處境探討 02

福音粵曲──本色化的長者佳音?


鄭曉春 - 建道神學院道學碩士課程三年級學生


|回主題文章選單|

一、引言

香港正在老化是不爭的事實──65歲及以上人口將在2030年達總人口的27%[1]如何向長者傳福音實在是教會不容輕視的使命,而近年福音粵曲的熱潮持續流行,成為向長者佈道時的常用方法,甚至連有一百餘間教會的宣道會區聯會傳道部,亦在今年推出福音粵曲佈道事工。[2]到底福音粵曲是否本色化的長者佳音呢?

本文先追源溯本,了解福音粵曲與其直接及間接的載體──粵曲及粵劇的關係,再透過研究福音傳播中心出版的三本粵曲詩集的內容、用詞及曲調,探討其內容是否符合整全福音,最後會對福音粵曲的創作提出建言。

 

二、追源:福音粵曲與粵曲的關係

  福音粵曲,顧名思義,是借用粵曲調子,填上了福音訊息的歌詞。由於其與粵曲關係密切,故我們要尋根究柢的話,須先來看看什麼是粵曲及粵劇,從而觀此二者的特性,對福音粵曲造成什麼影響。

2.1 粵劇小曲=粵曲=來源多元

粵曲源於粵劇,兩者關係密切。[3]中大音樂系教授余少華指出粵曲和粵劇的音樂無顯著分別,因其演出的場合不同,二者漸在製作及排上有所區別。例如在歌壇演出的粵曲比粵劇舞台上的唱段,對唱功的要求更高。[4]故此,我們不妨將粵劇中使用的小曲與粵曲先等同視之,因它們都是有穩定的旋律,可以填上新的唱詞。

 

2.1.1從粵劇在港歷史看其摻雜百家

我們先來看粵劇的歷史,從中既可以看到其包容甚廣,再生能力亦高,也可以對福音粵曲為何以其為載體略窺一斑。粵劇,又稱「廣府大戲」,是廣東省最大的地方戲曲劇種,有三百多年歷史,在廣東、廣西、香港及澳門都甚為流行,美洲、歐洲、澳洲及東南亞華僑居住的地區亦常見演出。粵劇的形成情況十分複雜,明代的弋陽腔、昆腔,清初以來的西秦戲、漢劇,甚至江蘇、河南、安徽、湖南、河北、廣西等地的戲曲藝術,都對粵劇有不同程度的影響。[5]

  粵劇的採納百家其中一個代表階段是由三十年代初到四十年代初,薛覺先的覺先聲劇團和馬師曾的太平劇團互相競爭,成為「薛馬爭雄」的年代。因競爭而令粵劇得以進步的結果計有:致力編寫反映時代精神的新戲,題材古今中外俯拾;吸收西洋樂器;革新舞台美術,如改變服飾,採用油彩化妝,將電影的舞台裝置,燈光、佈景、道具等用於粵劇演出。其中馬師曾設立西樂部,採用小提琴、色士風、班祖及電吉他等,又借鑑外國名演員差利卓別靈的幽默滑稽,創造生動活潑的演出方式。[6]

  到五十年代,受戲曲電影的打擊,粵劇開始走下坡。[7]迄六十年代中期,新一代年輕人接受西方文化,視粵曲為舊東西。及至無線電視興起,晚上市民多留在電視機前,到歌壇聽粵曲,在戲院看粵劇的顧客大量減少。[8]

八十年代的粵曲卻告復甦,因香港電台在一九八四年推出的「香江樂府」節目,邀約不同的業餘粵曲團體擔綱演出,鼓勵粵曲愛好者多唱多學,對八十年代粵曲的復甦,功不可抺。另外,唱粵曲成為香港部份名嬡的嗜好,同時一些追尋高雅文化藝術的成年人,也愛上粵曲,紛紛成立樂社,引吭自娛。另一方面,粵劇名伶參加演唱會,對招徠觀眾,很有號召力,從而亦刺激整個粵曲消費市場。[9]

在九十年代的香港,在很多場合和媒介都可以看到粵劇或聽到粵劇音樂(包括粵曲在內)。[10]

  總括而言,粵劇在香港就像潮流必然的循環,是興而衰,然後再告復甦,但規模已不如當年的興盛期。其中八十年代到九十年代的復甦,相信也對大約在此時期出現的福音粵曲,帶來了催生的作用。

 

2.1.2        從小曲的來源看其匯容百川

我們再來微觀些看粵曲,在粵劇音樂中使用的小曲包括很多種不同來源的曲調,據榮鴻曾的研究指出,這些來源包括:

1.      民歌,如《馬車夫之歌》是新疆民歌,用於《龍城虎將振聲威》

2.      都市歌曲,如《雷鳴金鼓戰笳聲》,借自《叮嚀》、《夜上海》及《送君》三曲的旋律,都是國語時代曲。

3.      其他地方劇種,如京劇《南梆子》,曾用於《虹橋贈珠》

4.      廣東音樂,即絲竹音樂如《平湖秋月》、《賽龍奪錦》及《旱天雷》均在很多粵劇及曲中出現

5.      特為一部粵劇寫的小曲,如《搖紅燭化佛前燈》中,小曲《紅燭淚》就是王粵生特為此劇而編。[11]

  從中,我們也可以略為掌握福音粵曲的背後,不是純粹的廣東音樂,而是來源甚多的再創造。

 

2.2 粵劇與宗教的關係

郭英德在《世俗的祭禮──中國戲曲的宗教精神》引言中指出「中國戲曲是世俗的宗教祭禮。有了宗教,並不一定就會產生戲曲;但是沒有宗教,戲曲是絕然不會產生的。」[12]到底粵劇與宗教關係如何呢?

香港的粵劇與宗教亦關係密切,特別是民間信仰方面。值得注意的是粵劇藝人多拜華光帝為祖師,並將之視為行業的保護神,向之祈求趨吉避兇,演出順利。故每逢曲曆九月廿八日拜華光師傅就成了粵劇界的傳統習俗。[13] 

除拜華光帝外,按演出場地分,粵劇演出可分為戲院戲和神功戲,前者的演出場地有新光戲院及各區的文娛中心,後者則是在臨時搭建的戲棚,因應傳統習俗需要演出。[14]六十年代,戲院上演粵劇每下愈況,粵劇班多在戲棚演出神功戲,或為籌募慈終費演出。[15]在八十年代,香港的粵劇演出,每年有三分二與神功戲有關。九十年代,則略為減少,約佔五分之二。[16]

神功戲是指在某些傳統節日中,如神誕、打醮、廟宇開光等上演的戲曲,是為神做的功德,多在神廟前或球場臨時搭成的戲棚舉行,以達讓神在視覺上達到觀戲之便利。在香港演出的神功戲多為粵劇,去年就約有三百場。神功戲有特定的儀式,如請神、拜先人、拜戲神、破台、封台、送神等。[17]

到底,與神功戲關係也顯得密切的粵劇與粵曲,會帶給福音粵曲什麼影響嗎?

