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教应用 01

这一个时刻岂能忽视

严佩娴传道 - 《使命季刊》前编辑

  
|回宣教应用选单|

 

纽约世贸中心恐怖自杀袭击事件过后,人们还未从惊惧混乱中惊醒过来,位于亚洲的阿富汗便已烽烟 四起,致命的炭疽细菌接踵散播。全世界经济掉进谷底,还要日夜担心恐布份子袭击美国的核子设施,造成更大的灾难。整个世界从未陷入过如此巨大的不安之中。 作为基督徒 - 特别是华人基督徒的你 – 面对这么一团糟的世界局势,有什么冲击?

  是愤怒?震惊?责备?恐惧?或是仇恨、悲伤、担忧?抑或只有一声 叹息?或许只是将责任归咎于回教徒?将激愤全部倾卸在回教徒身上,甚至私底下将他们等同为不可理喻的“坏人”。

  “911”的惨剧虽然已过了半年,但两栋百多层高的“双子”大厦,被民航机撞击后,好像积木一般倒塌下 来,瞬息间变成颓垣败瓦,造成万多人伤亡这件 事,在悲哀之余,一大堆疑问,始终未能解开。这样一件事,要多大的仇恨才能推动人去 做?而且不是一个人的所为,是一群人;且都不是没有学问的人所为。

  作为差传机构的同工,一个自然的疑问是,如果福音能让更多回教徒 接受,该有多好?在这方面究竟基督徒做了多少工作?华人差传工作者喜欢说:大使命的最 后一棒已交在华人基督徒手上,究竟华人基督徒在12亿回教徒的福音工作中,有多少参与? 如果这些华人差传学者所说的都是正确,在这末后的世代,神对华人有 什么托付?在这充满仇恨和误解的世代,华人基督徒能起什么作用?

 

以实马利,你 是主所爱的!

  人 许多时候都活在偏见当中,特别现今是传媒的时代,我们的“世界”或“世界观”很大程度上都受电子 和印刷媒介所影响,然后以闲谈、讨论的方式,推波助澜地将 信息传递出去。例如一个小孩子在电视上反覆看见纽约世贸中心“双子”大厦在民航机爆 炸中倒塌,第二日小朋友都讨论这事情,回家后他会问父母:“回教徒都是 坏人吗?”平民百姓就是这样倚靠传媒来获取资讯,基于此来塑造自己的“世界观”和对 事物的看法。“911”袭击事件后,回教徒在国际舞台上更加不好过,再 一次与极端、暴力、野蛮等等字眼划上等号。西方人所控制的传媒,是可以产生这样扭曲 的形象!

  也曾碰见过这样的例子。有一本基督教差传杂志说:“神爱世人,甚 至将祂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祂的,不致灭亡,反得永生。”(约三16)文章说:这经文中的那“世人”其实也包括了回教徒或在回教文化中长大的人。阅读文章的人的眼神不 其然流露出茫然,像是说:“真的吗?”

  现 今的阿拉伯人,绝大部份都信奉回教。他们的祖先也是迦勒底吾珥人(创十一27 - 32),是亚伯拉罕与夏甲所生的儿子以实马利的后裔。神在圣经上应许说:“我也必使他成立一国,因为 他是你所生的。”(创廿一13) 圣经说:他们会成为大国,住在众弟兄的东边。然而,以实马利“为人像 野驴。他的手要攻打人,人的手也要攻打他。”(创十六10-12),然而在旧约中, 神说祂最终会拯救他们。既然回教徒也是按照神的形象所造,神也眷顾他们,愿意福音 也一样临到他们,神爱他们有什么可希奇的呢?

主亲自作工

  感谢赞美主,当大部份基督徒 - 无论西 方的抑东方的 – 忽略或不大愿意推动回教徒福音工作时,神已按祂的时间和计划动工,并感动一些人默默地在工作。

  现代的差会 - 无论西 方抑东方 - 都认为向回教徒传福音非常困难,挑战令人难以承担;然而对神来说,在祂并没有难成的事 (参创十八14及耶卅二27)。

  回 教徒分布全球70余个国家,不少国家的回教徒占该国人口百分之30以上。信徒约12亿人,主要集中在中东、亚洲、东南 亚及非洲大部份地区。中国的回教徒数 目也不少,由于中国人口十分庞大,虽然回教徒比例不高,只有2.4%,非官方估计数目已达三千万 人,使中国在人数上仍列为十大回教国家之一。[1]在亚洲地区,回教徒集中的国家包括印度、阿富汗、巴基斯坦、印尼和马来西亚。

