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香處處 01

唐崇榮。《布道神學》。台灣:校園;1987。

潘勝利─基督工人神學院道學碩士課程一年級學生

 


|回主題文章選單|

我的驚歎

    在國內就已經讀過唐牧師的《布道神學》,每一次閱讀都讓我有不同的感受和收穫。但這一次特別讓我感到吃驚的,竟然是四個阿拉伯數字:1987(該書出版年)。

也就是說,唐牧師傳授這個信息的時候,我才八歲,而我這次在美國的神學院專心致志的閱讀本書並作摘錄的時候,正是唐牧師傳授此信息後的整整二十個年頭。古人使用斗轉星移一詞,來形容季節和時間的變化,對於現代的人而言,時代的變化之快已經難以找到合適的形容詞了。

就是在這樣的一個時代中,唐牧師的《布道神學》依然歷久彌新,就像他昨天剛剛傳授過這樣的信息;同時在書本中也感到了他那激昂地吶喊聲,和說話的氣息。這令我感到震撼,以及由震撼而來的不斷地反思。如此的情形,我已經是第二次了。

第一次當數閱讀近輝牧師的《時代的挑戰》。讀罷該書,我的心中有一種說不出的快感,直拍手叫絕。我驚歎滕牧師那先知般敏銳的眼光和睿智的洞察力,能在二十世紀的末期寫出如此的信息,我敢保證,這書應該是滕牧師的近作。不料,我還是傻眼了,《時代的挑戰》一書竟在1975年就已經出版,而我閱讀此書的時候正是它問世後的整整第二十個年頭。

然而,無論是唐牧師,還是滕牧師,他們都只是在傳達神所交託給他們的聖言,而這些出自於聖經的理念,理當是不受時潮的衝撞而搖晃,並在每個時代中扮演著中流砥柱的角色,昔日是這樣,今日是這樣,明日亦是如此。

布道事工不是兒戲,它直接挑戰於魔鬼的權勢,並在撒旦的利爪之下搶救生靈。如此重要的工作,我們當然不能靠自己,拿唐牧師的話來說,我們無論怎麼老練,也比不上魔鬼的經驗。你有幾十年經驗,他有幾千年!(頁153

但是,神聖的福音使命,仍然需要我們在順服神的前提下,奮起猛攻,衝破一切堅固的營壘,而不能做一個逃避者。讓我引用滕牧師在《時代的挑戰》一書中開門見山的一段話作為勉勵:

那些留在時代夾縫裡的人,可以分為兩種,一種是由於對時代的特性缺乏認識,以致在不知覺中被撇在時代後面的人;另一種是逃避時代的挑戰,而鑽入夾縫裡面藏身的人,總之,他們都成了時代的犧牲者。

 

布道神學反思

    唐牧師在本書中顯明瞭他先知性的職能。總結本書,他在如下四個方面指出了這個時代的弊病,並用神的話作為校對、修正,使布道事工向神歸回。

 

一、神學的目的——布道並使人認識神

在中國大陸,自20世紀50年代以來,由於歷經腥風血雨,教會便只能在閉塞的狀態下默默成長;並在與普世教會隔絕的情況下,它發展出了一套獨特的建造教會的體系,這也包括了講道與神學的體系。在紅色年代,講道人成為了一個個的囚犯,監牢的煎熬成就了一代的英雄豪傑。也正是這些非凡的經歷,見證了傳道人對基督的忠貞不渝。對於那些歷史老人,他們最甜美、最感人的見證乃是配為基督的名受辱。(徒542)並具體體現了什麼叫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 威武不能屈的美德。

然而,也正是此種特殊的經歷和傳統背景,使教會忽視了對神學的認識,產生了重感性而反對理性的局面,此種現象大致表現如下:

輕視訓練,認為自己能直接領受神的啟示;藐視知識,認為知識是使人自高自大;反對文化,認為文化是破壞傳統的罪魁禍首;抵擋社會人文科學,認為人類文化及科學都是「屬地」的;抵擋神學,認為神學都是人學,特別是講道人要進神學院受訓,必然會遭到嚴肅的反對。

凡此種種情況,其實是出於對神學訓練的成見和恐懼,以為讀了神學必然會失去基督的生命,神學只不過給人增加頭腦的知識,並使人變得自高自大。而恰恰相反,唐牧師在本書給我們指明了神學的本質——神學就是上帝和道,有系統的認識上帝的道就是神學。(頁4)他繼續指出,誰能抗拒認識上帝呢?上帝說:務要認識耶和華,竭力追求認識他。神學是每一個信徒應當負起的信仰責任,因為這個知識系統是要我們更認識上帝,更明白與上帝的關係。(頁4-5