 

2.3福音粵曲的出現

2.3.1 萌芽:廿世紀九十年代

  到底福音粵曲何時出現呢?筆者在本年114日透過搜尋器google檢索,發現約有55,100項符合福音粵曲的查詢結果。但到底它是何時出現,卻沒有一個明確說法,只可以說最早的記錄應見於上世紀的九十年代。

  福音粵曲萌芽於九十年代之說,是因為八十年代中至九十年代正是粵曲在港的復甦階段,作為粵曲副產品的福音粵曲,理應是在此潮稍後期出現。另外在2001年的有關報導中,可以看到的是回顧過去十年,本港出品的福音粵曲產品不多,約有七張作品,有最早期福音傳播中心出品的四張《喜訊》,也有個別對粵曲有興趣的信徒與基督教媒體合作出品的創作,如胡美儀、紅虹及白雪紅等。[18]另外,我們也可以看到提供福音粵曲獻唱服務的「百代基信」,也是在1997年底註冊成非牟利福音演藝佈道團體。該團體主要透過基督教表演藝術的演繹,代辦各類大小型佈道演藝聚會。[19]

 

2.3.2 出現福音粵曲的原因:回應中老年人的需要

  在可能是第一本印刷成冊的香港福音傳播中心《喜訊──福音粵曲詩集(再版)第一、二合集》,其序言<福音粵曲之源起>一文一語道出了福音粵曲的功用──佈道之需:「我們若要向中國人宣揚福音,使福音在中國國土中落地生根,中國音樂應可扮演一重要角色。」「近年,在基層佈道中,出現了一些『福音粵曲』來,就是將一些富有民族性的廣東音樂,填上了福音性的詞句;結果他們非常受落,向老人長輩及基層傳福音就這樣有了新的突破!」[20]

這從筆者在網上看的有關福音粵曲的報導一樣,也是著注佈道為上,常見應用於佈道會,還成為福音電影如《極度智能》中的橋段,[21]甚至連天主教亦見使用,[22]亦見到有些教會甚至在崇拜中亦有獻唱福音粵曲。歸納福音粵曲受歡迎的原因,可有說是主要是回應中老年人的需要。

如上所述,粵劇及粵曲在本港雖有興衰期,但至今仍持續成為以廣東人士居多香港人的業餘興趣。根據六年前的記錄,唱粵曲甚至成了香港人在深圳消費活動的第5位。[23]故福音粵曲往往在佈道上有其預工鬆土之用,尤其是數據顯示,香港長者教育程度以未受教育及小學程度佔了七成時,[24]對他們來說,相對熟悉的粵曲曲詞,可能來得親切入耳。

現為宣道會區聯會傳道部部員的宣道會牛頭角堂周婉珍姑娘,曾在靈實醫院當了三年義工。她指出「因為該院的院友大部份是中年或以上的人,粵曲對他們來說是相當有吸引力的,甚至一些原本不想來參加聚會的院友,如果知道有福音粵曲聽,都會出席。我曾是三福隊長,所以在唱完歌後,就會在牀邊佈道。感謝主!那幾年,有院友因而信主受洗。另一方面,在教會我也參與個人佈道工作,面對長者時,我會先唱福音粵曲吸引他們,然後以此打開話匣子,效果相當理想。」於是,她亦與其他部員分享,大家都認同:隨着香港人口老化,長者事工的需要愈來愈大,福音粵曲佈道的發展必定相當樂觀。因此,傳道部今年推出福音粵曲佈道事工,在四月舉辦了異象分享會,七至十二月將栽培核心成員。[25]

  區樹洪健康中心傳道人譚玉冰回憶起兩次相似的經歷:中心先後曾有兩位熱愛福音粵曲的老人家,歌詞也背得「滾瓜爛熟」,但不幸患上癌病,即使有幾份打印的歌詞,與病魔戰鬥時,也支撐著虛弱的身體,一字一句,用毛筆字抄寫。那一刻只有福音粵曲才可幫他們傳情達意。從事老人服務多年的譚姑娘說:「年長一輩有固定文化和價值觀,沒有太多途徑令他們接受基督的信息,除了飲飲食食外,就只有聽粵曲較為接受。」[26]

  但粵劇是上了年紀才會進行的活動,將來豈不逐漸式微,是否難以成為長者佳音?陳守仁指出這是錯誤的觀念,因為不少人到中年會忽然愛上粵劇。根據粵劇表演的數字顯示,去年共有約1570場次演出,入座率亦頗高,情況多年來亦相若。現在有些中、小學在校內會舉辦粵劇興趣班,吸引不少學生參加。近年香港政府亦投放資源推動粵劇,在演藝學院和香港八和粵劇學院開設粵劇培訓證書課程,並將粵劇訂為三三四學制的中六音樂課程必修科目之一。[27]

另外,香港的新移民亦以廣東省為多,接觸社區人士的嘉年華會,[28]這是因為粵曲既白話化又充滿戲劇性,是廣受廣東一帶民間歡迎的藝術,也是中國自己文化的產物,福音粵曲自然大大減退「洋鬼子」、「洋教」的色彩,中國人容易有親切感,在面對新移民和老化問題的香港教會應有大派用場的空間。[29]

 

三、從《喜訊》論福音粵曲

  福音粵曲無疑對中老年人及新移民都具吸引力,但它真的是福音佳具嗎?筆者主要研究福音傳播中心出版的三本粵曲詩集的三十一首福音粵曲的詞及調,既探討其思想及用詞,又對其曲調略作研究,以供選用福音粵曲做為佈道工具者參考。

 

3.1 內容分析

  文以載道,筆者認為詩歌亦是要載道,強調的整全及正確的內容,不然就會在唱者沒有什麼防備機制下,慢慢受之潛移默化,令人憂心。浸神音樂副教授陳康也強調歌詞才是傳遞信息、真理的所在,也只有歌詞的內容,有改變人思想的可能。他亦引述神學家奧古斯丁對此的體會:「若然我們對一首詩歌的感動,是來自音樂或演奏者本身而非來自歌詞信息的話,我們是已經犯罪了。」 [30]

故接下來主要從神觀及苦難觀去審視福音粵曲的內容。筆者也發現其部份用詞也與民間宗教用語關係甚近。  

 

3.1.1 神觀:三位一體

  先來看神觀,三位一體的教義是我們基督教信仰的核心。Erickson指出這教義的基本要素是我們面對的是獨一神,父與子都有同樣的神性,聖靈也是如此。換言之,雖有三個位格,但同時維繫神性的合一。「三位一體中裡面某一位的功能在某一時間或次於其他的位格,但這並不意味祂在本質上是次等的。」[31]到底福音粵曲如何呈現此基本教義呢?

n          只強調天父的愛

在綜觀《喜訊》中,「神」字共出現了七十四次。「父」一字出現九次,包括「天父」及「父神」等。父神是讚頌的對象,因為祂的慈愛庇護。<頌讚神恩>就是一個典型代表,「翩翩歌舞讚頌父神,禍困中休怨憤,慈愛父神手庇護於掌心間」,「父神親你,強如萬種寶珍放祂眼前」。<神愛世人>中「神願作你父神,永生永同行在這裡,強調的是父神完全愛的一面,卻沒有看到愛之外的另一面──公義。這會否令人誤以為這就是神的全部呢?以致於所傳的就是潘霍華所說的不用付代價、「廉價的」福音呢?這會留待下面探討苦難觀時再論。

 另外,在創造觀方面, <頌讚神恩>「全是父神,造了它兼照顧,讓你聲聲讚嘆!」這兒只強調了父神是世界的創造及護理者,顯然不是三位一體的創造觀,是否有誤導成份?還是作者把父神不等同聖父,而是三位一體之神呢?

