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音普传

******************************************************************

职场=基督福音的禾场?

梁静贤

(中国神学研究院基督教研究硕士学生)

 

(一) 引言

 

        「但圣灵降临在你们身上、你们就必得着能力,并要在耶路撒冷、犹太全地、和撒玛利亚、直到地极、作我的见证。」(使一8) 门徒遵守主的命令,从耶路撒冷开始,向外边走边传福音,他们每一个都是福音的出口[1],把自己从基督领受的恩典、所看见的、所经历的,都与别人分享。但很可惜,自从教会里面出现了圣品阶级后,这观念直到宗教改革后仍然存在。大部份基督徒觉得自己的身份是平信徒,期待传福音的工作交由圣职人员负责,自己却在背后支持。

 

        近十年来,基督教群体开始多关注「职场宣教」这课题,认为信徒可以在工作岗位上当「宣教士」的职分,为主传扬福音。

 

        本文将会探讨「职场宣教」在宣教学、神学和教会中的位置。之后笔者会透过看现今香港职场的情况、基督徒所面对的处境,从而作出个人反省,最后会分享牧者在「职场宣教」中应该担当的角色和他们如何牧养带职事奉的信徒。

 

(二) 何谓「职场宣教」? 

 

「职场宣教」是近来开始多人关注的宣教课题。它包括以下几个范畴:

 

1.          教会牧者如何牧养信徒在职场中作「宣教士」(Lay Ministry):使每一个信徒都能在职场发挥作盐作光;

2.          信徒如何在自己的职场中宣教 (Workplace Ministry):

3.          市场宣教 (Marketplace Ministry):市场如何成为福音的禾场;

4.          福音机构如香港基督徒毕业生团契(GCF)、商福、The Oak和香港专业人才服务机构(HKPES)为职场事工提供课程、经验分享和资源等。

 

(三) 职场宣教在宣教学上的反省

 

1.      打破传统宣教框架 – 地域

        从宣教学的范畴来看,职场宣教是要打破一般传统的宣教框架:「宣教」意味着人要离开家乡,飘洋过海的宣教;「宣教」亦不是以布道会或街头布道的形式,向未得之民传福音。它是以地域性的意识建构从传统宣教学和文化人类学转向泛地域性的市场/职场神学。[2]

 

2.      宣教策略之缔造 - 织帐棚者 (Tent-maker)

        现今各地很多教会和宣教机构很支持这个「织帐棚者」宣教模式[3]。他们认为它能够以一个有效的方法打入和渗透对基督教怀有敌意的国家,市场(Marketplace)是神给信徒的宣教工具、作门徒的地方。

 

        笔者认为,对于要进入一些比较封闭的国家(如中国内地等),「织帐棚者」是可以避免很多国家的入境阻延。当「织帐棚者」生活在人群中服事神时,比较能够与当地人建立更亲切的关系。因为一般人不是很容易地接受一个从外地来的宣教士。但是,作「织帐棚者」需要有很大的勇气、坚定的心志去完成这个使命,而教会与他们也不能够有太多、太密切的连系;因此,他们或许会缺乏教会的经济和代祷支持。

 

3.      肯定在职信徒君尊的身份

        有些教会的教导使基督徒看工作为「搵食」工具,工作与属灵活动无关,以为只有教会的活动才会令属灵生命成长。但若从属灵的角度思考,工作对基督徒来说,是一种呼召;工作本身就是一个属灵操练,其中的资源是能够帮助信徒灵性的成长。

 

        无论是律师也好,地产经纪也好,在任何工作岗位上,只要信徒愿意分别为圣,不为世所用,专归于神,那么所有工作都是圣洁的,因为信徒的工作岗位是神所差派的,祂肯定了信徒在市场中的君尊身分,为主作见证和传扬祂的福音。[4]

 

(四) 职场宣教带来的神学反省

1.          「职场宣教神学」有待澄清的观念

I.            圣俗二分的工作观念

        很多基督徒经常把工作和信仰的领域二分化,把工作归属于世俗的,是神对人在犯罪后的咒诅,执着于耶稣的教导:「事奉神不可事奉玛门」,对工作常有边缘的感觉,在属灵与属世,职业与事奉,圣洁与污秽两极上失去了平衡;另有些信徒看职场纯粹是一个福音的出口,在公司里只顾向同事传福音,却不努力做好自己份内的工作。