假如我們都理解了神學的本質,也就不至於出現中國教會幾十年的神學恐懼症,而那些實在以神學學位自誇的神學家們也就不會忽略神學院訓練他們無非是要他們完成大使命,向未信主的人布道。因此,本書據理力爭地寫到:懂神學不能不去布道,去布道不能沒有神學基礎。一個只做神學家而不布道的人,大有問題;一個只作布道家而不研究神學的人,也大有問題。(頁5)那麼,什麼是布道神學呢?作者如此寫道:布道神學就是傳福音的理論基礎,神學是它的內涵,布道是它的延伸。(頁5

感謝神,第一個問題的答案已經水落石出,即學習神學的目的,乃是布道,並使更多的人能認識真理的神。

 

二、福音的真意——人的罪和神的救贖   

福音要解決什麼問題呢?只是安慰受傷的心?只是今生的滿足?只是無止休的所謂的而沒有看見神公義的要求?

縱觀本書,從第一章開始,到結束部分,恰到好處地指出了罪是一個事實,如今已氾濫污染到文化也遮掩不了的地步。基督教的福音與神學要先從上帝的救贖工作開始,一切要成為新造的、一切要改變過來,才能建造。所以,明白上帝啟示的救贖福音,刻不容緩。(頁11

我來美國不過一個月,在來美國之前的好些年,我一直在瞭解和關注美國華人教會的現狀。我發現,成功神學,以及愛的神學對教會影響較大,特別是表現在布道和福音事工上的救恩與世俗妥協之上。

嚴格說來,今日基督徒的墮落和傳道人的信息有偏差不無關係,偉大的改教家如馬丁路德、加爾文等人,在其著作中均甚少提說上帝的愛,即或提到亦立刻加以說明不配的罪人蒙恩,是上帝的愛,就是避免人們將上帝的愛等閒視之。(頁63

我試舉一例。

    前幾天,參加一教會的福音晚會,整場晚會沒有一句指出人的罪,沒有一句提到耶穌的救贖,沒有一句提到人要相信耶穌才能得救……但在節目中所表達的竟都是些好人、愛、福氣等理念。在這樣的一場晚會中,實在感到如同嚼蠟,正如聖經所言,物淡而無鹽豈可吃呢?(伯66

試問,不先解決人的罪,罪人能重新對人生有指望嗎?或者說,傳福音布道的目的不是要揭開人罪惡的面紗,人能得神喜悅嗎?一切偏離救贖的布道不是布道,而是貽害人的靈魂。傳福音不要怕說這些消極的話

保羅說:我曾定意在你們中間不知道別的,只知道耶穌基督,並他釘十字架(林前22)。可見,保羅的福音神學就是以十字架為中心的。保羅又說上帝使那無罪的替我們成為罪,好叫我們在他裡面成為上帝的義。(林後521)

保羅在書信中所傳講的救贖論,不得不引起我們的重視。

在本書接近尾聲部分,在關於福音與新神學的討論中,唐牧師批判了違背救恩論的新派思想。新派認為人處在進化的過程中,因此人類社會會越來越好。而這恰恰是忽略與抵擋救恩的鬼魔的道理。沒有了基督的救贖,人類沒有將沒有任何的指望!罪人不悔改永遠是墮落的罪人,無論他用多美、多耀人眼目的遮羞布掩蓋自己的醜陋!

布道者,他的責任正是在此——指出罪惡,指引出路!

 

三、布道者的心態和動力——來自於神、服務於神

    我為誰做?我為什麼要做?一定要甘心去做嗎?

    聖經說:我傳福音原沒有可誇的,因為我是不得已的,若不傳福音,我便有禍了。我若甘心作這事,就有賞賜,若不甘心,責任卻已經托付我了。(林前916-17)

    照著聖經的原則,沒有一個基督徒可以不傳福音,任何一個有永生的人,都應該把上帝的生命流露出來。所以,我們傳不是因為別人、不是因為教會、不是因為團契、不是因為受了上層的命令、不是因為薪水、不是因為討西方差會的高興、也不是某某人的煽動……等等摻雜其他動機的因素,而是因為這是上帝的旨意。(頁60-61

    多麼有力的見證!