 

n          以聖子為重

  在三種位格中,由於福音粵曲強調的是救贖,故聖子出現的次數最多。像「基督」一詞共有39次,「耶穌」6次。當然這還沒計算稱呼「主」、「救主」的。我們也看到與基督有關的是「十架」出現10次,「救贖」11次,以及「拯救」6次。

由於福音粵曲是用於佈道居多,內容強調救贖無可厚非。不過,筆者曾在某大教會實習時,長青團契每週的聚會例必會唱幾首的福音粵曲,內容大多都是與基督的愛及十架的救恩有關,這對於新朋友固然有其傳福音的作用,但對於大多數已信主的長者來說,無疑是有不斷予以提醒之效,但會否仍止於剛入門檻的階段,以致靈命仍是未趨成熟呢?

 

n          聖靈與「神靈」

「聖靈是活潑的運行於信徒的生命中;祂就住在我們裡面。聖靈是三一神中特別的一位,三一真神整體藉着祂在我們裡面動工。」[32]然而,在31首福音粵曲中,「聖靈」一詞幾乎是絕無蹤跡,只出現在<喜訊>中有一句「聖靈在呼喚, 罪人卻輕視」,從中也略述了聖靈在人心的工作。但若只一次出現,是否對聖靈工作的「輕視」?

另有三首也略有提到聖靈的包括了<救恩歌>中「獲賜新生,重活過,靠新靈,在這新生活,我的一生多穩妥。」此句顯然也與聖靈有關,但是用「新靈」,不知長者會否聯想到是「聖靈」呢?

另兩處與聖靈有關的,但卻可能會出現與民間信仰扯上關係的誤導的,包括<救主降生>「神靈究竟在何方?在天邊遠近處,在悲哀快樂處,亦可充滿在你心內!」<創世與救恩>「神靈充滿宇宙間,將百物創成,星星鳥獸木草皆讚頌佢名」。

為什麼這些唱詞可能與民間信仰扯上關係呢?因為正如前面說過,戲曲是與宗教關係甚為密切,而粵曲及粵劇亦與神功戲關連甚大。陳守仁指出「神仙」、「仙境」、「鬼魅」、「妖怪」、「道士」及「法術」等宗教意象一直是地方戲曲(包括粵劇)創作的靈感泉源。[33]所以,當撰寫福音粵曲者以「神靈」代替「聖靈」,寫「神靈」無遠弗屆,悲喜同在,更「可充滿在你心內!」,無疑是表達聖靈在人心內的工作,寫「神靈充滿宇宙間,將百物創成」無疑是表達了三位一體神的創造觀,然而,筆者懷疑的是看慣粵曲及粵劇,並熟悉其用語的長者會想到什麼呢?筆者雖觀劇不多,但像一些粵劇主角遭遇急難時,「神靈保佑」這些用語是立刻就會想到的。

根據《國語辭典》,「神靈」有兩種意思,一是指神祇。像《漢書˙卷二十五˙郊祀志上》:「神靈之休,祐福兆祥。」第二是指神奇、不平凡。像《史記˙卷一˙五帝本紀》:「黃帝者,少典之子,姓公孫,名曰軒轅,生而神靈,弱而能言。[1][34]但第二種的意思顯然亦與神祇有關。筆者在122日用google搜尋「神靈」一詞時,發現亦有1700多萬的記錄,其中提到道教崇奉的神靈種類繁多,[35]還提到埃及的獅身人面像等亦是具保護作用的神靈。[36]由是之故,不得不令人想到若果撰寫福音粵曲的曲詞時,用詞若是跟民間宗教的無異的話,顯然會令有這些經驗者有立刻的聯想。這將在下文談及用詞時再予以分析。

 

3.1.2 從永福的信仰看苦難觀的匱乏

如果速讀這31首福音粵曲,救贖以致可以有快樂生活,可以享永福,成了主旋律。這就是福音的整全嗎?

先從數字方面看吧!我們看到的是連題目在內,四個出現最多的用詞是:「恩」96次,強調上帝的恩,像<頌讚神恩>「謝祂施恩愛無限」。「愛」出現了71次,也是歌頌神的愛。像<歡樂人生>中「基督愛你,真心真意」。至於「樂」41次,像<今天樂相聚>中「同獲永生愛,享永福歡樂年年」。而「福」則有39次,其中以出現15次的「祝福」最多,而<好消息>中「天家福樂在人群」則一語道破了信主後的蒙福。

  然而,苦難呢?<讚歌>中「愁悶困苦盡化煙」,或者像<歡樂人生>中「基督愛你,真心真意,佢令你心溫暖,開解你愁眉,苦困中添優美,愁共怨,都拋棄。」這些詩歌除了<頌讚神恩>提過「在病榻中休怨恨神」及<祝福您>「只要堅心依靠順應祂,抵抗病惡纏」外,大部份作品都只是講信主後的好處,但這對信徒真的是有靈程中成熟的幫助嗎?即若是對未信主者唱的佈道福音,是否只是那種「廉價」福音的推銷呢?這會不會導致像中國不少農村信徒那樣,把菩薩偶像拆掉了,卻換上成了「基菩薩」的耶穌基督呢?

  但如果我們定睛耶穌基督的十字架,以祂為榜樣的話,卡森指出就不可避免有如此結論:我們同樣也要以我們較微小的方式,預期如耶穌一樣不公平地受苦。彼得強調這種不公平的苦難,是我們基督徒被召的事工。[37]卡森強調把焦點放在基督的十字架,不僅使我們將信心立基於慈愛信實的神,也給我們設立一個無法超越的榜樣──他犧牲與救贖的大愛。[38]唐佑之牧師在《苦難神學》一書緒論中開宗明義道出:「苦難是人生峻嚴的現實,是一種奧秘,無法解釋,不能明白,無可尋究。然而這卻是普遍的現象。無從避免,無法否認,無可逃脫,苦難仍是人心基本的探索,設法瞭解受苦的意義與目的」。[39]

然而,福音粵曲大部份卻是信主後很「八達通」的思想,強調的只有歡笑,這會否也貼近成功神學,卻忘記了這世界的苦難是必然的。但我們要注意的是生活在墮落的現世,我們這班信了主的人,「無法逃避介入世界中的惡事與苦難。」[40]

 

3.2 用詞中的佛語?