II.         圣俗二分的事奉观念

        不少信徒认为牧者的工作比他们的重要,教会的事工才是圣工,自己的工作根本算不上是圣工。这个错误的工作观念却大大贬低了在职信徒赋予工作的价值。

III.       对「教会」定义的狭隘观念

A.         牧者本身的看法

        牧者大多是发掘平信徒的恩赐去支持教会的事工,很少装备他们在职场中的事奉。很多信徒以为,他们的委身教会的程度,是以他们尽了多少「基督徒的责任」、在教会里有多少事奉、或奉献了多少金钱来衡量。[5] 早前有一间大堂会的主任牧师在讲道时劝勉信徒,工作只为谋生!但工作真的只是为了谋生?到底工作的目的是甚么?倘若我们觉得信仰与工作建立不到直接关系,那是由于我们忘记了有圣灵住在我们心中,衪能够帮助我们在职场上活出基督的样式。

B.         教会传统的看法

        耶稣教导门徒要在世上作盐作光,当我们聚在一起时,便成为教会「山上的光」,但当信徒分散开去作「世上的盐」时,他们却没有得到教会的支持。笔者发觉当信徒筹备短宣队时,教会很快组成一个代祷小组支持他们的事工,但却很少为在职信徒在工作上接触的人代祷。无疑,信徒是孤伶伶的独自面对职场上的困难的。此外,教会把工作边缘化。教会总有一个挥之不去的信念:全职事奉的信徒比别的更「爱主」、更「属灵」。因此,大部份信徒不太接受曾在神学院受训的信徒在毕业后不作全职事奉,返回自己原本的专业岗位工作。

C.         教会传统宣教策略的影响

        教会传统的宣教策略多是集中在教会举办的聚会、街头布道会或是「启发课程」(Alpha course)等模式,皆由牧者向非信徒分享福音。但很少人会具创意地想到怎样装备信徒在职场上与人建立良好的关系,从而把福音传给他们,我们实在需要突破传统的宣教观念。

IV.      金钱观的扭曲思想

        奥古斯丁的世界观强调属灵的事物胜过物质世界。因此营商是一个重担,而默想就是较高层次的活动。受他的观念影响所及,很多信徒便产生了对金钱及财富的罪恶感,令他们在职场上失去了使命感和目标。[6]

        另一方面,现今不少信徒被「物质主义」、「个人主义」和世俗的价值观影响,工作对他们来说,没什么目标和意义。工作只为打发时间或赚取金钱,而个人的价值可见于其拥有的物质和地位衡量。若然如此,信徒在选择工作时只以薪金福利和职位作为首要考虑因素,却没有考虑即将面对的职场文化、人际关系等。一旦他们在工作时遇到不如意的事件连续地发生,那他们又怎能单靠那份薪金支取力量去面对困难呢?[7]

 

2.          对职场宣教的神学立场

I.            建立正确的工作观念 – 神如何看工作?

 

A.         从神的创造看工作 : 认定工作是神给我们的礼物

 

        圣经告诉我们:工作是神的旨意,并不是咒诅。「创造」就是神的工作。神工作了六天,在第七天退下来歇息(创一3)。随着神出现后,经文出现了十一个「造」字,足以证明神看重工作。[8]工作不是神在人堕落之后才惩罚人而设立的。[9] 神要亚当为各样的动物起名,就是表明神授予人管理世界之工作权利(创二15-19)。工作原是神给人的礼物,既是礼物,为何信徒只为工作「吐苦水」、却没有为工作而感谢神呢?

