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音普传

******************************************************************

今日华人教会的布道与宣教反思

 

 

 

 

(神学教育工作者)

 

 

今天世界的人口已达六十二亿四千万余,其中华人占十三亿三千五百万,超过百分之廿一。而全球华人基督徒估计约有八千万以上,占华人总人口约百分之六左右,这已包括在中国大陆正迅速增长的基督徒人数。当今世界各地的华人教会也正在不断增加,除在中国大陆的教会难以得到确实的统计数字外,大大小小已近万之数了。这些教会有的是由早期西方差会和宣教士努力建立耕耘而成;有些是近期藉华人信徒发起,如雨后春笋般茁长而成。宏观而言,自基督教的马礼逊牧师(Robert Morrison) 1807年从英国首次来华宣教,近半个世纪 (1950 年以后) 可算是华人教会史上,教会最显蓬勃增长的时期。但深刻点反思一下普遍华人教会的布道和宣教事工,却带来好些隐忧。

 

布道的反思

           布道是指一般教会或基督徒个人,将有关基督耶稣的救赎福音,用各样可行的途径,在直接接触能力范围以内传播的福音事工。布道的对象可以是个别的未信者或一个群体。布道的方法和过程应按受众的处境和文化,采用最适合和清楚明白的媒介来表达福音,这也包括福音的预工和系统性的跟进事工。显然,布道单有一股热诚是不足够的,我们在布道神学的建构上,应该思想和回答以下相关的课题:

 

宣教的反思

     宣教(或作差传)工作是指对本地以外,福音未及之民的福音事工,那是一般堂会或基督徒个人直接接触能力范围外的,但也可包括一些本地「异文化」群体的宣教工作。

     基督耶稣在地上设立了教会,并把大使命(太廿八18-20,可十六15,路廿四46-49,约廿21-22,徒一8)交付给教会,要把福音传遍世界万族万民。从地域看,福音要传遍世界每处人居之地;从人种来说,福音要拯救万民;从时间的角度而言,这是直到世界末了的使命,不同时代的教会都要尽上本份。近二百年历史的华人基督教会也当有这一份责任。

     然而一直以来,关心宣教事工的教会只占少数,从事宣教可谓举步艰难。华人宣教士1 的人数虽然难于统计,但笔者相信不足华人基督徒人数的万分之一(以八千万信徒计,即八千名),比率实属太少了!原因大概包括:领袖不提倡、不推动;信徒欠认识、不委身和无训练;神学院欠系统、缺师资;差会弱、乏合作等等。但最基本可能是没有一套完整而普及的布道及宣教神学,致能全面而有力地处理华人「自我中心」的功利文化和回应教会当务之急的危机。

     整本圣经清楚明确地启示了「福音的使命」,是神给教会最高的使命和任务。新约教会也显示了宣讲 (kerygma)和服事 (diakonia)之间的平衡原则。今日华人教会需要坚定的信念,相信基督耶稣所成就的救恩要普及万民,人类的历史在祂身上达到最终的完成(弗一10)。今日华人教会也需要认罪,承认在事奉上的亏欠;不够圣洁和不积极地运用圣经的原则来解决教内教外的问题;在传福音和宣教上的懒怠,太少倚靠圣灵和作有效的道德见证。

           在宣教神学上,教会如何面对不同的种族和宗教的摩擦,甚至冲突和逼害呢?华人基督徒向华人传福音是尚佳的策略,也是责无旁贷的,这与跨文化的事工又如何取得平衡?近百年的宣教事工都是由西方教会作主导的,好些差传理论和策略都出自欧美的观点或带有其文化色彩,例如:Crusade, Missions, Operation, Target, Task force等字眼,甚至M1M2M3M4 Short Term Missions(同文化、近文化、异文化宣教…「短宣」)等策略。华人的宣教学者可以有更适切华人的宣教建构。不是说要与西方教会分庭抗礼,乃是要有效地打开华人教会的心扉,让华人信徒更明白真理,以致更委身于主的吩咐,愿意付上代价甚至受苦,为要让圣灵在我们身上完成神的旨意。

 

华人教会的实践神学

     布道与宣教实是教会实践神学的核心,但因着其内容发展趋于复杂和庞大,故有独立分科之举。而布道与宣教都是以教会为根据的,地方教会是培育门徒和宣教士的摇篮。教会的发展必须有一个焦点,就是培育信徒都作主的门徒。

