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文章 02

新世纪普世宣教事工探讨

林俊牧师─现任西湾河生命堂主任牧师、信义宗神学院兼任讲师


|回主題文章選單|

基督教会在普世宣教神学及事工上经过了一个世纪的反省、检讨、实践、再反省,圣灵也在普世教会中引导驱动,并按各个不同传统的特质分给各教会不同的恩赐,使教会今天有多元化的宣教发展,各自各精彩。另一方面,不同传统的教会在反省教会「大公性」(Catholicity)的本质中,有不同程度「合一」的反省,也尝试进行对话,促进了解,又举办某种程度的联合事工,实践合一,强化了宣教的队工,也展现爱心的见证。

教会确已注意到「分裂」所造成的负面「见证」和创伤,渐渐明白到「合一」的见证是宣教的重要基础。在面对世纪的大趋势—「全球化」(Globalization)的现象,各教会的宣教事工应有方向上整合的准备,以致教会所见证的「和平福音」的信息,能清晰地表明。本文试就上述全球情楔帤階@基督教会的趋势,加上非西方世界教会的近况来看未来宣教事工的数个要点试作讨论:

一、从普世教会发展趋势看未来之宣教事工

过去二百年西方教会在亚洲、非洲、拉丁美洲等地域的宣教事工建立了无数教会,且很多都能自强不息,不单有美好的基础,在本地事工中有辉煌的增长,他们已占全球基督徒人口的百份之六十。 [1] 更有不少信徒受以往西方宣教士的宣教精神所感召,积极拓展海外宣教。近廿余年这些教会的本地及海外宣教事工有极快速的发展。现今全球宣教士中,非西方教会已追及西方之宣教工作,宣教士总数已达各占一半的形势,但非西方者的增长率是五倍于西方者。 [2] 未来的世纪,非西方教会极可能成为最主要的宣教基地。这情况并非表示非西方宣教事工已很成熟地建立起来,他们在宣教神学的基础、差会的管理运作、宣教士的训练、督导及支援,本土化的实践等宣教事工上的理论、装备及措施仍是在幼嫩中寻求成长的阶段。

西方的宣教工作之进展虽不理想,但却可以是昨一个很好的培育角色,替非西方宣教事工培育各方面的人才,使这些受训者能结合新时代及环境的特质,服侍新世纪的人。这也为他们下一代宣教事工提供了「教练」,使他们能真正成长,可以自己承担训练宣教人才的责任。另一方面,非西方宣教事工若能与西方宣教士一同反省学习如何面对「多元化」(Plurality)的宣教问题,对西方宣教事工也有很大的助益,因为「全球化」的现象使各地都在文化宗教上更趋「多元化」,特别是在城市中的教会,多元文化的情况尤为显著,故此事工的发展也应有「多元化」的准备,这本是非西方教会在本地一向之生存及发展之道,西方教会可深入研究学习及参考。他们的宣教士应在非西方的多元文化宗教环境受训练,也作宣教之研究。这是一种「彼此建立」的关系,是透过认定对方是「伙伴」(partner),要建立「伙伴关系」(partnership),使两方面得以建立及成长。

二、从普世信徒的信念探讨宣教事工方向

宣教事工的形成必须有「差者」及「传者」配合而成,而两者皆由信徒而来。信徒的信念及生活是直接影响宣教事工。一般信徒皆没有看自己为「祭司」的信念,即没有认定「祭司」为其职分,忽略本身的使命,身份及方向是要在世人中见证神,作为神在人间的代理人,实践神的旨意;反而是很自我中心地生活。这种情况在西方如是,在非西方世界亦相仿,尤以富裕或中产化的教会信徒更是明显。这可能是信徒看信仰只在于满足自己,重视「利己」之思想。这封闭的世界观与基督信仰的世界观重视「利他」之思想有很大的距离,难怪一般教会信徒一直对「信徒皆祭司」的信念十分忽略。从以色列民到今天教会信徒皆忽略了其作为神在地上之祭司职分, 很是可惜。

要发展更成功的宣教事业,信徒的宣教意识要提升,教导「信徒皆祭司」的教训就刻不容缓了。其实这「利他」最终也能「利己」,因在「利他」时就叫自己的生命更完美和成熟。虽然不少信徒也追求属性成长,但以「利己」为起点是有问题的,结果只能是迂回地追求,得不到什么结果。未来宣教事工的方向应是鼓励信徒承担其祭司职分。这须在「实用神学」的研究上有更新,使「属灵操练」、「宣教神学」及「教牧神学」有更多的融和结合,以致信徒能掌握如何在生活中定位,明白其使命及方向。这必能改善宣教事工的质素。

