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文章 03

穆宣的拓荒先锋

乐儿


|回主题文章选单|

 

当世界大事引起了人们对伊斯兰世界发展的关注;为数有限的穆宣工作者正试图唤醒教会对十三亿穆斯林灵魂的关注;香港信徒因身边擦身而过的面纱妇女而骤觉穆斯林离自己不远的当下,原来神早已在多个世纪以前不断预备和差派祂的众仆人走进穆斯林的地区。13至14世纪驻足北非的雷蒙纳尔;17至18世纪身处印度和波斯的亨利马田;19至20世纪由中东走到世界各地的池维谋,在突厥地区奔波的胡进洁,在中国西北和泰南马来人中间生活的海春深等,他们原本也身处漠视主耶稣使万民作祂门徒的大使命的社会环境之中,却因对神的委身,得知当时数以百万计的灵魂不断失丧,义无反顾地与为数稀少的同路人走进穆斯林当中,并持续冒著作工效果不显彰、失去至爱亲人和个人生命没有保障等困难,一生甘心奉献,走在窄路上,一而再地显明神从来没有忘记那些未闻救恩的生灵,总是愿意把福音的真光照遍每个角落里的人。

 

雷蒙纳尔(Ramon Lull, 1232 – 1315)─“第一位走进穆斯林的宣教士”

雷蒙出生于地中海马略卡岛帕尔玛市一个富裕显赫的家庭,青年时在皇室任管家,曾经放纵享乐,自言那是以享受与罪恶为友的快乐。三十四岁悔罪归主,变卖财产分给穷人,立志将自己和妻儿奉献给主。

雷蒙出生的13世纪,宣教热情只反映在十字军的热情。他们拿起刀剑,最后又死于刀剑之下。雷蒙则试图以牺牲的爱去做传道的工作,他曾写了这句话∶“我看见许多骑士越过大海赶赴圣地,他们认为可以通过武力达到占有它的目的;但最后,在他们获得预期的目标之前,所有一切都破灭了,因此我认为似乎不应该企图征服圣地,除非用祢和祢的使徒曾经使用的方式,也就是藉着爱和祷告,并流出眼泪和鲜血。”

雷蒙学习阿拉伯语九年,后用逻辑卫道的方法写成Ars generalis ultima一书以领穆斯林归主,并游说当时的国皇成立训练传道者和学习东方语言的学校,也曾试图说服多个教皇以传道而非武力去面对伊斯兰教的威胁。他更直接走进穆斯林中间,五十六岁开始,他先后到过北非突尼斯、东欧亚美尼亚及北非布吉亚等穆斯林为数众多的地区传道,遭遇驱逐离境和被人投石反对等困难。

 

亨利马田(Henry Martyn, 1781 – 1812)─“现代第一位向穆罕默德跟随者传道的宣教士”

亨利在英国出生,十九岁时信主,曾任剑桥圣三一教堂助理牧师,1805年随东印度公司作随行牧者前赴印度,当时印度包括今日的巴基斯坦和孟加拉,他涉猎的语言包括印度斯坦语(北印度语言,与印地语和乌尔都语共通)、波斯语、孟加拉语和梵语等,五年间完成乌尔都语和波斯语新约圣经的翻译和督导阿拉伯文新约圣经的翻译,于波斯城市设拉子生活了一年,最后在三十一岁英年时前往阿拉伯途中病逝于亚美尼亚。

为他撰写传记的作者给他两个称号,一为圣人和学者,二为现代第一位向穆罕默德跟随者传道的宣教士。他和翻译员们所完成的乌尔都语和波斯语新约圣经仍然有未尽善之处,特别是前者,但是却已为未来的圣经翻译和宣教工作奠下了美好的基础,他特别的生平和工作也影响了不少生命,他的跨文化宣教经验也对后世的宣教研究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今日在剑桥仍有以他名义成立的亨利马田教堂、差传中心和宣教基金。

 

池维谋(Samuel M. Zwemer, 1867 – 1952)─“宣教的王子,向伊斯兰宣教的使徒”

荷兰和美籍混血儿,生于一个改革宗教会牧师的家庭,在十五个子女中排行十三,儿时父母已许愿将他献给神作宣教士。读大学时在学生志愿运动的聚会中献身宣教,在神学院与学长甘雅各布(James Cantine)同心委身穆斯林宣教和以中东为目的地,但是当时一般差会都不愿差人去伊斯兰地区,于是他们便创立阿拉伯差传会(The Arabian Mission)。