  中 东是指环绕在地中海东岸、红海及阿拉伯湾的地区,大部份国家使用阿拉伯语。由于产油缘故,中东在 历史上经常扮演决定性角色,是一个政治、宗教极为敏感的地 区。今天大约有二亿说阿拉伯语的人住在中东,大部份是回教徒,但基督教会仍然存在。 即使经过最困难、最屈辱的时刻,在大马士革、开罗、巴格达和贝鲁特等地 的教会仍专心仰望耶稣,持守真道。

  原则上,教会在中东可以服 事自己人,但不能向外人传福音。因此在中东传福音是一种挑战,支持并鼓励当地的基督徒也是一项重 要且艰巨的事工。大多数国家都不欢迎宣教士,他们通常以带 职事奉的方式才能取得合法居留。宣教士多是藉工作,与当地人做朋友,藉日常生活的接 触来领人归主。[2]

  然而,根据《为回教未得之民祷告30日祷告手册,1998》(简称手册,下同) [3]报导,既然在回教国家的关闭环境下,大部份回教徒根本没有机会接触基督徒,在比例上也极少宣教 士在回教徒当中工作,于是神便亲自动工,叫回教徒归信基督。

 

(一) 藉异梦叫人悔改

  神根本不一定需要透过人实行祂的救赎计划。因为回教国家不容许基 督徒向回教徒传福音,于是神就利用超自然的方式来感动人归向耶稣 (参看手册页75)。行奇事的神在旧约时代已经常使用异梦来向选民说话;在使徒时代,最著名的两次是向在异梦中要 彼得向外邦人传福音,及用异象引领扫罗悔改。

  该祷告手册指出,在土耳其大约有33% 归信耶稣的回教徒是因为作了异梦,在梦中遇见了耶稣而归向祂 (手册页37)。手册又说:“现今正是极具战略性 的时刻。请为那些与神在超自然中相遇的回教徒祷告,使他们能很快地引导到能分享耶稣福音的成熟基督徒那里。”(手册页 75)

(二) 赐下 机会

  我 们的神也能亲自使用在回教中长大而后来归信主的人,在阿拉伯或回教世界中,向自己的同胞或兄弟传 福音。目前中东有前所未见的机会,一些较为开放的国家,基 督徒竟可在街头向回教徒作见证,这是从来未有过的。“于是一些年轻的基督徒扛下传福 音的挑战……他 们计划在假日对外接触人群、传福音。有许多人联合起来服 事,期望他们的城市、乡镇和村庄往神的国迈进……中东国家真的已可收割了。

  “在中东的阿拉伯国家教会当中,神正兴起一群年轻的子民,他们企 盼得见神的国度临到他们的国家。虽有很多反对声浪与难处,但中东的教会已动了起来……年轻的基督徒对神有一份新的渴慕,且对回教朋友和邻舍有一份新的负担。”(手册页33)

(三) 校园 工作

  回教学生在政府支持或自费的条件下,大批到西方国家念书,这也是 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让他们接触福音。

  回教背景的学生在他们的国家未必有机会接触福音。在原来的国家, 受传统思想和家庭的束缚,也不容易归信基督。但他们在思想开放的地方读书,有机会接触福音,心灵便能更愿意接受基督。目前已有一些学生福音机构在校园中工 作,例如学园传道会及学生归主协会等 (手册页30-31)。


失落福音的一群

  究竟基督徒在回教徒的福音事工上投入了多少资源?在中东服事20多年的 “中东基督徒福音行动”(Middle East Christian Outreach) 指出,中东地区每25万人才有一位全职的基督工人,而在英语系国家,一千人就有一位。即是说,大部份神的工人高度集中在拥有深厚基督教文化的国家工作,几乎没有人到福音硬地去作 工!