三、从全球伦理问题的看宣教方向

当今普世正面对严重的贫穷问题,从David Barrett 在International Bulletin of Missionary Research刊载的2000年全球宣教统计资料显示,全球城市贫穷人口约有二十亿, [3] 即逾人口之三份一。「城市化」(Urbanization)带来贫富悬殊现象,使贫穷问题更形严重。贫穷现象与内战频仍、政治动荡,经济计划、福利制度、生态环境、全球资源分配、尊重人权等各方面有关,这是「全球伦理」(Global Ethics)的课题。当今宣教,若专注在未听闻福音的主要区域工作,大概会是集中在赤道以北10度至40度之间,又是由西非经中东,以致横跨全亚洲等区域内。这地域占全球土地三分之一,但却占人口百份之四十四。全球最贫穷之国家,有百份之八十是在这里, [4] 他们面对的正是所有「全球伦理」要讨论的问题,要做宣教工作,必须也同时分担这地区的人民所遭受的苦难和贫困。「全球伦理」问题若不妥善处理,可能会带来全人类的未来的浩劫,只靠基督徒去处理问题,恐怕力量不足够,或需要集合多个宗教合作,故探讨宣教方向的课题,就要面对多个宗教如何相处及相助,合力解决人类存在的重大威胁。教会或应主动帮助世人团结起来群策群力,实践公义和平,纵然他(她)们未认识福音。

四、从普世教会在基督里合一看未来的宣教

要达到前述的目标,相信最基本的要求,是基督宗教本身能否和谐合一。当今虽然是在力求改善中,但基督教本身的「宗派主义」仍极盛行,可能反映了实践合一是有根本的困难。Barrett在其宣教统计中,1900年全球教会约有二千个宗派,1980年已增至二万个,今天已是三万四千个了。 [5]

「合一」不是「统一」,不需要勉强结合在一个系统里,却应互相尊重,真诚对谈,融洽相处,不同意见及立场不一定要互相攻击、水火不容。这是普世教会须不断进步的目标。普世教会协会于一九九六年在巴西举行之「世界宣教与布道会议」中所发表的「行动宣言」,其中第七点说「我们肯定上帝在基督里复和的工作,及在我们蒙召盼望中的合一。同样地,我们亦肯定我们(当)中不同的文化背景,尤其是当我们彼此对话,论到福音及圣灵在现今世代的工作时,我们意识到彼此中(间)矛盾的深度及多元声音的阔度。我们因此致力在彼此尊重中继续对话,努力在这些课题上取得更多谅解。」 [6] 相爱的见证就是宣教的基础,这才可进一步谈论宣教事工。

在彼此相爱的基础上,教会懂得接纳异己,和谐地相处,避免因文化、种族、传统及神学等不同而歧视别人,就必能尊重异教徒及异文化传统,广阔的相处胸怀是宣教之道。 [7] 普世教会应从像南非白人教会的种族歧视观念得着警惕,反省其宣教理念、模式及策略。宣教那跨越所有世间藩离之理念,岂不是与主耶稣在世的言行明显地呼应?

有如此宣教胸怀,就有本色化(Contextualization)的意识,以「翻译」(Translation)比喻作宣教(Mission as Translation)的宣教理论就强调此种概念是包含「道成肉身」(Incarnation)的本质,其意是上帝选择「道成肉身」的方式以「翻译」出上帝的拯救计划,阐明上帝的意旨,但诚如「翻译」本身的特质,有扩延及更新的空间供铨释,这显出上帝的胸襟及信任,更展现上帝那没有偏颇且容纳每一种文化,语言铨释的可能性。这是一种实践超越一切藩离的榜样。 [8]

结语

新世纪的宣教事工应在过去经验的整合中「重生」过来,西方宣教事工应摆脱为过去的两个世纪的误差而懊悔怯懦的心态,[9]再次振作,与方兴未艾之非西方宣教事工彼此建立成为美好的队工,为天国的福音传遍天下而努力,使和平公义幸福藉基督徒的爱心能清晰彰显,上帝的救赎计划得以成全。

《环球华人宣教学期刊》第一期,2005。

(原载于香港基督教协进会之《信息》2000年12月号,作者授权转载)


[1] The editor, The IBMR: Global Christianity 2000: Expansion, Shift and Conundrum, in International Bulletin of Missionary Research, April 2000, p.49.
[2]
Larry D. Pate, The Changing Balance in Global Mission, in International Bulletin of Missionary Research, April 1991, p.58-60.
[3] David Barrett, art. Cit., p. 24-25
[4]
布鲁益,何谓北纬10/40之窗?彼得魏格纳等编,陈维德译,祷告丛书—同得万民,台湾,以琳,1995, 页八至十三。
[5]
同注1.
[6]
陆辉, 普世教会协会「世界宣教与布道会议」:『行动宣言』《信息》190。香港基督教协进会,1997年1-2月。
[7]
C.Douglas McConnell, Confronting Racism and Prejudice in Our Kind of People, Missiology, Oct., 1997, p.338-339.
[8]
J.A. Bergquist, Teaching the Bible in Today’s Missionary Situation, unpublished paper, 1996.
[9]
David J. Bosch, Transforming Mission—Paradigm Shifts in Theology of Mission, Maryknoll, New York, Orbis Books, 1991, p.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