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音普传

******************************************************************

 

从戒毒到戒赌—城市宣教路漫漫

 

 

莫陈咏恩博士

(现任中国神学研究院副教授)

 

在香港的历史上,「食大烟」(吸食鸦片)纵然被公认为不良嗜好,却一直不被列为非法勾当。自开埠以来,香港政府即享有售卖鸦片的专利;直至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政府才于1945年结束鸦片的销售,并立法禁止售卖所有鸦片制成品。[1]此举的目的当然是要整肃社会风气,加强人民的抗敌能力,但却间接地增加海洛英的销路。因为吸食鸦片所需要的空间较大,而鸦片的气味亦不容易遮掩,因此吸毒的人士便放弃毒性较轻的鸦片,选择对身体具更大杀伤力的鸦片提炼品—海洛英。[2] 1949年后,有大量毒犯由上海逃至香港,以香港为他们重操毒业的发展基地。禁毒政策开始以后,政府只有用刑法监禁毒犯和吸毒犯法的人,却没有协助沉溺毒海的人士脱离毒品的摧残。在一般人的眼中,「道友」是一些无药可救的人,不值得多花资源去引领他们重投正常社会生活。

 

1968年中,书院道美门浸信会的牧师陈保罗,率领着一群年青人,摸索到九龙城寨的白粉窟那里去派单张,开始了香港教会史上第一炮的福音戒毒行动。他们中间没有熟悉滥药问题的专业人士,就只凭一片赤子之心,高举「不用药物,不凭己力,只靠耶稣」的信心方法,认定基督的福音就是戒毒的最佳途径。按当时的官方数字,在全港四百万人口中,吸毒的人数约十万,难怪当浪茄健康村成立之后,很快便聚拢了一大群愿意尝试福音戒毒的人。这一项聚集道友的行动不但得不到政府的支持,反而被执法者误会为一个以布道为名,贩毒为实的组织。1969年12月,竟有皇家辅助空军袭击戒毒所,拋掷当中的圣经,企图驱散人群。[3]这显示了教会在吸毒人士的复康工作上远远走在社会主流的前头。

 

与此同期,有「城寨潘小姐」之称的英国宣教士潘卓灵在九龙城寨开办了一个青年中心,初期她把有毒瘾的年青人转介给晨曦会的陈保罗牧师[4] ,至后来她更创办了圣士提反会,在政府的支持下建立了「幸福营」,成为今天在香港的福音戒毒行动中人数最多的机构。[5]1970年代初期,美国宣教士宋和乐牧师带领了倪翰生信主,创立了互爱团契。1972年开始,政府在吸毒者的康复工作上有重大的策略改变;把以往「绝不容忍」(zero tolerance)的政策改为「减低伤害」(harm reduction)的政策,开办美沙酮诊所,提供药物作为海洛英的代替品。基督徒奉主耶稣的名在边缘群体中的工作,可以在今天的城市里带来社会的改变。

 

香港教会在滥用药物人士的复康工作上,的确是激发了社会的关注。在过去的日子,最少有四位前吸毒者和一位复康工作者在「全港十大杰出青年」比赛中获奖,反映了教会在这范畴上的成就。但在过去的三十多年来,教会却满意于现有的服务而没有继续发掘其他沉溺群体的需要。

 

2001年中,工业福音团契在的士司机的福音事工中,发现「问题赌徒」的需要,因而成立了「问题赌徒复康中心」。这本来是一个小型的计划,却在短期内吸引了大量受众上门求助,揭示了香港社会严重的赌博问题,刺激起传媒、政府、社工和学术界的回响。香港教会群体更在赌波合法化的争论上明显地表达了立场,在社会舆论中有一席位。

 

一如戒毒问题,香港教会因着前线的城市宣教工作,在社会的赌博问题上也有着带领性的、抗衡文化的影响。但是赌风其实在香港已兴盛多时,为何在过去的日子里吸引不到教会的关注? 如果香港教会需要三十多年才可以发掘到另一个沉溺群体的话,那么又要待多少日子才能够接触到其他如酗酒、嫖妓等沉溺人士?除了沉溺人士以外,香港的城市里还有许多鲜被教会关注的「弱小群体」,如人数众多的零售业人士(包括小贩)、在公共交通机构服务的员工、由外地来港找机会的流动人口等。 香港教会的会友多数是一些能够在周末放假的白领和中产阶层,聚会的形式亦多以知识型作为主导,教会的成员远不能反映香港社会的人口架构。

香港的城市宣教虽路长漫漫,只要有愿意开路的人,漫长路上总是充满生机。

 

《环球华人宣教学期刊》第一期,2005。

(原载于《生命陶造的礼赞》(中国神学研究院,2005);经作者修订及中国神学研究院授权转载)



[1] Traver H (1991). Drugs. In Crime and Justice in Hong Kong, Traver H and Vagg J (eds.)  N. Y.: Oxford Univ. Press.
[2] Traver H (1992). Opium to Heroin: restrictive Opium Legislation and the Rise of Heroin Consumption in Hong Kong. Journal of policy history, Vol 4 No 3: 307-324.
[3] 陈保罗 (1970) 《死啊!你的毒钩在那里?》香港:美门出版社
[4] Pullinger J (1980). Chasing the Dragon. London: Hodder & Stoughton.
[5] Pullinger J (1989). Crack in the Wall, Life & Death in Kowloon Walled City. London: Hodder & Stough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