    既然我們知道是為主做,那麼,就當甘心樂意,因為知道我所服侍的是誰。

    今天許多牧者、布道者卻不是這樣,他們把每一次的工作當作牟取私利的機會,把敬虔當作得利的門路(提前65);而許多的牧者,在侍奉和布道上半途而廢;也有部分神學生,並不是帶著異象來神學院唸書的,故此,畢業的那一年也正是離開教會侍奉崗位的那一年(不是轉到另外一個教會,而是徹底地離開了任何的服侍崗位),一切都失去了色彩。更何況,當初對靈魂的負擔,都已經拋到九霄雲外了。

    偉大的上帝已將責任托付我們了,我們用什麼態度從事這樣的托付呢?深盼每一位傳福音的人都能好好思想,直到基督耶穌差派我們的神聖意義,深植在我們心中。(頁63

    關於傳福音的動力,積極地心態正是我們的動力之一。在大使命積極的本質一段,唐牧師如此說:「『你們要去!親愛的弟兄姊妹,多少時候我們只做你們要的工作,沒有做你們要的工作——你們來聽福音,不是我們去傳福音。如果我們不是用的觀念建立大使命,我們就不懂其積極性。如果我們沒有主動的到那些與我們相反的人中間,把天上的信息傳開,教會的工作永遠不去突破。(頁80-81

不但如此,耶穌的同在與他的能力正是我們得勝的動力。本書在福音的能力一章裡面,唐牧師闡述了這樣的觀點:上帝的全能,以及道的能力是福音布道的動力。而道的能力則體現在——透視的能力、拆毀的能力、審判的能力、挑戰性的能力、對立的能力、重造的能力之上。

    最後,復活的基督,是我們在布道中最大的能力後盾!

    正是由於這樣的應許和後盾,才有了強大的衝勁,無數神的僕人才會為福音赴湯蹈火;正是由於這樣的幹勁,無數福音的使者才會在世界的各個角落,播撒生命的種子。因此,我更驚歎於基督愛的激勵,竟然能夠讓我們甘心樂意地衝向征途!

 

四、布道者的穿透力——衝破藩籬、胸懷世界

    今天的華人教會存在著另一個弊病,傳福音的對象總跳不出華人圈,這跟韓國人的普世宣教意識大相逕庭。因此,這也是唐牧師在本書所要指正的問題之一。
  我們能不能用更廣大的心胸去發掘其他民族可愛之處呢?非華裔民族也需要福音,福音不是單為自己、或自己的民族,而是普世的、為萬民的。有些人以為,等自己的民族都接受主,再傳福音給別人也不遲,若當初猶太人也有這種想法,今天豈不是沒有一個中國人信耶穌嗎?這一、二世紀中,中國接受了多少宣教士到我們中間來,我們該送多少宣教士到別的國家去?(頁81-82

許多人都共同的認為,21世紀是中國的世紀。而中國的21世紀將是福音宣教的世紀。那麼,今天的中國教會是否已經做好這個福音宣教的準備?華人教會是否也預備好自己,等有一天積極的迎接中國世紀的到來?還是關起門來,獨個兒享受神所給與我們的福氣?

此外,許多教會對於侍奉的標準與最高值也存在著嚴重的問題,舉本書所記的一個例子,我們就可以明白,我們該怎樣衝破藩籬,走出象牙塔,真正的走向福音的工場了。因為一個宣教的教會才是真正健康、且在發展著的教會。

    且將該故事命名為不畫地自限:有一次,我問一位牧師:近來工作如何?他說:感謝主,我們教會坐的滿滿的。我存心開他玩笑:怎麼會坐滿?他說:因為我們很努力做工。」「這個答案不大好呢!牧師立刻改口:是因為我們弟兄姊妹都很愛主,大家努力工作。我絲毫不放過,是嗎?」「感謝主,因為主的恩典。這樣好多了,以人為中心多半有毛病。我還沒有放鬆:還有別的答案。他開始生氣了,有一點變臉:那你說吧!    我說:因為你們有四面牆壁!沒有錯啊!把牆壁打掉試試看還坐得滿嗎?許多滿足感是人為的。要教會坐滿很容易,中間砌一道牆就行了;要布道會坐滿簡單,租小一點的地方。(頁150-151

 

就這麼一次簡簡單單地對話,卻激起我們的深思。試問,福音布道的出路在哪裡?它不應該被困於某一個實體之內,它應該是沒有地界、沒有國界,它應該是從耶路撒冷到地極的,它更應該是沒有人禁止的!

對照唐牧師二十年前所發出的「曠野」的呼喊,今天的我們將如何來正視呢?


《環球華人宣教學期刊》第八期,2007年4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