們有權享用神給予的富足。」

「有智慧地奉獻」在支持某些機構的時候,需要考慮這樣的情況:1、處理恰當;2、結出果子;3、分配得宜。只有能夠全面地處理好這三種情況,才能夠成為接受奉獻的團體的好管家。

再就是,除了能力(禱告)和金錢(經濟支援)以外,其他在書中提及各方面,包括:認同、總務、溝通和關顧都很重要。如果我們用世上的戰爭來比擬跨越文化施工的屬靈爭戰。那麼,根據人類戰爭的經驗,「溝通」可以看作是後方與前方勇士之間的通信聯絡,這種重要性當然是不言而喻的;「關顧」則可看作是火線受傷的醫療救護方面的工作,這也是不可或缺的。論到這一點,人們可能會認為,傳者握有神得真道,不會在前線受傷,這是不切實際的。

 

最後,本人仍然借用保羅在羅馬書十15明確地指出:「若沒有奉差遣,怎能傳道呢?」的教訓來表達本人對差傳的認識,作者將「差與傳」作為書名有一點反諷幽默含義,因為它們根本就是一體的,即,差與傳差與傳建議為差與傳不可能分離更貼切。因為差遣和傳講的角色是同等重要,兩者息息相關,是不可分割的。

 

《環球華人宣教學期刊》第六期,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