 

        当我们身处于职场范围中,必须预期它是一个有罪的环境,以及预期与我们一同工作的伙伴都是罪人[10]。笔者认为这个观念也适用在基督教机构里,因为信徒仍处于罪人的环境当中工作,只是那群人是蒙恩后的罪人罢了。

 

B.         工作 = 敬拜 : 实践「信徒皆祭司」的真理

 

        每一个蒙恩得救的都是神的仆人,都应该是全时间服事神。工作不只是糊口、谋生的工具。我们日常的生活所需不是靠自己赚来的,乃是靠神的恩典和赏赐。Rick Warren 藉罗马书十二章一节告诉我们:「当我们将所做的献给神,并且在做的时候意识到祂的同在,工作便成为对神的敬拜。」[11] 工作的意义应该是敬拜神,我们一切的工作,需要以讨祂的喜悦为念。例如,圣经中的但以理是在一个敬拜别神的国家身居要职的人。我们在但以理身上不单要学习他怎样在异教国家中生活,还要学习他如何在当中工作,有智慧地处理当中道德的挑战。我们究竟是妥协,抑或是坚守信仰立场?[12]

 

II.         了解基督教伦如何影响职场宣教的实践

 

        实际上,基督徒会有不同的伦理行为抉择,因为我们对经验事实会有不同的掌握,对事情会产生甚么后果,也会有不同的估计;就算是有同一信仰,也不一定有相同的判断,对后果、风险承担能力也有差异,故有不同的抉择是理所当然的。因此,教会不要武断地就伦理行为的差异,直指信徒的信仰出了问题。我们需要明白信徒的挣扎,进到他们的处境当中,解构及分析难题之所在,避免对他们说出武断的话,否则当信徒面对伦理抉择的时候,他们宁愿闭口不言![13]

 

        此外,教会论工作中的伦理道德问题,经常只关心信徒怎样决定,但对其作出价值判断之后该如何执行,却没有跟进!在执行的过程中,信徒个人伦理服膺于社会伦理之下,每一个要处理的细节,同样反映了个人伦理、道德标准和价值取向,工作伦理应以影响改造职场文化和价值观为目标。正如希尔认为,“基督教伦理前设应该是避免规条中心(Rule-centered),而是顺着德行伦理的思路,集中在神那永不改变的性情(Character)作学习基础。而神的圣洁、公义、慈爱(Loving-Justice-Holy)这三种性情与工作伦理取舍均有直接关系。”[14]

 

(五) 现今香港职场情况

 

1.          香港的工作情况

        随着「全球化」、「都市化」等现象的急速发展步伐,香港人也无可避免地要在工作方面花上更长的时间和更多的心神,再加上近年香港在「经济低迷」、「政府面对严峻财赤困扰」等问题的带动下,很多人已经被卷入了一股「做不完的工作」和「不知何时放工」的阴霾中。

 

        香港的职场是充满竞争和压力的,加上外在经济环境急剧变化带来的挑战,在职信徒承受着不断增加的压力、忧虑和压抑,在这种情况下很多信徒都慨叹「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因此要在职场上活出信仰实在谈何容易。而在职场中充满着各种各类的人,也充斥各式各样的问题:裁员恐慌、手段诡诈、道德败落和心灵压力、身体疲乏等。

 

2.          教会群体面对的处境

I.            长时间的工作

        在职人仕在他们忙碌的生活中,最多人表示牺牲了休息及享乐时间。[15] 但试问有谁愿意这么辛苦地工作?如果信徒每天在公司已经「倦到死」,他们又怎能见证信仰呢?教会又如何帮助他们去面对和处理这类问题呢?或许长时间的工作实在是他们在工作与失业之间二择其一的无奈决定。

 

II.         教会支持不足

        信徒在不断与日俱增的工作压力下,实在很需要得到教会的支持,同时又渴望找到工作的意义和目标。[16] 可惜,信徒认为教会所给予他们在工作上的支持并不足够,牧者的讲道与他们的工作生活拉不上关系,甚至有信徒认为自己从未听过牧者从圣经的角度分享工作或召命的讲道![17]

 

III.       个人方向的迷失 –「一味卓越」

        为求在工作中表现突出,「打工仔」或「老板」都要事事追求卓越,做到最好。对信徒而言,凡事为主而作,理应以追求卓越的心态来工作,它表面上似乎与真理没有冲突。然而,今天的职场竞争激烈,工作表现的要求不断提升,信徒为工作付上了沉重的代价:健康、家庭、教会生活等的失衡。究竟这个无止境的追求,是不是仍然合神的心意呢?