     主耶稣复活后给门徒最重要的任务就是:「…使万民作我的门徒…」(太廿八19)。自此,凡要作主门徒的,都像当时那些门徒一般,尽忠竭力地去作主所吩咐他们的,使别人也作主的门徒。这样,福音被传开,更多人信主归正,教会建立,使徒行传正是初期教会发展的历史记录。

作主门徒的基本意义就是,背起自己的十字架,一生至死,义无反顾的跟随主(参太十六24-26)。门徒在日常生活上随时随地为主作见证(徒一8),属灵生命不断成熟长大,按着主的意旨完成生命的目标,正如保罗的榜样(腓三13-14),新约圣经里对基督徒的教导,基本上可以说是作主门徒的指引或训示,一切的应许也是给那些愿作主门徒的。所以,作主门徒实在是信主以后一生学习的功课。信主的那一刻,经圣灵重生后便立刻开始,这是一个起点。而人生漫长的岁月,便是门徒的成长过程,好象运动员在场上跑,要有训练和斗志,才能跑毕全程的。

    教会正是培育和训练门徒的基地,因为神呼召属祂的人在地上组成教会,给他们时间和空间去成长,也给他们学习事奉神的机会。教会就是培育门徒的地方。门徒在教会中学习圣经的教训和实践圣经的真理,教会中有不同年龄、性别和属灵程度的基督徒,有经验和见证的可以给初信的作榜样和指导。教会的传道牧者自然就成为这门徒生命的培育者,或说「教练」,正如保罗吩咐提摩太所要作的一样(参提后二2)。一个优秀的运动员,需要有足够的技巧和锻炼,才能缔造佳绩;一队优良的球队背后也必定有优良的教练。所以一个教会能否培育许多优秀的门徒,乃在乎有没有按照圣经并施行圣经的真理教导,重要的是需要有优秀的教牧或优秀的门徒训练者来帮信徒作门徒和门徒的成长。

    一切有关圣经的真理和相应的内容范围都是门徒的学习内容,这也就是所谓「神学教育」了。基本上神学教育即是有关神和圣经启示的教育,是每个教会都应重视的。因此,教会是培育门徒的基地,而专责神学教育的机构(通称为神学院)就是训练工人成为门徒培育者的组织。神学院汇集了与圣经有关的各样专才,设立的目标是与教会配搭,培训教会牧者及协助教会训练门徒培育者。

     神学教育的核心内容包括:研经、解经、圣经原文、各卷圣经详解、圣经神学、系统神学、历史神学、宣教神学及实用神学等。(布道、栽培、门训及教牧学等学科归入了实用神学的范围。)一般教会很少想及神学教育中门训的各方面,每每在主日学讲一些书卷或查经,甚至以为主日学只限儿童宗教教育的部份,而团契、小组等更少提及作门徒的真理教导。传道人亦不以作门训为己任,这样教会逐渐失了作门徒训练基地的角色。如此神学院就更难得优秀的门徒作为培训教会牧者的人选了。

    所以,华人教会应重视和落实在教会实施门训,并且神学院可以加强这方面对教会的协助,以致教会能产生更多主的门徒,神学院也有更多优秀的神学生。他们终可成为布道和宣教事工的新力军。

 

华人神学教育的突破

    华人教会给神学院的角色是训练教牧或全会职工人的机构。另一方面,在推动布道和宣教训练上,神学院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学院应多方鼓励同学关心普世福音的情况和需要,扩阔其胸怀视野,安排各样实习的机会,使同学参与和学习各样布道和宣教的策略。也可开办有系统的宣教学课程,及提供多元化的训练,以供带职宣教士和从事特别事工的宣教士等修读,务求普及布道和宣教的神学训练,培育多种人才,以应当代华人教会不同的需要,努力扩展神的国度。

 

《环球华人宣教学期刊》第三期,2006

( 原载于马来西亚浸信会神学院《通讯专文2002Vol.27 No. 3, 作者授权转载)

 



1宣教士是指一个被神呼召、受教会或一信徒团体所差派,跨越某程度文化及地理的距离,从事与福音布道有关的事工。而华人宣教士可指有华人背景、文化或血统而自承是华人的宣教士。