  我們可以觀察到為了令用詞文雅,貼近粵曲的風格,故福音粵曲中許多用詞亦與佛教用語,及一些約定俗成的民間神怪故事用語扯上關係。

 

n          前塵

如<讚歌>中「莫記前塵,盡棄浮華」,「前塵」亦為佛教用語。佛家指人世間當前虛妄的塵境。語出《楞嚴經˙卷二》:「一切世間大小內外諸所事業,各屬前塵。」[41]

 

n          苦海

<齊歌唱>中「齊歌唱,同慶賀,脫開苦海沈淪」,苦海是用以比喻痛苦的處境。這其實也是佛教用語,乃以比喻生死輪迴的三界。《六祖大師法寶壇經˙行由第一》:「汝等終日只求福田,不求出離生死苦海。」[42]

 

n          機緣

<救恩歌>「離罪惡接受救恩,莫叫機緣怱怱過」,而這「機緣」一詞也是佛教用語,是指眾生信受佛法的時機和因緣。《景德傳燈錄˙卷四˙嵩嶽慧安禪師》:「讓機緣不逗,辭往曹谿。」[1][43]

 

n          現身

<救主降生>中「救主經已現身下來」,這「現身」一詞亦為佛教用語。指佛、菩薩以化身顯現。[44]

 

n          眾生

  另外我們可以注意到的是「眾生」共出現六次,<救主降生>「基督降地球上,眾生一心齊共仰」,又如<共證神恩>「廣賜散居四方眾生,妙愛願你心景仰」。眾生是指一切有生命的動植物,而此詞亦為佛教用語,乃指一切有情識作用的生物。亦即天、人、阿修羅、畜生、餓鬼、地獄六道輪迴的各種生命體。大唐三藏取經詩話上:貧僧奉敕,為東土眾生未有佛教,是取經也。亦作有情、有識。[45]

 

n         

  至於與災難有關的如<真神之愛>「世間多災劫難」,劫:梵語音譯劫波(kalpa)的略稱。一個極為長久的時間單位。佛教以世界經歷若干萬年即毀滅一次,再重新開始為一劫。如:大劫、小劫、賢劫。。[46]<頌讚神恩>中「萬劫之中也讚頌神」,萬劫:極長的時間,永遠。佛家稱世界一成一毀為一劫。唐代詩人李白的<短歌行>中即有「蒼穹浩茫茫,萬劫太極長。」[47]

 

n          救苦救難

<神愛世人>亦有一句「甘心釘在十架犧牲救苦救難」,救苦救難是拯救人的痛苦與災難,但一般與民間神靈的救助有關,如。《水滸傳》第34回:「劉高在馬上死應不得,只口裡念道:救苦救難天尊!」《初刻拍案驚奇》卷八:「弟子虔誠拜禱,伏望菩薩大慈大悲救苦救難,廣大靈感,使夫妻再得相見!」[48]

 

n          下凡

  <頌讚神恩>「親身下凡成就救恩」,用下凡一詞極易想起神仙故事。[49]例如筆者曾看過的粵劇《寶蓮燈》,就是講華山聖母下凡與人結親,後被哥哥二郎神壓於華山之下,乃發展出其子沉香要劈開華山救母的故事。

 

n          感應

<神愛世人>中,「若有感應,自會感激救主免災難」,感應是指人以精誠感動神明,神明自然會回應人。這裡的神明當然是指民間宗教所信之神。《漢書》卷二十五˙郊祀志下亦有記載:「皆有神祇感應,然後營之。」[50]

 

  若要做個小結的話,我想上述這些用詞其實在我們日常生活中亦會應用,我們也在約定俗成,以及潛移默化間,不知不覺用了這些歷史淵源流長的用詞。即若在1919年出版的聖經和合本譯本,無可避免亦出現了部份我們上述的用詞,例如原文為「困境、危難、困難」及「煩惱的, 競爭的妻子[1]」之意的「苦海」一詞,亦見於撒迦利亞書十章11:「耶和華必經過苦海,擊打海浪,使尼羅河的深處都枯乾。亞述的驕傲必致卑微;埃及的權柄必然滅沒。」[51]「眾生」一詞在聖經中亦見於多處:「亞當給他妻子起名叫夏娃,因為她是眾生之母。」(創三20),約伯記三十23:「我知道要使我臨到死地,到那為眾生所定的陰宅。」「葉子華美,果子甚多,可作眾生的食物;田野的走獸臥在蔭下,天空的飛鳥宿在枝上;凡有血氣的都從這樹得食。」(但四12)「葉子華美,果子甚多,可作眾生的食物;田野的走獸住在其下;天空的飛鳥宿在枝上。」(但四21)。

  和合本中有這些佛語,固然是不理想的,但其版本已定,修改反而會引起諸多混亂。故亦見有其他中文譯本如新譯本等出現。然而,福音粵曲卻是生長在有許多創作及修改空間中,故創作者實在需要注意撇清用詞上與佛語及民間信仰的關係。

 

3.3 曲調

福音粵曲用的是粵曲的曲調。但我們要注意的是這些曲調的用途及來源。陳守仁指出八十年代的粵曲作品,特別是國內撰曲者之創作,一般採用較為特別或少用的音樂材料,如彈詞及梵音等。[52]什麼是梵音呢?梵音,即佛曲。有以下意思:一、在粵劇唱段中模仿佛教或道教唱白的一種方式;二、利用佛教的曲牌,作伴奏或背景音樂,如《爐香讚》及《戒定真香》。[53]筆者暫未在福音粵曲中找到梵音的成份,但相信這也值得創作者在選用哪一首曲調填寫時,宜加以細查。

接下來的兩首福音粵曲分析,亦是選擇較淺而易見令人覺得有不妥當之感的曲調。

  

3.3.1禪院與教堂鐘聲齊鳴

禪院鐘聲,雲寒雨冷寂寥夜半景色淒清,荒山悄靜,依稀隱約傳來了夜半鍾,鐘聲驚破夢更難成。是誰令我愁難罄,唉悲莫罄。情緣泡影鴛鴦夢,三生約,何堪追認。舊愛一朝斷,傷心哀我負愛抱恨決心逃情。禪院蕭蕭歎孤影,仿似杜宇哀聲泣血夜半鳴,隱沽澗絕嶺,菩提已伴我苦敲經,凡塵世俗那堪複聽。情似煙輕我禪心修佛性,夢幻已一朝醒,情根愛根恨根怨根,春花怕賦詠。情絲愛絲愁絲怨絲,秋月怕留情。情心早化灰,禪心經潔淨。爲愛爲情恨似病,對花對月懷前程,徒追憶花月證,情人負我。變心負約太不應,相思當初枉心傾,怨句妹妹你太薄幸。禪院鐘聲深宵獨聽,夜半有恨人已淚盈盈。

福音粵曲<教堂鐘聲>採用的就是<禪院鐘聲>這粵曲曲調。看了上述文字,大家都可能略為了解主角愛上了一個女子,他去外地苦讀並求取功名後,回到家鄉卻發現自己的心上人已經和別人結婚了,於是他就出家了,剃度的當天晚上,他想起負心人的無情無義,再也難以自已,於是在寺廟奡N著鐘聲、風聲及木魚聲,唱出了自己的滿腹悲苦和對負心人的譴責。[54]