 

IV.      信徒困扰的问题不被触摸 

        现时教会聚会中,不多有机会让信徒分享日常工作情况,牧者也没有鼓励信徒讨论工作的问题,只是鼓励他们放工后返教会聚会和事奉,担心他们超时工作会变得属灵冷淡。有些牧者似乎不懂得教导信徒怎样过工作生活,也不了解他们所面对的工作处境。试问一位灵命成熟的核数师不肯马虎了事,认真地工作,每星期带领一个由商人组成的查经班。每天回到家里又积极地跟孩子增进关系,弄至疲惫不堪,要多些一时间休息以致他不能经常返小组聚会,你认为神会赞赏他吗?而教会只懂关心他的团契生活?

 

(六) 自我反省 : 如何处理实际与理想间的重大差距?

 

        对于马丁路得提出「信徒皆祭司」的思想,是否每一个基督徒也认同呢?神在每个信徒身上是否都有相同的计划?信徒又怎看自己「职场宣教士」的身份?例如,一个基督徒雇主怎样营运他的公司?

 

1.          工作的界分 – 何谓「好」的行业?

        在现实生活中,不是每一份工作都是「圣洁」、皆可等同事奉的,真的有些工作类形,是很难荣神益人的(如作妓女、赌场工作者等)。可是,若果连我们也不去接触这些群体,那么在他们当中便没有基督徒为主作见证。试问福音又如何能够传给他们呢?

 

2.          对立的目标?

        公司存在目的是赚钱,作为雇员的基督徒,很应该做好自己的分内工作,为公司赚钱。倘若他们只顾传福音,不尽自己身为员工最基本的责任,那他又能否称得上为主作盐作光?而作为一个生意人,从商的基督徒应如何在维持公司盈利的同时,令教会了解他们的营运方式是合乎神的心意呢?

 

3.          世俗的眼光

        笔者发觉就算我们向别人传福音时,告诉对方:「神不偏待人」,我们自问又能否做到?在我们心中,也会把工作列成不同的等级,例如,当医生、律师、电脑工程师是很了不起的;若果在餐厅、工厂工作、便会觉得丢脸,不敢跟别人说。为什么?正因为我们对工作的观念有不正确之处。

 

        笔者的母亲是一间基督教小学的校工(里面所有职员都是基督徒),她对工作很尽责、对校长和老师也很尊敬。有时候她会听到老师之间发生的不和事情,心中很不明白,为何基督徒之间的相处也与非信徒的一样?当她告诉我老师的阶级观念很重,使她觉得自己的价值不够老师们高的时候,笔者心中感到痛心,心中亦不其然感到愤怒。我们都是神的儿女啊!神把每个人放在不同的工作场境,自有祂的旨意和计划;因为神就是把我们放在不同的处境里,去接触不同阶层的人。或许在一些人的生命中,只有我们有机会把福音带给他们。试问一下自己,在我们的职场中,有那个同事曾听过我们传福音?又有多少人知道我们是基督徒呢?我们实在不应错过那些珍贵的机会。求主帮助我们,把眼光从人的职位、学位、财富、物质上面完全挪开,我们不要高举在地上所拥有的东西,而忘记了应该尊主为大。

 

4.          教会、机构与信徒三者结成的伙伴关系

 

        教会和机构一起要做的,就是要肯定、支援并装备信徒在职场宣教中的整全职事。[18] 但教会的事工与机构的职场事工也有少张力。信徒本身工作已经很忙碌,但他们愿意利用工余时间带领职业团契,而事工亦有很好的果效。可是,面对牧者批评他们对教会不够「委身」,不把时间放在教会的事工上。作为一个顺服教会的信徒,在二选其一之下,便只好返回教会的事奉岗位。那么,本地的职场事工便更难发展了!