池维谋于1890年前往中东,经红海、阿丁(Eden)、莫斯凯特(Muscat)直到巴林,在当地服侍,1894年阿拉伯差传会正式归入改革宗名下,1896年与圣公会传道会(Church Missionary Society)宣教士魏爱美(Amy Wilkes)结婚,二人同心在巴林事奉,首两名女儿因痢疾病逝和葬于巴林,后再育有一子一女。

他毕生致力伊斯兰研究和写作,着有二十多本书和出版《穆斯林世界》(The Moslem World)期刊。曾任普林斯顿大学宗教历史学和基督教宣教学荣誉教授,亦在学生志愿运动的聚会中担任讲员,让教会更多认识伊斯兰世界的福音需要,于穆宣发展影响深远。

 

胡进洁(George Hunter, 186? – 1946)─ “戈壁上的苏格兰人”、“孤独的战士”、“突厥斯坦的使徒”

胡进洁是乔治亨特先生到中国后所取的中文名字。胡氏在1889年加入中国内地会,来到中国后,胡氏发现西北突厥斯坦的福音需要,即现今新彊维吾尔自治区及中国与哈萨克和吉尔吉斯接壤的地区,包括戈壁沙漠、天山、哈密、乌鲁木齐与喀什等地。胡氏作工的方式主要是将不同语言的圣经或福音传单派发给在丝路上遇到的族群,包括穆斯林为主的东干人、哈萨克人和吉尔吉斯人,并其他种族如藏人、满州人、蒙古人和俄罗斯人等。曾探访他的一位宣教士,就对他跪在牀前祷告神的事奉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胡氏早年已面对深爱的未婚妻在英国病逝,到中国后发现单身更能专心和方便来往于荒漠和高山地区,便定志一生不会结婚。他一直孤身传道,生活简朴,直至一位青年同工马先生(Percy Mather)加入,二人难得地合得来,只可惜马先生1934年因照料伤病者时染病,盛年时被接返天家,令胡氏不胜怀念。

胡氏晚年面对该地政治局势的不稳定,曾被诬告为英国间谍,接受苏联秘密警察的逼供和囚禁,严重打击他的精神健康,最后在政治环境缓和后获得释放,享年八十多岁。

因着胡氏,英国人才得以听闻中国西北山区荒漠区域不同种族的灵性需要。

 

结语

以上天国的拓荒先锋,他们创新了地域、文化语言和事工组织等不同领域的工作。昔日向穆斯林传福音的挑战,至今仍存,甚至他们的人数增多,但是前人的步履,神愿万人得救的心意,却可策励我们,让我们承先启后,继往开来,接续未完成的使命。

“我们既有这许多的见证人,如同云彩围着我们,就当放下各样的重担,脱去容易缠累我们的罪,存心忍耐,奔那摆在我们前头的路程,仰望为我们信心创始成终的耶稣。”(来12:1-2a)

 

参考书目∶

  1. Cable, Mildred and French, Francesca. George Hunter, Apostle of Turkestan. London: China Inland Mission, 1948.
  2. Kings, Graham. Foundations for Mission and the Study of World Christianity: The Legacy of Henry Martyn. (URL: http://www.martynmission.cam.ac.uk/CLife.htm)
  3. Nazir-Ali, Michael. Martyn and Martyrs: Questions for Mission. Islam and Christianity, Contemporary Mission Insights, Selections from the International Bulletin of Missionary Research. New Haven: Overseas MinistriesStudyCenter, 2004, 43-47.
  4. Werff, Lyle L. Vander. Christian Mission to Muslims: The Record – Anglican and Reformed Approaches in India and the Near East, 1800 – 1938. Pasadena: William Carey Library, 2000 edition.
  5. Wilson, J. Christy. The Apostle to Islam: The Legacy of Samuel Zwemer.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Frontier Missions. VOL 13:4 Oct-Dec 1986, 163-168. Reprinted from International Bulletin of Missionary Research, July 1986.
  6. 池维谋.撒母耳。《雷蒙纳尔 ─ 第一位走进穆斯林的宣教士》。(URL: http://www.ysljdj.com/project/big5_index.htm)译自Samuel Zwemer. Raymund Lull, First Missionary to the Moslems. 1902.

《环球华人宣教学期刊》第十八期,2009年十月。

(编者按:蒙作者供稿,谨此致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