  由於此首<禪院鐘聲>太深入民心,筆者記得不少電視籌款節目,明星都會選唱此曲。<教堂鐘聲>的內容無疑絕無違背信仰處,講的是信主得救,也要虔誠,以及看聖經等。筆者猜想選用此曲者,無疑有向高難度發挑戰信的勇氣,特別是以「教堂」取代「禪院」,絕對是這麼多首粵曲中本色化的代表作。

繁華世界,有無盡痛苦悲哭聲,聲聲怨恨,皆因此際臨絕境,悲哀泣訴,向天傳情,幸蒙上帝垂憐憫兼俯聽;傳來救聲,心中多安靜,屈膝傾聽,耶穌施救贖,令我心高興,世間恩怨恨愛,惹下痛心無名,縱使酒醉會清醒,所愛亦會消失,彷似浮萍,不應再自騙!繁華內有苦境,人人要面對死症!神愛數不清,誰都可以受領。日日看聖經,默禱向主,頌恩向主,心中得潔淨;耶穌救主,慈恩好施,諸天也承認;如今應深信祂,從此不需怨命!為了未來好光景,滿心壯志豪情,人間雖多罪性,全能上會把萬惡都肅清,基督恩深最彪炳,戰勝黑暗救我命。齊聲歡呼,天軍也和應,別再抱憾全心要虔誠。(兩次,第二次更快)

  但是,一如陳康所言,把新詞放到舊歌時要加倍小心,要慎防舊歌是否有特別的意思和聯想。若然的話,就會大大扭曲歌詞的意義,「因為耹聽者的專注都會集中在曲調多於歌詞。再者,一首耳熟能詳的歌曲,讓人減少了自由想像的空間,因為他的思想會被聯想所操縱。」[55]做為對<禪院鐘聲>較為熟悉的聽眾如我,雖然未曾聽過<教堂鐘聲>的演唱,但相信唱時也會想到舊詞,特別是這首曲的特色也在於一次比一次快時,聽者更無許多空間去細思內容。故選用時實在值得細思。

 

3.3.2多情才是快樂人嗎?

福音粵曲<快樂人>用的是<哪個不多情>曲調,一看此曲牌,即有不正經的感覺。翻查之下,應用此曲牌的兩個例子果然如是。像用在《風流天子》:「鞭花拂柳露珠飛濺,知佢有意想摘純潔白蓮。我寧為玉碎心最堅,唯一之希望立刻出禦園。唉冇翼我嚸飛呢,確系夠驚險,皇是尋花蜂采花心易見。」而另一例《沙三少──情挑銀姐》則更顯而易見:

旦:芳心早已付於三少,春宵媟t比翼同渡鵲橋,甜言和蜜語將愛表。

生:情堅金石我為戀嬌嬈。

旦:哎呀你戒就戒輕佻。

生:我愛呀愛阿嬌。

旦:郎熱情相邀,

生:把佢芳心挑逗了。[56]

  毋用多說,筆者的建議仍是選用曲調時,填詞者須花時間查考這些曲調的應用情況,像上述兩例,筆者也是在互聯網上一經搜尋找到的。當然,這些福音粵曲創作之時,相信仍是互聯網未曾十分流行之時,但是筆者相信如果可以請教對粵曲甚有了解的人士,相信亦不會有錯用這些帶有黃色背景的曲調。

 

四、建言:讓福音粵曲成為長者佳音!

  艾利克森指出聖經清楚地說明任何年齡的人,包括年紀非常老邁者,都是完完整整的人,是神看為有價值的人。面對老人時遭輕看,年輕才值得崇拜的西方文明,他認為尊重老人的主動力極可能來自宗教價值:個人價值的衡量不只是看他能為他人什麼,「神不是單因我們能為祂作什麼而愛我們,卻更為了祂能為我們作事,能供給我們關注而愛我們。而且因為神與老人長久以來的關係,神必然看他們為更有價值的。」[57]在面對老人不再是「家有一寶」的香港社會,福音粵曲是否有助老人相信福音,以致可以重新肯定自己在神愛中的價值呢?到底福音粵曲如何才可以成為長者佳音?

  要談這些問題之先,先來看聖樂的意思。中大音樂系教授羅炳良將聖樂的特徵及定義歸納如下:

一、聖樂必須具備最優良的品質,不一定是艱深的,也許是淺易的,如果是翻譯的聖樂則必須盡本身能力以求做到信、雅、達的地步,把最好的獻給神。二、寫成的詩歌特別只為用在教會,並無其他用途或任何副作用。其實,音樂是沒有「聖」和「俗」之分,音樂之所以為聖是因為父神悅納我們分別為聖的祭物,優特的西方音樂,東西方的民歌,古老的,近代的,有調的,無調的,都可以是聖樂。[58]

  筆者也認同聖樂無聖俗之分,也認同可以採用的音樂是古老的,近代的都可,因為早期基督信徒們聚會祈禱時,很自然地就依照古猶太教的風俗習慣,如直接選用很多禮祭上的儀式、經文、唱或誦的方法,甚至是早晚的日課經等。[59]

馬丁路德改教之初,很多禮儀及經文仍沿用天主教的方式。[60]巴哈的O Sacred Head之調性,就來自當代酒館飲者常唱的旋律。拜占庭教會唱的詩歌,就是根據十八、十九世紀的俄國詩歌演變來的,衛斯理也將世俗的音樂化為教會音樂。[61]

  基於以上之故,筆者亦認同以粵曲作為福音的載體之一。不過,筆者有以下建言:

一、在內容上,筆者認為創作者要謹記音樂只是「被造之物,不是造物者,不是救主,音樂不能救人」,聖樂的角色是「引導人敬拜三位一體的神,其目的就是要除去人心的許多營壘和障礙(賽四十3-4),讓『耶和華的榮耀顯現在有血氣的人』身上(賽四十5)。」[62]故此,如何在福音粵曲中將三一真神這基本教義彰顯,也實在需要創作者從聖詩中吸收經驗,然後再將之本色化地變成粵曲用詞。

另外,值得提出的是福音粵曲的內容要帶整全的福音,就一定要宣講背十架是要付價的。因為信徒不想按聖經行事為人,因為他們原就不知道信仰是要付代價的。教會若期望信徒按聖經行事為人,必須清楚宣講一個「有苦難的信仰」、「重價的恩典」。信仰乃人生大事,我們在跟隨耶穌必須計算清楚代價(路十四31-33)。[63]

二、在用詞上,筆者認為要盡量與佛語及民間宗教術語撇清關係。雖然許多用語如今我們使用時亦不清楚其源頭,以致無一般用語無異時。但是若用在粵曲這與民間宗教甚有關連的載體中,極易令聽者聯想起固有的經驗時,比較認真地「洗底」是必須的。在此,筆者也建議福音粵曲填詞者可以善用由台灣教育部編訂的《國語辭典》一網(http://140.111.34.46/dict/),因為只要輸入一詞,立刻可以幫忙找出其源頭。當然也有漏網之魚的,就要靠填詞者的敏感度,以免所填之詞予人瓜田李下之感。