 

(七) 教会、牧者的使命

 

1.          建立合乎圣经的工作观

  教会若能肯定工作是「事奉」,便能帮助信徒把工作与信仰整合。

 

2.          针对不同群体而有的牧养

        教会向信徒宣讲信仰神学,不应只是救赎神学(Salvation Theology)的方面,也须要有创造神学(Creation Theology),才能建构出他们的文化视野和对他人的关注。[19] 在牧养方面,牧者除了教导信徒在教会事奉、奉献、带未信者返教会外,教会亦需要挑战他们在事奉上可以「加能」(Empowerment)。

 

I.            为何一直以来信徒看不到自己要「加能」?

        由于传统教会增长的观念太过狭隘,其实平信徒除了在「聚合的教会」(The Gathered Church)里聚会、敬拜、团契外,也可以在「分散的教会」(The Scatted Church)见证神。见证可以是在写字楼、工厂、股票市场、家庭或其他地方出现的[20]。一般牧者对「聚合的教会」的要求,也许因为现今的教会和牧者已经陷入了一个危机:要建立一间大教会,因为教会越大代表了神越祝福教会。

 

II.         至于怎样「加能」?

        教会的主日学可考虑把圣经的信息应用于工作中关注的课题,例如工作与安息、圣经如何「卓越」、工作压力等,让圣经真理的教导结合专业知识、社会文化等,装备信徒在职场中能够灵巧和有智慧地事奉。另一方面,教会也需要在认识世界的议题上下功夫,教导信徒,信仰是建基于圣经的世界观,提醒信徒不要盲目地随波逐流。

 

        另外,教会可以在主日邀请信徒公开分享神在他们身上的作为。例如:请信徒上台分享在工作上如何经历神的帮助;也以职场工作的处境、经验为小组的专题;教会的祈祷会也可为在职信徒的困难和需要代祷等。

       

        教会对于全职妇女的支持亦很重要。现今很多香港的妇女信徒,就算有了孩子,也需要工作分担生计。她们如何在工作、家庭、教养孩子的工作中依圣经的教导实行,也需要教会和牧者的了解和支持,使她们学习如何倚靠神作各样的事。

 

        对于青少年,教会要他们关心在职信徒怎样在职场上为主作工。青少年也需要从圣经和属灵的角度看学业生活和成绩,否则他们的思想,便容易把将来的工作生活和信仰生活分割了。[21]

 

3.          整合的信仰生命

        牧者需要帮助信徒整合其信仰、工作和生活,帮助他们明白怎样管理自己的时间,使他们在与神的关系上、工作上、家庭上、休息上,都能够取得平冲。[22]

 

        牧者不妨探访在职信徒,聆听他们的困难和心声﹔留意现今职场的动态,帮助信徒辨别神在他们身上的带领、塑造和召命,叫他们在工作中建立属灵的生命。

 

        此外,牧者应该主动关心、了解在职信徒的难处和挣扎,肯定他们的身份。[23]这份支持的行动才是信徒所渴望和重视的。虽然牧者执行起来会用了不少时间,但只要牧者愿意存着一颗开放的心,靠着圣灵的帮助和带领,相信牧者可以更有效地牧养信徒。

 

4.          整全的宣教观念

        从信徒个人道德的抉择上,教会除了协助他们解决在工作上面对的困难和压力外,应进一步鼓励他们尝试转化公司的信念和道德文化。[24] 牧者需要支持信徒面对无数的道德抉择后的一切后果,与他们同行;此外,牧者应该告诉信徒,利润对任何一间公司来说,都很重要,但公司还有其他存在目的,如社会责任、道德良心等。牧者需要帮助信徒从基督教的角度看「资本主义」、「全球化」等影响世界趋势的思想[25],教导他们要学习神的圣洁、斥责犯罪者,保护贫穷人等。[26]

 

5.          牧者对信徒之认识与时并进

        牧者如能对信徒身处的工作环境和性质有较多的认识,便能多些了解信徒的挣扎,他们才可为信徒提供较为适切的牧养,使之更为有效。此外,牧者应时常阅读报章的财经版或一些商业刊物,或偶尔请信徒将自己的行内期刊、网址转发给他们看,从而增加途径去了解信徒在他们行业面对的处境或问题。

 