  香港差传事工联会的网页也反映了这个情况。资料显示,100个宣教士当中, 就有74个在“挂名基督徒”的群体当中工作,回教徒中间工作的只有六位。但回教徒也不是最可怜的,按比例 来说,在佛教徒当中工作的宣教士只有三位,中国民间信仰者中间工作的两位,在犹太人中间宣教的只有一位。

 

福音未得之群体

在该群体中事奉之宣教士比例

在该群体中事奉之宣教士数目

 回教徒

6%

24,900

 部落群体

8%

33,200

 印度教徒

2%

8,300

 佛教徒

3%

12,450

 中国民间信仰

2%

8,300

 无宗教信仰者或无神论者

4%

16,600

 犹太教徒

1%

4,150

 挂名基督徒

74%

307,100

 合共

100%

415,000

资料来源:2001年香港差传事工联会网页 http://www.hkacm.org.hk

 

  在 电脑网上看到一篇文章,是北美教会一个差传大会,讨论有关如何向回教徒传福音,其 状况、遇到的难处,及如何面对挑战等问题,共11页,所论及和最后所结论 的亦合乎今天的情况。再看大会举行的日期,竟然是1978年10月15至21日,那是20多年前的文件!然而,可悲的是,这份文件所论及的情况,到今天并 没有多大改变。[4]

  会议文件指出, 在北美的基督徒差会中 (不计天主教),只有 2% 参与回教福音事工。差会对回教及伊斯兰文化认识浅薄,所用的传 福音策略对回教徒来说亦很不适当。文件指出,长久以来,基督教会 - 无论西方或东方 - 对回教徒都存着讨厌、反感、憎恶的态度,完全漠视主耶稣交托的责任,要我们将福音传到回教徒中间去。

  华人差会的情况又如何呢?单以回教徒或在回教文化中生活的人为服 事群体的华人差会可说没有。但也有个别差会在有机会的条件下,涉足回教福音工作;亦有个别华人宣教士在神的带领下从事回教福音事工。

  一向以来,中国基督徒都不太理会跨文化宣教工作,理由十分简单, 表面看来也理直气壮。因为中国人本身已有十三亿人口,单中国已是最大的禾场,自顾不暇,那有时间顾及其他信仰族群?然而这理由是否足够?是否合乎神的心 意?

以为遥远,其实接近

  其 实回教徒离我们并不远,可能就是你的邻居、同事、客户,甚至日常生活经常接触的人。澳洲和纽西兰 都是多元文化国家,尤其是在大城市,各种文化、宗教、背景 的人都居住在其中。上一代中国人因语言隔阂和文化习惯不同,不易有回教朋友。下一 代,甚至再下一代就不然。班上坐在他们隔壁的小朋友,可能就是来自回教家 庭。他们自小一同游戏、一同学习,不会好像上一代一样,完全隔绝于回教文化以外。

  今天,当基督徒讨论应否更积极向回教徒传福音的时候,悄悄地已有 一些回教积极信徒,向西方国家传播回教,而且果效迅速。近十年,回教徒数目急遽增长,由1990年,占全球人口百份之12 增至1995超过百分之20。[5]除了生养众多外,回教徒在欧美的人数亦不断增加,很多人被吸引加入回教。而回教徒更积极在大学 校园工作,特别是回教基本教义教派,更成功地在西方大学校园吸收了很多信徒。[6]

  面 对回教徒的挑战,华人基督徒在福音的战线上其实站在一个十分有利的位置。首先,回教徒对华人没有 偏见。今天,很多基督徒对回教徒存有偏见,同样,回教国家 因历史和过去政治、经济的经验,也同样偏见地认为基督徒都是恶棍。中国人因为近年国 力比较强盛,在国际舞台上亦从来不盛气凌人,回教徒对华人是较有好感 的。如此,神就为华人在回教徒福音事工上开了一道十分特别的门。华人向回教徒讲见 证,传福音,他们会较为容易接受,不会像西教士向他们传福音一样,他们一 下子就拒绝了。此外,由于没有偏见,华人基督徒更可以藉此修补西方基督徒因历史政治 和文化因素,在回教世界中所造成的伤害;让回教徒看见,我们所信的耶稣 确实是真神,我们所得着的救恩,确实有其奇妙拯救的功效。

以关心和祈祷作开始吧!

  因此,我们应从我们的回教邻舍、朋友、同事、业务往来的人等方面 开始着手,以行事为人向他们见证主,并把握机会向他们传讲耶稣,以爱和关心见证福音。

  其实,虽然在回教徒当中事奉的宣教士很少,25万人才分配得一个宣教士,但从实际 数字上看,在回教徒当中工作的宣教士有 24,900人。那是什么原因导致工作果效不明显,工作举步维艰呢?