三、在曲調上,筆者認同陳康所言,凡是音樂創作,沒有人不借用別人的音樂,。但借用是有一定的原則的:愈能和原曲的聯繫愈遠愈是安全可用。[64]因為像用<禪院鐘聲>,筆者亦覺不妥,故若能有原創的粵曲最佳。不過,在《喜訊》卻沒有一首是原創的,連<真神之愛>作曲楊翠喜,筆者初以為這位是現代原創作曲者,誰知一查之下原來雖有此人,但亦是曲牌,原先更有詞,乃以讚頌清光緒一被迫擠身青樓楊翠喜的美貌,哀其受人擺布。[65]由此亦可證明,若不加以查源再使用的話,可能不止於筆者鬧出的笑話。

 

總結來說,福音粵曲雖有許多可以改善之處,但也不失為傳福音的一種方法。如果多加改良的話,筆者相信對長者來說,這會是個進入福音大門的吸引點,但基於成聖之路漫漫,我們更需要在聖經話語簡潔清楚地教導長者,讓他們可以更能撇清與過往民間信仰包袱的關係。

 

 

參考資料

n           黃崇護監製。《喜訊──福音粵曲詩集(再版)第一、二合集》。香港:福音傳播中心,欠年份。

n           黃崇護策劃。《喜訊──福音粵曲第三集詩集》。香港:福音傳播中心,欠年份。

n           殷振強等策劃。《喜訊──福音粵曲第四集詩集》。香港:福音傳播中心,欠年份。

n           艾利克森(Millard J.Erickson)著。郭俊豪、李清義譯。《基督教神學.增訂本.卷一》。台北:華神,2004

n           艾利克森(Millard J.Erickson)著。郭俊豪等譯。《基督教神學.增訂本.卷二》。台北:華神,2003

n           艾利克森(Millard J.Erickson)著。蔡萬生譯。《基督教神學.增訂本.卷三》。台北:華神,2003

n           卡森著。何醇麗譯。《認識苦難的奧秘》台北:校園,2001

n           唐佑之。《苦難神學》。香港:卓越書樓,1995

n           羅炳良。《聖樂綜論》。香港:中國神學研究院及天道聯合出版,1978

n           陳康。《崇拜與聖樂──理論與實踐全方位透視》。香港:基道,2005

n           陳守仁。《香港粵劇導論》。香港。香港中文大學音樂系粵劇研究計劃,1998

n           林樂培。<天主教聖樂演變研究>。蔡詩亞編。《聖樂文集》。香港:香港公教真理學會,1994,頁129148

n           余少華。<香港的中國音樂>。朱瑞冰編。《香港音樂發展概論》。香港:三聯,1999,頁261360

n           包澄潔。<粵曲的曲藝化進程及其對粵劇音樂發展的影響>。陳守仁編。《粵劇音樂的探討》。香港:香港中文大學音樂系粵劇研究計劃,2001,頁181196

n           葉世雄。<鑼鼓聲中尋歲月>。香港電台十大中文金曲委員會主編。《香港粵語唱片收藏指南:粵劇粵曲歌壇──二十至八十年代》。香港:三聯,1998,頁89

n           <粵歌絃韻話滄桑>。香港電台十大中文金曲委員會主編。《香港粵語唱片收藏指南:粵劇粵曲歌壇──二十至八十年代》。香港:三聯,1998,頁1013

n           許秀芳。<陳守仁:粵劇發展業餘化>。《星島日報》,2006119日,頁E07

n           <植物人甦醒與神蹟——談《極度智能》>。《大公報》,2001210日,頁C08

n           <好鄰舍嘉年華會>。《am730》,20051115日,頁M29

n           600學生明巡行宣揚福音>。《文匯報》,20051119日,頁A24

n           <港人深圳消費至Hit十大排行榜>。《蘋果日報》,19991023日,頁E03

n           吳獻章。<談聖樂的威力──跨世紀之音>。<http://wwwlibe.ces.org.tw/library/action/disser_res_paper/%B8t%BC%D6%AA%BA%AB%C2%A4O_%A7d%C4m%B3%B9.pdf>,20061128日下載。

n           <粤曲板腔曲牌举隅>。《粵曲網上匯知音網》。http://www.forumspring.com/forums/viewtopic.php?t=560&view=previous&sid=e75faff5b1d63d4edf91090fe423520a&mforum=operasiu>,20061130日下載。

n           <香港人口推算20042033>。《政府統計處網》。<http://www.censtatd.gov.hk/press_release/pc_rm/press_release2/index_tc.jsp>,20061114日下載。

n           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統計處。《主題性住戶統計調查第二十一號報告書:修讀高等教育的情況,長者的社會與人口狀況、健康狀況及長期護理的需要》。香港:統計處,2005。網上版亦見於《政府統計處社會專題網》。<http://www.censtatd.gov.hk/hong_kong_statistics/social_topics_studies/index_tc.jsp>。

n           <道教簡介.主要神靈>。《道教文化網》。<http://www.daoist.org/culture/history/culture_history_003.htm>,2006122日下載。

n           <尋求神靈庇護 埃及有獅身羊面像>。《中青在線網》。<http://tour.cyol.com/content/2006-02/23/content_1320910.htm>,2006122日下載。

n           《百代基信網》。<http://www.geocities.com/era_creation/>,2006113日下載。

 

n           <神靈>。《國語辭典網》。<http://140.111.34.46/cgi-bin/dict/GetContent.cgi?Database=dict&DocNum=123829&GraphicWord=yes&QueryString=神靈>,20061117日下載。

n           <前塵>。《國語辭典網》。<http://140.111.34.46/cgi-bin/dict/GetContent.cgi?Database=dict&DocNum=91978&GraphicWord=yes&QueryString=前塵>,20061117日下載。

n           <苦海>。《國語辭典網》。<http://140.111.34.46/cgi-bin/dict/GetContent.cgi?Database=dict&DocNum=67763&GraphicWord=yes&QueryString=苦海>,20061117日下載。

n           <機緣>。《國語辭典網》。<http://140.111.34.46/cgi-bin/dict/GetContent.cgi?Database=dict&DocNum=77926&GraphicWord=yes&QueryString=機緣>,20061117日下載。

n           <現身>。《國語辭典網》。<http://140.111.34.46/cgi-bin/dict/GetContent.cgi?Database=dict&DocNum=99822&GraphicWord=yes&QueryString=現身>,20061117日下載。

n           <眾生>。《國語辭典網》。<http://140.111.34.46/cgi-bin/dict/GetContent.cgi?Database=dict&DocNum=112619&GraphicWord=yes&QueryString=眾生>,20061130日下載。

n           <劫>。《國語辭典網》。<http://140.111.34.46/cgi-bin/dict/GetContent.cgi?Database=dict&DocNum=80648&GraphicWord=yes&QueryString=劫>,20061130日下載。

n           <萬劫>。《國語辭典網》。<http://140.111.34.46/cgi-bin/dict/GetContent.cgi?Database=dict&DocNum=155654&GraphicWord=yes&QueryString=萬劫>,20061130日下載。

n           <救苦救難>。《教育部重編國語辭典修訂本網》。<http://140.111.34.46/chengyu/mandarin/fulu/dict/cyd/4/cyd04692.htm>,20061114日下載。