6.          弟兄姊妹之间的支援

        牧者多鼓励信徒向同伴、组长或导师分享他们的工作情况,以及工作与他们信仰生命的关系,鼓励信徒每天恒常为工作所遇见的事情祈祷、鼓励他们放置一些与信仰有关的物件在办公室,提醒他们在职场上的身份,也可以令非信徒初步接触一下信仰或一些简单的福音讯息。

 

 

(八) 总结

 

        工作是神给人的赏赐。无论我们是作全职事奉的、带职事奉的、作全职母亲的,倘若我们是真心为主而作的,便会得到真正的快乐和人生意义。「无论作甚么,都要从心里作,像是给主作的,不是给人作的。因你们知道从主那里,必得着基业为赏赐;你们所事奉的乃是主基督。」(西三23-24)

        职场宣教在香港教会中,还只是起步的阶段,尚待有关职场神学研究者继续探索和研究。笔者期望职场宣教机构、教会与信徒能够一同合作,建立伙伴关系,教导和装备在职信徒。我们既要从外国教会的经验和反省中吸取知识,亦要敏锐香港职场的动态、文化和处境,结合本地信徒的信仰背景与历史传承,寻找我们在职场上合适的信仰实践模式。深深盼望神兴起更多有效关顾在职信徒的属天动力,以致基督的福音可以更有效地在职场中传扬。

 

《环球华人宣教学期刊》第二期,2005。

 

 



[1]刘志雄,《不一样的人生》,(台湾桃园:堤比哩亚出版社),2001年,页2。

[2]莫陈咏恩,<第十课,香港教会宣教员实践1>,《职场宣教课堂笔记》,2005年4月,页2。

[3]从初期教会的情况中,很大部份的宣教士都是过织帐棚者的生活(徒十八3; 徒廿34;林前四12)。保罗这位教会历史里最伟大的宣教士就是织帐棚者。他在当时的宣教旅程中,一直靠自己织帐棚,拿帐棚到市场去卖来赚取金钱,养活自己和发展福音的事工。可惜,织帐棚者随着教会圣职制度的兴起而日渐式微。参刘志雄,《不一样的人生》,页2。

[4]吴丽霞,张玉云,<工作建祭坛>,《时代论坛》,第五九五期,一九九九年一月。

[5]马可.格林,《牧养新契机-开展职场牧养新一页》,伍凤媚译,页15。

[6]同上,页17。

[7]司徒永富,<求职不是求薪金!?,职场牧养系列十三之四>,《时代论坛》,(第八九二期,二OO四年十月)

[8]马可.格林,《牧养新契机-开展职场牧养新一页》,伍凤媚译,页49。

[9]Doug Sherman and William Hendricks, Your Work Matters to God, 98.

[10]Ibid., 148-9.

[11]Rick Warren, The Purpose Driven Life. (Grand Rapids: Zondervan, 2002), 67.

[12]马可?格林,《欢天喜地星期一–职场事奉的召命》,曾淑仪译,(香港:学生福音团契,2002),页41-2。

[13]同上,页42。

[14]希尔,《商界高手》,张国楝译,(香港:宣道出版社,2001年),页6-8。

[15]香港在2003年进行了一个生活忙碌的调查,结果发现90%受访者表示自己的生活忙碌,其中60%是为了工作、39%是为了赚钱、35%是为了进修。参马可.格林,《牧养新契机-开展职场牧养新一页》,伍凤媚译,页24。

[16]同上,页4。

[17]同上,页4。

[18]胡仕扬,《市场神学》,(香港基督徒毕业生团契,2004年),页1-2。

[19]同上,页1。

[20]同上,页1。

[21]马可.格林,《牧养新契机-开展职场牧养新一页》,伍凤媚译,页10。

[22]同上,页33。

[23]William E. Diehl, Ministry in Daily Life: A Practical Guide for Congregations, (Herndon, VA: The Alban Institute, 1996), 70.

[24]马可.格林,《牧养新契机-开展职场牧养新一页》,伍凤媚译,页36。

[25]资本主义主导全球的意识形态,而且还不断在日生活里渗透其影响力,比全球其他宗教甚。参马可.格林,伍凤媚译,《牧养新契机-开展职场牧养新一页》,页36-7。

[26]同上,页3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