  缺 乏祷告是一个重要的原因。传福音是属灵的争战,唯有主能改变人,叫人归向他。神盼望我们与祂同 工,有一些人,神是特别呼召他们到另一群体,另一族裔中去宣 教。更多的人虽然神对他们没有这样的呼召,但祂深切盼望他们能在祷告中与祂和祂的福 音战士,一同争战,祷告、再祷告、更多的祷告。[7]

  保罗在他服事主的 最后阶段中,向提摩太说:“你该知道,末世必有危险的日子来到,因为那时人要专顾自己,贪爱钱 财,自夸、狂傲、谤讟、违背父母、忘恩负义、卖主卖友、任意 妄为、自高自大、爱宴乐不爱上帝,有敬虔的外貌,却背了敬虔的实意。”(提后三1-5)。在这末世的时候,看见那么多不法和恐怖的事情,除了求主赐下平 安外,作为主门徒的我们还有什么事情可做?

  当 这个世界纷纷乱乱,我们当然要祈求和平之君、主宰历史的神,保守及掌管当前的局势,化解世间的不 平与仇恨;格外赐下平安,保守人们不致陷入痛苦、受伤、疾 病或祸患当中。虽然我们是华人,回教徒与我们好像关系不大,但这次的“911”纽约世贸中心袭击事件,应该让 我们晓得,似乎遥远的事,其实与我们息息相 关。因此,让我们也同样祈求神赐给我们敏感的心和爱人灵魂的心,为着神国扩展的缘 故,让我们操练爱心,爱那些不同民族、不同文化、不同背景的人,叫神的心 得着喜悦。

  最后以一位在中东居住的华人宣教士的感言结束此文。她说:“中东 的宣教士以西国同工为主流,尤其是欧洲人。亚洲同工除韩国宣教士外,其他各国都是个位数。中东庄稼已经发白,华人同工在那里?”(注八)[8]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参考资料:
1. “关怀新月的群体”,冯浩鎏,海外基督使团香港区主任。《海外 宣教》,台湾中信出版,1999年1-2月。
2. “生活在中东”,薄亦芬,中东差传协会宣教士。《海外宣教》, 台湾中信出版,2001年3 - 4月。
3. 《为回教未得之民祷告:30日祷告手册1998》(30 Days Muslim Prayer Focus),晨光译,财团法人基督教以琳书房出版。
4. 《大使命》双月刊,主题:“亚洲的挑战”,2001年6月。
5. 香港差传事工联会网页 http://www.hkacm.org.hk/
6. 英国差传统计学定巴列特 (David Barret) 2001的全球差传数据,香港差传事 工联会网页。
7. The Glen Eyrie Report: Muslim Evangelism, 1978, http://www.gospelcom.net/lcwe/LOP/lop0.4.htm
8. Answering Islam, http://www.answering-islam.org/
9. Here’s Life, http://www.hereslife.com


[1]根据英国差传统计学家巴列特 (David Barret) 2001年的全球差传数据,及《海外宣教》杂志,台湾中信出版,1999年 1-2月,页15,台湾中信出版。

[2] “生活在中东”,薄亦芬,中东差传协 会宣教士。《海外宣教》,台湾中信出版,2001年3 - 4月,页8。

[3] 《为回教未得之民祷告:30日祷告手册1998》(30 Days Muslim Prayer Focus),晨光译,财团 法人基督教以琳书房出版。

[4] The Glen Eyrie Report: Muslim Evangelism, 1978, http://www.gospelcom.net/lcwe/LOP/lop0.4.htm

[5] “关怀新月的群体”,冯浩鎏,海外基 督使团香港区主任。《海外宣教》,台湾中信出版,1999年1-2月,页6。

[6] “关怀新月的群体”,冯浩鎏,海外基 督使团香港区主任。《海外宣教》,台湾中信出版,1999年1-2月,页6,及《为回教未得之民祷告30日祷告手册,1998》页30-31。

[7] “关怀新月的群体”,冯浩鎏,海外基 督使团香港区主任。《海外宣教》,台湾中信出版,1999年1-2月,页8。

[8] “生活在中东”,薄亦芬,中东差传协 会宣教士。《海外宣教》,台湾中信出版,2001年3 - 4月,页10。


 

《环球华人宣教学期刊》第十九期,2010年1月。

(原载于《使命季刊》第27期2001年12月号第3页 http://www.ccma.org.au/ ;承蒙作者 及澳洲中信允准转载,谨此致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