n           <下凡>。《國語辭典網》。<http://140.111.34.46/cgi-bin/dict/GetContent.cgi?Database=dict&DocNum=96809&GraphicWord=yes&QueryString=下凡>,20061130日下載。

n           <感應>。《國語辭典網》。<http://140.111.34.46/cgi-bin/dict/GetContent.cgi?Database=dict&DocNum=59815&GraphicWord=yes&QueryString=感應>,20061130日下載。

n           <苦海>。《中文線上聖經計劃網》。<http://bible.fhl.net/new/s.php?N=1&k=06869>,20061117日下載。

n           <梵音>。《香港政府教統局網》。<http://resources.emb.gov.hk/~chiopera/9.htm>,20061130日下載。

n           <潘千芊 纖纖素手慢調弦 子喉彈唱正華年>。《南方都市報》(200577日),亦見<http://72.14.235.104/search?q=cache:0ho3GNHxe40J:www1.nanfangdaily.com.cn/b5/www.nanfangdaily.com.cn/southnews/tszk/nfdsb/gzzz/fxgz/200507070928.asp+%E5%85%A7%E5%AE%B9+%22%E7%A6%AA%E9%99%A2%E9%90%98%E8%81%B2%22&hl=zh-TW&gl=hk&ct=clnk&cd=156>,20061130日下載。

n           <華光師傅祈亞藝成功>。《亞洲藝術節、亞洲文化部長論壇網》。<http://www.fsonline.com.cn/aaf/hot/200510310249.htm2006122日下載。

n           <聖方濟堂辦粵曲欣賞會 慶祝金禧帶動互愛精神 聖方濟堂粵曲班同學獻唱兩首福音粵曲>。《公教報網》。<http://kkp.catholic.org.hk/lo/lo3031.htm#Anchor-3800>,20061114日下載。

n           賀心儒、江少貞。<粵曲傳喜訊 鑼鼓報福音>。《時代論壇》第699期,2001121日。

n           陳康。<音樂能否改變人心?>,《時代論壇》第918期,200541日。

n           編輯室。<篤篤撐!開鑼啊!──我們要唱出耶穌的大慈愛>。《宣訊》第77期,20065月。

n          編輯室。<拒絕淺薄,活出聖經──我們還相信聖經嗎?(下)>。《宣訊》第60期,200412月。


[1] 根據香港統計處資料,65歲及以上人口的比例推算將由2003年的11.7%顯著上升至2033年的27%。在期間,比例的上升在2015年前比較慢(該年的比例為14.3%),之後,比例的上升速度將快得多。與此同時,15歲以下人口的比例將由2003年的16%逐漸下跌至推算期末的11%。年齡中位數的上升也可反映人口老化的趨勢,預計年齡中位數會由2003年的38歲升至2033年的49歲。<香港人口推算20042033>,《政府統計處網》,<http://www.censtatd.gov.hk/press_release/pc_rm/press_release2/index_tc.jsp>,20061114日下載。

[2] 編輯室:<篤篤撐!開鑼啊!──我們要唱出耶穌的大慈愛>,《宣訊》第77期(20065月)。

[3] 包澄潔:<粵曲的曲藝化進程及其對粵劇音樂發展的影響>,陳守仁編:《粵劇音樂的探討》(香港:香港中文大學音樂系粵劇研究計劃,2001),頁182

[4] 余少華:<香港的中國音樂>,朱瑞冰編:《香港音樂發展概論》(香港:三聯,1999),頁277

[5] 葉世雄:<鑼鼓聲中尋歲月>,香港電台十大中文金曲委員會主編,《香港粵語唱片收藏指南:粵劇粵曲歌壇──二十至八十年代》(香港:三聯,1998),頁8

[6] 葉世雄:<鑼鼓聲中尋歲月>,頁9。共頁89

[7] 葉世雄:<鑼鼓聲中尋歲月>,頁9。共頁89

[8] <粵歌絃韻話滄桑>,香港電台十大中文金曲委員會主編,《香港粵語唱片收藏指南:粵劇粵曲歌壇──二十至八十年代》(香港:三聯,1998),頁12

[9] <粵歌絃韻話滄桑>,頁12。共頁1013

[10] 陳守仁:《香港粵劇導論》(香港:香港中文大學音樂系粵劇研究計劃,1998),頁13

[11] 陳守仁:《香港粵劇導論》,頁233234

[12] 同上,頁17

[13] <華光師傅祈亞藝成功>,《亞洲藝術節、亞洲文化部長論壇網》,<http://www.fsonline.com.cn/aaf/hot/200510310249.htm2006122日下載。

[14] 許秀芳:<陳守仁:粵劇發展業餘化>,《星島日報》,2006119日,頁E07

[15] 葉世雄:<鑼鼓聲中尋歲月>,頁9

[16] 陳守仁:《香港粵劇導論》,頁17

[17] 許秀芳:<陳守仁:粵劇發展業餘化>。

[18] 賀心儒、江少貞:<粵曲傳喜訊 鑼鼓報福音>,《時代論壇》第699期(2001121日)。

[19] 《百代基信網》,<http://www.geocities.com/era_creation/>,2006113日下載。

[20] <福音粵曲之源起>,黃崇護監製:《喜訊──福音粵曲詩集(再版)第一、二合集》(香港:福音傳播中心,欠年份),頁2

[21] 此片是講母親照顧植物人兒子的故事。其中胡美儀飾演的母親,在片中以福音粵曲傳達愛心﹐雖遇挫折而不悔。<植物人甦醒與神蹟——談《極度智能》>,《大公報》,2001210日,頁C08

[22] 聖安多尼堂主辦名為「耶穌出巡愛西環」的出巡活動,希望借此宣揚基督福音。又安排福音粵曲獻唱,希望街坊更能接受天主教。<600學生明巡行宣揚福音>,《文匯報》,20051119日,頁A24。另見在聖方濟堂亦辦粵曲欣賞會,開場及完場兩首大合唱的福音粵曲「愛人如己」及「賀歲歌」,歌詞都是由基督教姊妹提供的,場面熱鬧。<聖方濟堂辦粵曲欣賞會 慶祝金禧帶動互愛精神 聖方濟堂粵曲班同學獻唱兩首福音粵曲>,《公教報網》,<http://kkp.catholic.org.hk/lo/lo3031.htm#Anchor-3800>,20061114日下載。

[23] <港人深圳消費至Hit十大排行榜>,《蘋果日報》,19991023日,頁E03

[24] <按教育程度劃分的長者數目>,未受教育/幼稚園:348400人(35.3%);小學362700人(36.8%);中學/預科:208600人(21.2%);專上教育:66000人(6.7%)。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統計處:《主題性住戶統計調查第二十一號報告書:修讀高等教育的情況,長者的社會與人口狀況、健康狀況及長期護理的需要》(香港:統計處,2005),頁62。網上版亦見於《政府統計處社會專題網》,<http://www.censtatd.gov.hk/hong_kong_statistics/social_topics_studies/index_tc.jsp>。

[25] 編輯室:<篤篤撐!開鑼啊!──我們要唱出耶穌的大慈愛>。

[26] 賀心儒、江少貞:<粵曲傳喜訊 鑼鼓報福音>。

[27] 許秀芳:<陳守仁:粵劇發展業餘化>。

[28] 基督教香港信義會鴻恩堂致力發展新移民工作時,就曾舉辦嘉年華旨在接觸更多社區人士。內容除福音粵曲外,還包括醒獅表演、魔術表演、默劇表演、中樂表演、幸運大抽獎、敬拜讚美及攤位游戲等。<好鄰舍嘉年華會>,《am730》,20051115日,頁M29

[29] 賀心儒、江少貞:<粵曲傳喜訊 鑼鼓報福音>。

[30] 陳康:<音樂能否改變人心?>,《時代論壇》第918期(200541日)。

[31] 艾利克森(Millard J.Erickson)著,郭俊豪、李清義譯:《基督教神學.增訂本.卷一》(台北:華神,2004),頁510512

[32] 艾利克森(Millard J.Erickson)著,蔡萬生譯:《基督教神學.增訂本.卷三》(台北:華神,2003),頁910

[33] 陳守仁:《香港粵劇導論》,頁23

[34] <神靈>,《國語辭典網》,<http://140.111.34.46/cgi-bin/dict/GetContent.cgi?Database=dict&DocNum=123829&GraphicWord=yes&QueryString=神靈>,20061117日下載。

[35] <道教簡介.主要神靈>,《道教文化網》,<http://www.daoist.org/culture/history/culture_history_003.htm>,2006122日下載。

[36] <尋求神靈庇護 埃及有獅身羊面像>,《中青在線網》,<http://tour.cyol.com/content/2006-02/23/content_1320910.htm>,2006122日下載。

[37] 卡森著,何醇麗譯:《認識苦難的奧秘》(台北:校園,2001),頁198

[38] 同上,頁199

[39] 唐佑之:《苦難神學》(香港:卓越書樓,1995),頁7

[40] 卡森:《認識苦難的奧秘》,頁66

[41] <前塵>,《國語辭典網》,<http://140.111.34.46/cgi-bin/dict/GetContent.cgi?Database=dict&DocNum=91978&GraphicWord=yes&QueryString=前塵>,20061117日下載。

[42] <苦海>,《國語辭典網》,<http://140.111.34.46/cgi-bin/dict/GetContent.cgi?Database=dict&DocNum=67763&GraphicWord=yes&QueryString=苦海>,20061117日下載。

[43] <機緣>,《國語辭典網》,<http://140.111.34.46/cgi-bin/dict/GetContent.cgi?Database=dict&DocNum=77926&GraphicWord=yes&QueryString=機緣>,20061117日下載。

[44] <現身>,《國語辭典網》,<http://140.111.34.46/cgi-bin/dict/GetContent.cgi?Database=dict&DocNum=99822&GraphicWord=yes&QueryString=現身>,20061117日下載。

[45] <眾生>,《國語辭典網》,<http://140.111.34.46/cgi-bin/dict/GetContent.cgi?Database=dict&DocNum=112619&GraphicWord=yes&QueryString=眾生>,20061130日下載。

[46] <劫>,《國語辭典網》,<http://140.111.34.46/cgi-bin/dict/GetContent.cgi?Database=dict&DocNum=80648&GraphicWord=yes&QueryString=劫>,20061130日下載。

[47] <萬劫>,《國語辭典網》,<http://140.111.34.46/cgi-bin/dict/GetContent.cgi?Database=dict&DocNum=155654&GraphicWord=yes&QueryString=萬劫>,20061130日下載。

[48] <救苦救難>,《教育部重編國語辭典修訂本網》,<http://140.111.34.46/chengyu/mandarin/fulu/dict/cyd/4/cyd04692.htm>,20061114日下載。

[49] <下凡>:神仙下降塵世。如:仙女下凡。紅樓夢˙第一回:恰近日這神瑛侍者凡心偶熾,乘此昌明太平朝世,意欲下凡,造歷幻緣。《國語辭典網》,<http://140.111.34.46/cgi-bin/dict/GetContent.cgi?Database=dict&DocNum=96809&GraphicWord=yes&QueryString=下凡>,20061130日下載。

[50] <感應>,《國語辭典網》,<http://140.111.34.46/cgi-bin/dict/GetContent.cgi?Database=dict&DocNum=59815&GraphicWord=yes&QueryString=感應>,20061130日下載。

[51] <苦海>,《中文線上聖經計劃網》,<http://bible.fhl.net/new/s.php?N=1&k=06869>,20061117日下載。

[52] 陳守仁:《香港粵劇導論》,頁141

[53] 參<梵音>,《香港政府教統局網》,<http://resources.emb.gov.hk/~chiopera/9.htm>,20061130日下載。

[54] <潘千芊 纖纖素手慢調弦 子喉彈唱正華年>,《南方都市報》(200577日),亦見<http://72.14.235.104/search?q=cache:0ho3GNHxe40J:www1.nanfangdaily.com.cn/b5/www.nanfangdaily.com.cn/southnews/tszk/nfdsb/gzzz/fxgz/200507070928.asp+%E5%85%A7%E5%AE%B9+%22%E7%A6%AA%E9%99%A2%E9%90%98%E8%81%B2%22&hl=zh-TW&gl=hk&ct=clnk&cd=156>,20061130日下載。

[55] 陳康:《崇拜與聖樂──理論與實踐全方位透視》(香港:基道,2005),頁131

[56] <粤曲板腔曲牌举隅>,《粵曲網上匯知音網》,http://www.forumspring.com/forums/viewtopic.php?t=560&view=previous&sid=e75faff5b1d63d4edf91090fe423520a&mforum=operasiu>,20061130日下載。

[57] 艾利克森(Millard J.Erickson)著,郭俊豪等譯:《基督教神學.增訂本.卷二》(台北:華神,2003),頁134135

[58] 羅炳良:《聖樂綜論》(香港:中國神學研究院及天道聯合出版,1978),頁31

[59] 林樂培:<天主教聖樂演變研究>,蔡詩亞編:《聖樂文集》(香港:香港公教真理學會,1994),頁130131

[60] 同上,頁135

[61] 吳獻章:<談聖樂的威力──跨世紀之音>,<http://wwwlibe.ces.org.tw/library/action/disser_res_paper/%B8t%BC%D6%AA%BA%AB%C2%A4O_%A7d%C4m%B3%B9.pdf>,20061128日下載。

[62] 同上。

[63] 編輯室:<拒絕淺薄,活出聖經──我們還相信聖經嗎?(下)>,《宣訊》第60期(200412月)。

[64] 羅炳良:《聖樂綜論》,頁191

[65] <《楊翠喜》與楊翠喜>,《廣州市政府門戶網站》,<http://big5.gz.gov.cn:82/gate/big5/www.gz.gov.cn/vfs/content/newcontent.jsp?contentId=299307&catId=4693>,2006124日下載。

 

  《環球華人宣教學期刊》第八期,2007年4月。

(本文為作者之2006-2007年度學期專文。)

(編者按:原文附錄福音粵曲歌詞,因篇幅所限予以刪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